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飛機沿著東海岸線一路向北,大概過了一個多小時便抵達了煙台蓬萊國際機場。品 書 網    .      .

    下了飛機,前往煙台市,靈靈在大巴上告訴莫凡和趙滿延關于那個無限懸賞的具體情況。

    “妖冠不是某種妖魔頭頂上的羽毛之類的東西,而是一種植物樹冠最頂端的一種集自然界之精華的特殊冠葉,它生長在一種叫做大紫椴樹的上方,而由于大紫椴樹的樹葉能夠凝聚艷陽之力,並將這些化作充斥著能量的果實賜予給那些零星的妖魔們,使得妖魔體格更加強壯,所以一顆大紫椴樹其實就是一個小生態世界,往往會有大紫椴樹的守護獸,依附在這顆大紫椴樹而生存的小妖小魔們。所謂的妖冠,其實便是大紫椴樹聚集光元素力量的關鍵,我查過了,那個企業是想要借助這種妖冠之葉來大面積的斂收光系能量,它們制作的也主要是光系魔具為主。”靈靈將事情的緣由告訴了莫凡。

    “你說的這個企業我知道,他們大概是在五年前在煙台這里設立起來的,說白了他們就是因為研發了妖冠的煉金技術,于是成就了他們這個企業的繁華,現如今亞洲、歐洲的所有中下級光系魔具,多半都是由它們企業生產的,名氣極大,背後好像是日本的東京法師神社在支撐的,據說這個企業是很大程度的拉動了這片海岸線的經濟。他們在這里獲取原材料,進行冶煉之後直接過海送到大連,直接在大連如生產線那般生產防御魔具,然後在日本進行售賣。這些裝備其實算是正宗中國制造了,但他們運回日本後,價格就一下子高了不知道多少。”趙滿延開口說道。

    有關系到錢的事情,趙滿延多少都會了解一些,而且他往往能夠挖掘出里面的運作與貓膩。

    “以前妖冠不值錢,大概煙台這邊最多就賣個一萬左右,還是沒什麼人愛買的那種。沒有想到五年時間妖冠直接在煙台這里脫銷了,價格更是被抄到了10萬一個。不過,就算是這樣,東京法師神社還是大賺,算上所有的成本,他們生產一個妖冠魔具最多20萬,賣卻賣到了50萬!”趙滿延說道。

    “苦逼的中初級法師們拼死拼活賺來的錢就全被這些奸商們給卷走了。”莫凡感嘆了一聲。

    防御魔具一直都是中下級法師們最缺少的,獵人們常年與妖魔為伍,經歷過那個時期的魔法有多清楚很多時候一條性命就與一個防御魔具掛等號,所以他們賺的錢有一大半最終都會落到了這些生產防御魔具的企業的口袋!

    “10萬應該是妖冠的比較合理的價格了,以前那種一萬一個時期,確實是被日本人賺得盆缽滿溢。”趙滿延說道。

    “但話說起來,我們好像來得比較遲了,一路上走過來已經不止听到一個法師在討論妖冠的事情。”靈靈說道。

    在蓬萊國際機場的時候,到達層就擠滿了那些有獵人資格證的法師,包括一些國外的雇佣法師和獵人團隊都跑來了,很顯然妖冠這個大金庫的消息是徹底走漏了出去。

    一下子多出了如此多的競爭對手,靈靈和莫凡也不免對這次前來有些失望了。

    不過,賺錢本是如此,也不是所有的懸賞都是一帆風順的。

    “晨穎在煙台,我們讓她給我們做向導吧。”趙滿延說道。

    “她是煙台人嗎?”莫凡有些詫異道。

    “是啊,她老家就是這的,她看到我們應該會很高興。”趙滿延笑了笑。

    “可惜,小炎姬最近在休眠,她要看到小炎姬應該會更高興的。”莫凡說道。

    火焰魔女姜鳳的事情之後,莫凡就一直沒有看到趙滿延的妹妹晨穎了,想來晨穎也需要一個很長的時間去愈合那個難以忘卻的傷痕,畢竟是她親手結束了自己母親的生命……縱然姜鳳無怨無悔。

    找到了晨穎的老家,那是一棟靠近海邊的城中村的小屋,正是春暖花開,面朝大海。

    院子里有一位老奶奶在躺著,午後的陽光落在她滿是褶皺的臉上,看上去格外的安詳。

    穿著一件小輕柔裙的晨穎就在一旁的院樹旁,手上拿著一副竹剪,正將院子老樹上的已經枯敗的葉子給剪去,一邊剪還一邊道︰“外婆,這些壞掉的葉子讓它自個落下來不是更好嗎,為什麼還要這麼麻煩的去剪掉?”

