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保護住了月蛾凰,可惜月蛾凰依舊沒有任何甦醒的跡象,俞師師臉上還掛著淚痕,因為青娥們在這次戰斗基本上都死亡了,只剩下那麼幾只帶著傷痕,淒淒的飛繞在俞師師的身邊。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別太難過。”穆寧雪輕聲安慰了一句。

    俞師師擦拭著淚水,臉上勉強擠出了一個有些淒楚的笑容道︰“只要保護住了月蛾凰,什麼都是值的。”

    “而且你也還在,你那麼精心的呵護著這些青娥們,用不了多久它們又會繁衍出更多的同伴。”穆寧雪說道。

    “嗯,嗯!”俞師師重重的點了點頭。

    不管怎麼樣,該守護的都守護住了,最害怕的便是什麼都犧牲了,結果要堅守的還被奪走,那種痛苦才會令人徹底一蹶不振!

    “我要為它找一個新的棲息之地,很抱歉我不能讓你們知道。”俞師師說道。

    “等一下。”莫凡叫住了俞師師。

    俞師師估計對莫凡還存在著一些芥蒂,目光警惕的看著莫凡,她害怕好不容易驅走了這些居心叵測的人,有恩于自己的他們又想要打擾月蛾凰。

    “除了你,應該沒有人知道月蛾凰的位置,為什麼他們幾個會準確的找到這里?”莫凡很是不解的詢問道。

    “這個……我也不知道。”俞師師仔細一想,是啊,為什麼他們知道了月蛾凰的沉睡之地?

    這個時候靈靈卻是走到了被夜鷹制服的那幾個人之中,那雙眼楮盯著其中一個始終低著頭的男子。

    “你是練席山對吧?”靈靈問道。

    男子抬起頭,滿臉驚慌失措之色。

    練席山絕對不會想到這件事已經是邵鄭大議長在關注的事情,柯令希已經勾結外人竊取圖騰獸,而他這個引路人也絕對難咎其責啊!

    “不……不是。”練席山急忙否認道。

    “你可真給蔣少軍丟臉,他在不顧自己性命的尋找古圖騰,而你這家伙卻將信息賣給這些居心不良的人!”靈靈冷哼一聲,連上帶著幾分憤怒之意。

    “這家伙就是蔣少軍日記里提到的同伴?”莫凡盯著練席山說道。

    “嗯,簡直一個敗類。”靈靈毫不客氣的罵道。

    莫凡來到練席山的面前,凶神惡煞的道︰“我問過,當初蔣少軍在尋找一個古老圖騰後莫名失蹤了,從此再無任何消息,是不是你這個家伙暗暗把他殺了!”

    練席山一听,臉都嚇得發白了!

    天啊,他可沒有殺蔣少軍,練席山狂搖頭道︰“這件事真的與我無關啊,我沒有殺他,當時是他自己要去那里的,我覺得太過危險了,而且他的想法實在太不是實際,所以我們隊伍就沒有跟他一起!”

    “哦?那他後來去了哪里,你知道嗎?”莫凡問道。

    “他去過不少地方,有一次他去杭州,然後就非常激動的找上了我,說他發現了一個最大的秘密,希望我能夠幫助他找到那個圖騰,我覺得他已經為了找圖騰有些走火入魔了,所以沒有理會他。他當時對我很失望,後來便去了北方。”練席山說道。

    被扣上了這樣一個殺人的帽子,練席山當然不敢有任何的隱瞞,急忙將自己知道的全盤托出。

    “去了一次杭州?”莫凡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我只知道他後來大概是往甘肅那里去了。”練席山滿額頭汗水的說道。

    “那麼,這個羽毛你認得嗎?”說著話,莫凡從自己的空間囊中取出了一根非常大的羽毛。

    練席山顯然認得這個羽毛,他臉上的表情已經完全出賣了他。

    過了好久,練席山才回過神來,結結巴巴的開口道︰“這個羽毛也是我們當時花費了很大的力氣才找到的,後來因為我們那個時候隊伍出現了嚴重的分歧,便沒有再繼續下去了。”

    “那這個羽毛是在哪里找到的?”莫凡問道。

    “在煙台,如果你想要接下去的線索的話,我可以全部提供給你。”練席山說道。

    “看來你還有點用,既然這樣我就晚一點把你送到審判會那里去。”莫凡笑了笑。

    練席山立刻一副感激不盡的表情,要真落到了邵鄭大議長那里,他這一個小小的歷史考究人員肯定吃不了兜著走。

    “那我先走了。”俞師師說道。

    “假如月蛾凰醒過來的話,你幫我問問它認不認識其他圖騰獸。”莫凡說道。

    “好!”俞師師點了點頭,這相比于莫凡和穆寧雪的鼎力相助真不算什麼過分的要求了。

    ……

    ……

    這片棕林離杭州會近一些,莫凡、穆寧雪、夜鷹、靈靈押解著其他人便直接前往杭州了。

    到了靈隱寺審判會,唐月正好也在,她瞪著大眼楮,滿臉不解的看著莫凡、夜鷹、穆寧雪、靈靈四個人。

    唐忠也在,他還沒有開口,莫凡先說話了︰“老唐,借你們靈隱寺審判會的監獄用用,這幾個貨色對議長來說還蠻重要的。”?

