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個……您的工作確實很特殊,只是您如果要將您的標本運回去,不是應該走一個更常規的途經嗎?”男經理說道。

    “常規途徑?這個職業本就很少有常規途徑,中國的海關永遠都很嚴厲,哪怕有國際上最權威的學術資格,在他們老舊的思想裏,這種行爲就是極其不尊重死者,哪怕他們不能扣留我和我的標本,也會整出不少麻煩的事情。”短髮女士說道。

    “原來是這樣,我們遊輪確實在海關檢查上有那麼一些小特權,這樣如果您確實能夠給予我們國際上的資料和證件,還有有關這個標本的授權,我們可以不強制開箱檢查。”男經理說道。

    “你要的,裏面都有。”短髮女士好像早已經準備好了這些東西,將一夾子證件本遞給了男經理。

    “我們需要在您乘船的這段時間保留您的這些資料和證件,在您下船的時候再歸還給您,可以嗎?”男經理問道。

    “可以呀,只要到了日本海域,哪怕沒有這些證件,我也安然無恙,並且誰都沒有資格碰我的寶貝。”短髮女士笑着說道。

    “謝謝合作。那個,您那個保鮮箱……密封做得如何,我只是爲其他乘客的托運行李考慮,沒別的意思。”男經理弱弱的問了一句。

    “密封完美,上面有一些禁制,實力弱的人未必打得開,這點你們大可以放心,我和我的員工們都是最專業的亡靈系研司成員。”短髮女士說道。

    “原來您是亡靈系法師,那這樣我們就更放心了。”男經理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亡靈系法師對屍體感興趣這是一個不算隱晦的話題了,魔法協會已經嚴肅規定過所有亡靈系法師的屍體的得來必須是符合魔法公法的,同時他們也會對亡靈系法師有一些特權,那就是在屍體素材上面的放寬。

    “那我先去上交您的證件,有什麼吩咐可以用您房間的座機輸入我的工作號,會直接傳達到我的通訊器上。”男經理聽完這些,本來還有那麼幾分想玩刺激的,頓時興奮點全無。

    “不多坐一會了嗎,我們的談天才不過五分鐘。”短髮女士問道。

    男經理看了一眼女子的證件,又擡頭看到短髮女士的笑容,不知道爲什麼在知道對方的職業後,他感覺對方的笑容都怪怪的。

    “我還需要工作,祝您旅行愉快。”男經理急忙走到了門口,打開了房門。

    “你的帽子。”短髮女士說道。

    “哦,哦,抱歉。”男經理拿上帽子,儘可能裝出來的鎮定一下子暴露無遺。

    走出了房間,男經理大大的喘了一口氣,臉色一下子蒼白了許多。

    “真見鬼,怎麼就撞上這種事情。”男經理臉上那標準的笑容馬上就沒了,一臉的嫌棄。

    他重新看了一眼短髮女士的證件,自言自語道,“上衫琴子,還是個日本妞……也不知道大副知道了這個會怎麼想。唉,算了,魔法師的事情,魔法協會才管,那屍體是不是她自己製造的,我們哪管得着啊!”

    ……

    ……

    碧海藍天,遊輪終於駛出了港口,一點一點的遠離了陸地。

    人在陸地上的時候,便好像什麼都被約束着,法律、道德、爲人、性情,可一到這隻有一片汪洋的海上,感覺披在身上的所有僞裝就被撕碎了,內心裏的那個真實的自己也徹底釋放了,只要不太過分,什麼都可以嘗試;只要感興趣的東西,嘗試一下,過分了一點也無所謂……

    正是這樣一個無比自由又封閉在一艘遊輪的特殊環境裏,給人帶來的刺激感是什麼地方都取代不了的,所以任憑整個國際都在發出海洋警報,仍舊有很多癡迷於遊輪的人出海旅行。

    海妖?

    不是有魔法師嗎,他們生來就是保護他們這些人安全的。這也是爲什麼登船的時候,甲板上必須站着一排氣勢凌然的法師的原因,他們就是出海的保障,保障遊輪上所有人的放縱與享樂!

    海格外的平靜,前不久廈門的風雨狂災絲毫不影響這羣人的出遊,上了這艘遊輪,一旦它開始駛離港口,就意味着所有人進入了一扇狂歡的黑暗大門,門還會禁閉着,外界世界的紛紛約束在這裏都不適用,可以彬彬有禮,也可以粗魯放肆,得到自己想要的即可……

    晚宴,晚禮服與燕尾服佔據了整個大宴會廳,這是開船的第一個大儀式,基本上旅客們都會參加,大家在這裏選好目標,搜尋獵物。

    一身西裝,將身子板修飾得格外挺拔,一雙帶着迥異光澤的黑褐色眼睛,眉宇英氣十足,基本上沒有怎麼穿過正裝的莫凡立於人羣中,還是有幾分出衆耀眼的,相比於某個一頭金髮在那裏瘋狂秀自己老貴族式禮節習慣的趙滿延,莫凡是要顯得乾淨利落很多,吸引了少婦們的目光。

    可惜這些如狼似虎的女人們每每看到莫凡身邊站着的一位魅豔四射的絕色女子之後,都會紛紛打消了念頭,這女人實在漂亮得讓人難以嫉妒,只能夠選擇退敗。

    “我們總不會真的跟着這艘遊輪一直到日本海吧?”莫凡心思倒不是很在這個羣芳宴會上,他詢問着旁邊和趙滿延假扮伴侶的穆栩棉。

    “他登船後,我的蜂母就無法鎖定了,得她使用魔法……”穆栩棉低聲說道。

    “這艘遊輪少加上船員、服務業人員、戰鬥人員少說兩千人,在這種人多地方又狹窄的地方和那傢伙戰鬥,不是很明智的選擇啊。”趙滿延說道。

    “先找到那傢伙纔是最關鍵的。”穆寧雪說道。

    “就算找到了,別輕舉妄動,最好能夠探知他的能力,或者用比較穩妥的辦法直接控死他。”穆栩棉說道。

    對方實力很強,穆栩棉差點死在他的亡靈系魔法手上,穆白更是在廈門遭到了暗算,生死未卜,現在遊輪上有這麼多狂歡者,在沒有了解對方的身份和具體實力能力之前,他們也不敢輕易暴露!

    要小心,非常小心,對方和他們一樣潛藏在這些看似普通的狂歡遊客當中,要找出他,截下他,拿下他,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