    “丫頭啊,養樹就跟養人一樣,很多壞毛病要是不及時糾正過來,就會慢慢的壞到骨頭里,最後連心都腐爛掉。你別看這些壞掉的樹葉掛在上面沒多大影響,但它們上面的那種敗枯因子是會滲透到樹木的根部,讓根須都爛掉,樹沒有了根,就等于沒有了生命。”老人家看似半眯著,老態龍鐘,可思路卻是相當的清晰。

    好像感覺到有人走進來,老人家緩緩的睜開了眼楮,看到了走進來的莫凡和趙滿延……

    “丫頭,打你主意的混小子們又來咯。”老婆婆帶著幾分諷刺意味的道。

    “舅婆,我是趙滿延,白明靜的兒子!”趙滿延一陣尷尬,急忙解釋道。

    晨穎看見了趙滿延和莫凡,臉上露出了驚喜之色道︰“你們怎麼來了!”

    晨穎顯然還不知道趙滿延失蹤的事情,這件事其實也沒有完全公開,晨穎一直都在煙台,所以也不太了解魔都的事情。

    “你是明靜的兒子啊,我記得你,我告訴過你,不許傷害那些小雀們,不能養成那種覺得對自己沒有影響就可以隨便傷害其他小動物、其他人的壞毛病,你現在改掉了嗎??”老婆婆一臉嚴肅的盯著趙滿延道。

    “呃……您說的應該是我哥吧。”趙滿延依稀記得這件事,他們小時候貪玩,就抓這里的小雀折磨,被他們舅母給很眼里的批評了一頓。

    趙滿延事後是放掉了那些小雀,但趙有乾好像一怒之下把其他小雀都摔死了。

    “你是小的那個是吧,哦哦,我听晨穎跟我說過你,你那哥哥呢,他怎麼樣了……人啊,壞毛病不改掉,是會爛到骨頭里去的,骨頭爛了還能夠忍痛挖掉,可爛到心里去了,那就無藥可救咯,那是會害人的!”老婆婆說道。

    之前听舅婆說的這些話時,趙滿延還不以為意,可發生了那樣的事情之後,再听舅婆這番話,心中更不是滋味。

    或許正如舅婆說得那樣,趙有乾的那種習性已經爛到了心里,他的眼里變得只有利益,只有他自己,沒有了人性,沒有了親情。

    “你們到這里來,不會也是為了妖冠的吧?”晨穎詢問道。

    “是啊,還以為是我們得到的獨家消息,哪知道一來煙台,滿大街的獵人,酒店都漲了三倍價格了!”莫凡抱怨道。

    “那你們跟我和外婆住好啦,我去給你們收拾一下,東西就放在廳里。”晨穎很開心,確實有很長時間沒有人來看她了,她在這里雖然生活得很安逸,也漸漸的忘卻了那些,但多少是有一些孤單的,沒有同齡的朋友。

    “你現在不學習魔法了嗎?”莫凡感覺到晨穎身上的修為並沒有什麼改變,于是問道。

    晨穎搖了搖頭道︰“修煉沒有盡頭的,對我來說現在的實力就夠了,我又不去打打殺殺,幫助蓬萊魔法協會教導那些剛覺醒的學弟學妹們,我就很開心了。做不了偉人,做偉人的老師,也是很不錯的嘛!”

    莫凡發現晨穎似乎連氣質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以前的她還是帶著幾分驕傲,帶著幾分對一切都充滿追求的盲目的心,現在她好像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了,如帶著獨特芬芳的幽蘭,靜靜綻放。

    也難怪老婆婆一開始會誤會他們是來追求晨穎的那些混小子,這樣的晨穎確實比之前更有魅力。

    “其實我們來這里還有別的事,妖冠也不過是順帶賺點外快。”趙滿延說道。

    圖騰的事情終究是大事,俞師師不願意讓任何人接觸到月蛾凰,受過傷的她們終究對一切都帶著警惕,無可厚非,但莫凡和趙滿延都相信,他們若是能夠找到其他圖騰獸,他們的象征器皿都將得到更強大的力量釋放!

    這一點,趙滿延已經從霸下那里得到了確定了,莫凡也絕對相信。

    “舅婆,你住在這里這麼久,有沒有見過這個圖案,很古老的一種印記……和某種古老生物有關的。”趙滿延說著,將那份莫凡推演出來的圖印遞給了老婆婆看。

    老婆婆打開了眼楮,起初是一副慵懶無比的樣子,但當她看清上面的圖印時,目光劇烈的晃動了起來,仿佛有一段極其震撼的回憶正涌入到她腦海里,使得她身體都不禁輕顫!

    莫凡和靈靈對望了一眼。

    這老奶奶似乎認得這個圖騰印記!!

    那這就再一次證實了圖騰印記的推演公式是正確的,將羽毛圖騰印記減去月蛾凰,那就是另外一只圖騰獸!!

    而且,這只圖騰獸真的就在蓬萊,至少老奶奶以前絕對見過!!

    (今天有三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