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磐冰領域!”

    將凜咒地獄三頭犬的氣勢壓下去之後,穆寧雪的磐冰領域氣勢一下子強大了起來,漸漸的壓過了凜咒地獄犬的腐敗之力。品 書 網    .      .

    已經在凜咒地獄三頭犬身上種下了寒冰之氣,那麼接下去對它進行冰凍牽制就會容易非常多,穆寧雪的冰雪狂寒開始佔據主導,冷意從凜咒地獄犬的那些傷口不斷的侵襲到它的身體里……

    凜咒地獄三頭犬的血液熱度被降下後,冰寒凍結的速度越來越快,很快凜咒地獄三頭犬的速度就下降了有一半左右!

    這速度的壓制非常關鍵,這讓穆寧雪和莫凡都可以躲避開這個家伙的凶猛襲擊,尤其是穆寧雪,更可以憑借著自己風系的靈活和冰之掌控的改變地形死死的牽著凜咒地獄三頭犬的鼻子走。

    “暴君之罰!”

    莫凡同樣改變了戰斗方式,為了配合穆寧雪的冰凍效果,他沒有再施展火系魔法,游擊雷系之力連續在凜咒地獄三頭犬的身上留下了荒雷之痕。

    蒼黃色的荒雷之痕多次在凜咒地獄三頭犬的身上亂竄,可惜犬男根本不知道這些東西其實還能夠引發一個雷電懲罰。

    莫凡非常的機智,就趁著凜咒地獄犬三頭犬因為攻擊結束的時候忽然引動暴君懲罰,那一道由上百道荒雷印記疊加而成的夜空霹靂簡直帶著毀山碎地的威力,筆直的轟在凜咒地獄三頭犬的身上,生生的在這家伙的背脊上轟開了一個大焦黑窟窿!

    窟窿大得可以看見它身體里的骨頭,而沒有了皮膚、肌肉的保護,寒冰之力更是肆意的闖入到凜咒地獄三頭犬的身體里。

    穆寧雪擅長打持久戰斗,冰天雪地效果會不斷的變強,就在莫凡轟開這樣一個大創傷後,穆寧雪立刻引動寒冰撲入到凜咒地獄三頭犬的身軀、內髒中,可以明顯感覺到凜咒地獄三頭犬的生命氣息都弱了下去。

    生命氣息開始減弱,其地獄氣場自然是開始消散。

    莫凡的暴君領域和穆寧雪的磐冰領域得到了最大程度的發揮,本身莫凡的雷系技能威力就強大,隨著凜咒地獄三頭犬那血氣護盾無法再施展,一道道狂躁雷電劈下,將凜咒三頭地獄犬的各個腦袋都劈得嚴重潰爛開了。

    鮮血淋灕不說,滿身凍傷、雷傷,凜咒地獄三頭犬仍舊惱怒的攻擊,被穆寧雪輕易的避開,而留在原地的那個風暴陷阱立刻觸發。

    攜帶著冰刃的風暴陷阱將凜咒地獄犬給卷到了半空中,鋒利的攪動著凜咒地獄犬的身軀,一個個更大的傷口出現在它的身上,包括在他身上的犬男,失去了血氣護罩的保護,他也是狼狽至極,滿身血痕!

    “可惡,可惡,你們兩個憑什麼跟我斗,給我去死!!”犬男已經快要發瘋了,他一個在高階領域里接近稱霸的法師竟然敵不過這兩個剛畢業的魔法學員,甚至最引以為傲的凜咒地獄三頭犬都被重創成這樣。

    看著有些難以爬起來戰斗的凜咒地獄三頭犬,犬男發怒的跳了下來,以自身魔法與莫凡和穆寧雪抗衡。

    “你好像就這頭狗可以依仗依仗,你自己本身就是一個廢渣!”莫凡看到犬男歇斯底里的沖來,手一伸,直接以空間意念扼住了犬男的咽喉。

    犬男剛醞釀形成的詛咒魔法戛然而止,被莫凡掐得有些快要窒息了。

    “叫你裝b!!”莫凡舉起另外一只手,掄滿了就是隔空給了犬男一個重重的耳光。

    附加上空間之力的耳光那可不是法師這種小身板可以承受的,一巴掌打下去,犬男門牙都掉了兩顆,血吐了出來,整張臉都腫得不成樣了。

    “讓你在老子的地盤上放狗,狗東西!”莫凡又是隔空一耳光,往犬男的另一邊臉扇了過去,犬男都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另一邊臉被打得更腫,又是幾顆牙掉了下來!

    “讓你丫的人仗狗勢!就你還他媽打圖騰獸的主意!”莫凡就沒有半點手軟的意思,再猛的一扇,直接將犬男給一巴掌打昏了過去。

    犬男滿臉的血,臉腫得跟被烤過的豬一樣,沒多久清醒過來的他意識到自己還被對方抓在手上,自己因羞怒攻心又昏死了過去。

    莫凡可不是什麼太講道義的人,當穆寧雪詢問莫凡那頭地獄三頭犬怎麼處理的時候,莫凡果斷的一個蒼雷爪,以雷電之力生生的將凜咒地獄三頭犬給撕成了碎片!

    凜咒地獄犬三頭犬實力極強,他和穆寧雪聯手都險些被擊垮,這種會威脅到自己的東西不趕緊殺了,留著過年嗎!