    “好歹先告訴我這是什麼情況吧,曾廣烈,柯令希,你們兩個是犯了什麼事嗎?”唐忠也認得這兩個人。

    東海魔法協會和杭州魔法協會還是經常打交道的,曾廣烈與柯令希都算職位不低的法師了,怎麼會像囚犯一樣被夜鷹抓到了這里來。

    夜鷹大致解釋了一遍,唐忠這才恍然。

    “真是糊涂啊!”唐忠似乎與柯令希還有一些交情,滿臉傷感的道。

    “唐忠老哥,我也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我也是急攻心切了。”柯令希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了,他明明找到了圖騰卻沒有告知魔法協會任何一位議員,反而勾結外人,這個罪名怎麼都跑不掉的。

    “好好把事情交代清楚吧,那樣或許還能夠網開一面。”唐忠說道。

    “我會的,唉。”柯令希滿臉頹然。

    “唐月,你把他們送到禁牢里吧。”唐忠說道。

    “最近事情可真不少,我們靈隱寺審判會的禁牢都要住滿了。”唐月說道。

    ……

    ……

    夜已經有些深了,莫凡也沒有離開,索性和穆寧雪留在了杭州。

    要說散布約會,自然是湖心島的良辰美景最為動人,莫凡還沒有和穆寧雪好好去過幽暗的小林子,清澈美麗的小湖泊,這一次莫凡特意將穆寧雪給領到了西湖的湖心島上,在四面環水,內有亭台樓閣的小小天地里,那個叫引人遐想不止……

    “你真的打算尋找圖騰?”穆寧雪說道。

    “恩,你的修煉速度這麼快,我都快要趕不上了。”莫凡說道。

    “那和你尋找圖騰又有什麼關系?”穆寧雪不解的道。

    “不知道,我感覺我和圖騰之間應該有著什麼特殊宿命關系吧,有一個聲音一直在呼喚著我,每當我多與一個圖騰生物接觸,那種呼喚就變得越強烈。”莫凡一本正經的說道。

    穆寧雪听著,沒來由的白了莫凡一眼道︰“瞎說!既然喜歡,那就去唄,反正你也是一個閑不住的人。”

    “雪雪,還是你了解我。”莫凡說著這句話,就主動的湊了過去。

    穆寧雪哪能不知道莫凡的企圖,小步子一下子變得輕快了起來,走入到了一個閣屋之中。

    “你好像和我說過這里的壁文。”穆寧雪看到了壁上的圖,借此來轉開莫凡那火熱熱逼近的氣息。

    “啊,你說這些啊,我來看過很多次了,但都沒有什麼更好的解釋……這部分很像是我們之前在日本木魚器皿上的圖文,想文字,又像是圖案,又什麼都不像,這部分是圖騰玄蛇身上的,你看這里就有一個把村莊給保護住的蛇身,說得就是圖騰玄蛇……還有這……”莫凡漫不經心的在和穆寧雪說著壁上的圖案時,忽然腦子里有一道光閃過,讓莫凡話語戛然而止。

    穆寧雪看著莫凡,看到他猛的沉默,一時間呼吸也輕了一些。

    穆寧雪了解莫凡,莫凡這個樣子代表著他一定是想到了什麼,她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去打擾。

    果然,莫凡那雙眼楮忽然死死的盯著壁圖,先是注視著圖騰玄蛇那完整的圖騰,再轉移到了更下方那類似于木魚器皿的圖形!

    “雪雪,你來看,這一塊的圖形是不是與我們之前見到的月蛾凰巨蛹上滿的圖案很相似!”莫凡忽然走到了壁前,然後用手指著另外一塊非常怪異奇異的紋理,開口說道。

    穆寧雪注視著莫凡指的位置,回憶起巨蛹上面的圖,急忙點了點頭道︰“真的,是一樣的!”

    “你再看這個!”莫凡這個時候拿出了之前給練席山的圖騰羽毛,將這個圖騰羽毛給放到了月蛾凰圖騰上面一些。

    穆寧雪認真的看著,一番對比後,穆寧雪詫異的發現,月蛾凰圖騰圖形竟然與那羽毛圖形非常相似,甚至是一定程度的重合在一起,宛如兩個相似度超過百分之九十的指紋!

    當然,圖騰圖文其紋理是要比指紋大了幾十倍!!

    可這是巧合嗎???

    月蛾凰的圖騰之紋與那神秘羽毛的圖騰之紋可以重合在一起!!

    “雪雪,你听過玄武傳說嗎?”莫凡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