🏡
PTT小說網
x
    黑色的氣體不斷的從珊瑚背鰭妖君的身上冒出,這影裔長者的爪心可是存在着最強烈的黑暗侵蝕,珊瑚背鰭妖君那灰綠色的皮正快速的黑化乾癟,而可怕的力道又將它渾身的骨頭磨得咯咯作響!

    “啃碎它!”

    莫凡立在原地,卻冷酷的對影裔長者命令道。

    影裔長者發出了詭異可怕的笑聲,它的影身一下子從莫凡影子裏分離出來,與此同時莫凡自己的影子也直接消失了。蒼白無比的刺目閃電在雨幕中連續的閃爍,更完整的將影裔長者的暗魔之軀給映出:它順着粗壯伸長的手臂方向飛出,那顆腦袋忽然之間變得巨大起來!

    就像一個最原始的野魔抓住了鮮美的獵物,影裔長者在摁斷了背鰭珊瑚妖君的多處骨骼的時候,背鰭珊瑚妖君也將淪爲一個沒有任何反抗能力的食物,被影裔長者塞入到嘴裏,瘋狂的咀嚼了起來,慘叫聲再一次迴盪。

    ……

    莫凡飛向了受重傷的碧鈴,碧鈴已經昏死過去了,那風之翼殘存的一點能量讓她不至於墜入到海峽裏。

    魔羽精在這個時候已經不敢再有任何怪念頭了,相當聽話的載着莫凡和碧鈴一同往集美大學的圖書館位置飛去。

    公園海灘的位置,白狼們的戰鬥已經結束,它們正在追逐那些妄想逃回到海洋裏的赤凌妖們,由於它們召喚的時間有限,最終還是讓一小部分赤凌妖返回到了海洋裏。

    “碧鈴!”

    “碧鈴老師!”

    一羣人立刻圍了過來,他們看到了碧鈴從大腿位置以下已經失去了,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有治癒法師嗎,快給她施救。”莫凡說道。

    “我帶她去。”林渡的一名空間系弟子說道。

    莫凡看着被帶走的碧鈴,也拿不準她能不能活下來,君主級的生物它們造成的創傷很多時候是很難治癒的,像碧鈴現在這種狀況,絕不是找到了治癒法師就一定安然無恙,全看她的大腿處被撕斷的傷口是否有某些更致命的因素。

    “你剛纔呼喚的是影裔長者??你是怎麼做到的???”這個時候林渡帶着難以置信的眼神盯着莫凡。

    影裔長者,這是在黑暗位面相當強大的一個種族,林渡自己也算是一個研究黑暗魔法的老學者了,他還從未見過有什麼人可以將這種罕見的黑暗物種給從另一個位面給喚醒,並融入到自己的影子裏!

    “我自己也不大清楚,大概是暗月凝晶吧,它應該是對暗月凝晶非常的感興趣。”莫凡回答道。

    “有這方面的因素吧,但主要是你的叛逆魔影,比較契合這黑暗物種吧!”林渡說道。

    “或許吧,只不過我不大確定下一次能不能再把這傢伙喚醒。”莫凡說道。

    影裔長者強大至極,那頭珊瑚背鰭妖君在它的進攻下都顯得沒有什麼還手之力,莫凡知道那頭珊瑚背鰭妖君沒有死,最終是褪掉一層皮骨從影裔長者的咀嚼中逃了出來,但影裔長者的攻擊本身就不完全是肉身上的,更在於靈魂啃噬,那珊瑚背鰭妖君的靈魂此刻必定殘破不堪,壽命驟降,或許用不了幾年的光陰,它就會渾身脫水、乾枯、器官枯竭……

    而這種靈魂之傷,一樣無法治癒。能夠到達君主級的,其生命力都無比頑強,恢復能力也是相當出色,但最懼怕的往往是這樣的靈魂暗傷,死亡的沙漏已經擺放,生命就在倒計時!

    莫凡自己也很難說得清楚影裔長者爲什麼會在自己的影子裏甦醒,但他能夠感覺到這與自己的黑暗物質有很大的關係,暗影與詛咒,這兩重屬性正是影裔長者最喜愛的,想來這和馮州龍把詛撻融入到自己的黑暗物質中有一定的關係,再加上這次暗月凝晶爲自己提供的龐大黑暗之華……

    “這個影裔長者如果能夠好好利用的話,我的暗影系在超階絕對可以獨當一面了。”莫凡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影子。

    天空中的白色閃電沒有間斷,雨幕中莫凡的被拉長的影子卻要比其他人更加濃郁漆黑,透出來的那股邪異讓人感覺仔它好像擁有自己的意識。

    影子……

    這是莫凡的影子。

    可越發的讓莫凡感覺它像一個狡黠、冷酷、暗中不動的魔鬼侍從,明知道它不會對自己造成威脅,卻又讓人不得不留心防範!

    影裔長者,這傢伙比自己強大,強大的黑暗哪怕是一個奴僕都可能反噬,莫凡知道從今天開始自己身邊多了一個危險之物了,但願自己身體裏那個更強大更霸道的惡魔能夠震懾得住它。

    ……

    “嗼~~~~~~~~~~~~~~~~~!!!”

    十幾公里的海外,一聲響徹大地與海洋的吼叫遠遠的傳來。

    眺望過去,可以看到一座腐化海獸身軀正拖出一條如霞光映海般的長長血跡朝着東海更遠處逃去,那吼叫聲帶着幾分痛苦。

    “逃走了??”跨海大橋上,音系老法師從一號災獸的叫聲中聽到了一些信息。

    與此同時,十公里海域上,霸下也從深水之處浮了起來,它所在的位置海洋已經發現了明顯的傾斜,應該是它們在海下的搏鬥產生的後遺症。

    霸下沒有去追逐逃走的囚蚩,它卻是轉過身來,眼睛盯着還在海峽處作亂的囚眥,忽然間加快了速度往回殺了過來。

    “殺二號災獸???”音系老法師聽到了從霸下身上趙滿延傳達的意思。

    囚蚩爲了保命,直接逃到了海里,那麼眼下最大的威脅正是還在號令海妖大軍的囚眥,由霸下反包,堵住囚眥的生路,再配合上人類中的那幾位超階導師,絕對有將它殺死的可能!

    東海會長聽到這個消息,一開始還帶着幾分迷惘,畢竟囚蚩囚眥這樣的生物是基本上沒可能殺死,能趕走已經是廈門最大的幸運了,但看到霸下氣勢磅礴的殺回來,那顆被壓抑已久的心也頓時躁動起來。

    是啊,爲何不能殺。

    海妖這樣肆意作亂,無非是欺凌人類的弱小,將它們的海妖大君主斬下,它們還敢侵犯海岸線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