    “你他媽給我裝昏迷!”莫凡又是把犬男給打醒了,犬男已經連話都說不出來,沒牙,嘴唇與鼻子都快連在一起……

    可當犬男看到自己辛辛苦苦的一輩子心血凜咒地獄三頭犬被莫凡用雷電給撕了,兩眼一番,徹徹底底的絕望昏迷了!!

    以召喚系為主的法師,召喚獸要是死了,跟修為被廢了也沒啥區別,他們很難再培養出一頭與之相比的召喚獸的,所以犬男寧願自己直接死過去。

    “你這人,還把人打醒來看尸體。”穆寧雪給了莫凡一個大白眼。

    莫凡卻是燦爛一笑,笑得跟一個折磨狂一樣享受!

    就在莫凡要說話時,忽然凜咒地獄三頭犬尸體那里飄出了三顆非常亮眼的螢火光輝,光輝飛離其身體,一副很迷茫的樣子,隨著小泥鰍墜小身子一擺,那混光立刻飛向了莫凡。

    “這……”莫凡臉上露出了驚喜之色。

    這年頭殺一個頭領能出一個精魄,那就是小發一筆的節奏了。

    讓莫凡絕想不到的是,殺了這頭凜咒地獄三頭犬,竟然一口氣出了三個精魄!!

    凜咒地獄三頭犬本身就是統領級中的強者了,這三個精魄明顯是經過各種淬煉的,算得上是精魄里面的上品,三個一起賣,那絕對是大發一筆了!!

    莫凡笑得更開了,簡直爽歪歪。

    而一旁的穆寧雪也看不到莫凡在收集精魄,只覺得莫凡這貨好像在折磨、殺戮、自我陶醉的神經病道路上越走越遠。

    ……

    “夜鷹,你那邊如何了?”莫凡拖著昏迷不醒的凜咒地獄犬前來。

    夜鷹轉過身來,看了一眼莫凡和穆寧雪,臉上立刻露出詫異之色。

    “凜咒地獄三頭犬呢?”夜鷹問道。

    “死了。”莫凡回答道。

    “你們殺的??”夜鷹有些難以置信。

    夜鷹到現在對凜咒地獄三頭犬還有幾分陰霾,脖頸位置更是隱隱發痛,雖然以他現在的實力也未必不能夠與之對抗,可那終究是一道難以愈合的傷……

    “你們竟然將凜咒地獄三頭犬給殺了……”夜鷹好一會沒回過神來,最後只能夠無奈的搖了搖頭道,“你們兩個簡直就是怪物。”

    現在夜鷹算是明白為什麼中國隊伍可以殺到世界學府之爭第一了,連凜咒地獄三頭犬都殺得了,這兩人修為堪稱逆天。

    “我們夫妻兩合力,就沒有戰勝不了的!”莫凡放肆的笑道。

    穆寧雪也懶得反駁了,而是走到了俞師師那里。

    曾廣烈、柯令希以及那幾個小羅咯都已經被夜鷹給制服了,夜鷹的實力倒是毋庸置疑的,要不是凜咒地獄犬對他有心理陰影,他自己應該可以收拾掉犬男。

    “夜鷹,你作為審判會的人,竟然還出面幫外人對付我們魔法協會成員,我一定會上告到議員那里,讓他們處置你!!”柯令希似乎認得夜鷹,頓時跟一條狗一樣大叫了起來。

    “柯令希,你明知這是圖騰獸,還攜帶外人來竊取,有什麼話你就盡管到大議長那邊去說吧,我倒要看看你這個賣偶國家重要古圖騰信息的研司會委員到底要不要去牢里蹲個一二十年!”夜鷹滿是不屑的說道。

    研司會已經越界了,假如他們只是尋找俞師師,從她身上挖掘那不會被妖魔攻擊的香味,那誰都拿他沒有辦法,但關系到圖騰獸,性質就完全不一樣了!

    圖騰獸是不被人們提起,但他依舊是國家圖騰,在圖騰玄蛇事件之後,它們就被列為了國家如古文物一樣的保護對向,柯令希將月蛾凰的信息賣給了亞洲魔法協會的人!

    “柯令希,你自己清楚自己做了什麼,你最好老老實實交代是誰吩咐你做的,興許議長還能夠對你網開一面,否則你治你一個叛國罪也不為過!”夜鷹氣勢十足,根本不吃柯令希官僚主義的那一套。

    柯令希听了也有些傻眼了,事實上他自己也清楚,這次讓犬男出手的話,出了事基本上要付大責任的,犬男畢竟不是國內法師,隸屬別國……

    “這是怎麼回事?”穆寧雪听見夜鷹說得這番話,反而有些疑惑。

    “亞洲議員甦鹿和大議長邵鄭是敵對關系,甦鹿借東海魔法協會研司會找圖騰獸,若是能夠讓柯令希指證這是甦鹿所為,邵鄭議長可以讓甦鹿大栽跟頭!”莫凡對穆寧雪說道。

    “那俞師師……”穆寧雪欲言又止。

    “放心,邵鄭已經將圖騰的事情全權交給我了,以後我就是圖騰大使。現在俞師師歸我管,除非議員級別的人親自出面,不然誰都別想打她主意了。”莫凡說道。

    ————————————————

    (都忘了說了,廣州的朋友們,感謝你們來探望我,每次看到你們我都是很高興的~~哦,也感謝那位千里迢迢從內蒙古過來的朋友,騎死了那麼多匹馬,難為你了,哇哈哈哈~~~~~~~小豆腐你還是長得那麼帥,跟我當年有的一拼,听說你分手了,我真的很開心,哦,是為亂盟群里的妹紙們感到開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