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塔塔、海隆,你們兩位先不用這樣擺明態度,我當然不會辜負你們……莫凡哥哥,你也不用着急,我現在只是一個粗略的判斷。穆白的狀況是很不樂觀,治癒之術肯定是無效了,但好在他自己給自己留了一絲生機,那就是這個冰蠶凍結。很多死症可怕的地方不在於沒有解決辦法,而在於時間的流逝,生命的流逝。辦法是需要時間去思考,施法也是需要準備的,現在穆白的生命暫時靜止了,這給了我們很寬裕的時間去想。”心夏平靜的說道。

    “只要不用復活神術,其他什麼辦法來救活他我都無所謂,復活神術是一條底線。”塔塔說道。

    塔塔已經明說了,除非莫凡死了,不然誰來都不行!

    “恩,我也是這個意思,我的建議是,等殿下成功當選神女,獲得了真正的神魂降臨後,再來慢慢考慮這個人的問題。”海隆說道。

    心夏搖了搖頭,示意兩人先不用說話。

    她看了一眼莫凡焦慮不安的樣子,走到了他身邊,握住了莫凡的手心,看着莫凡的眼睛道:“莫凡哥哥,別擔心,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心夏瞭解莫凡,他是有點大男子主義的,不到除了來這裏無法解決的事情他決不會上神山來的。

    “給我些時間。”心夏說道。

    “好,那我和老趙先在山下找個地方住。”莫凡點了點頭。

    “也行。”心夏說完抿了抿嘴。

    ……

    下山的路上,趙滿延在莫凡的耳邊喋喋不休,擺明了就是對塔塔和海隆的嚴重不滿。

    “真是的,動不動就拿什麼大局來施壓,最煩這種人了。”趙滿延罵道。

    “看看吧,心夏這邊沒有辦法的話,我們就得另找路子了。”莫凡做好了這個打算。

    “另找路子?你在開什麼玩笑,帕特農神廟救不了的人,這個世界上又哪裏還能夠救,莫凡我覺得你今天就應該住上山,好好跟你的心夏做一下思想工作,免得她被那幾個帕特農神廟一臉神權之威的傢伙給拐偏了,別到時候什麼都來個大局爲重,這是一通廢話,大局之所以叫大局是因爲它不會輕易的被一兩個人,一兩件事左右了勝負,關鍵是想和不想!”趙滿延繼續說個沒完道。

    “這個你放心,心夏不管在這裏呆多久,她心永遠都是向着我們這邊的。不過,復活神術的代價真得很大,這個我知道的,至少心夏現在是沒法施展復活神術,不然伊之紗憑什麼跟她爭?”莫凡說道。

    “哦哦,那綠茶男是真得活不成了,不會吧,他就這麼莫名其妙的死了,老子好不容易到了超階,他這給我說死就死了,什麼意思!”趙滿延說道。

    “明天再說,順便我們好好想一想,究竟是誰要穆白的命。”莫凡說道。

    “這種手法,不像是正常法師……對了,你不是認識那個美女情報販子嗎,有這種能耐的人,絕對不是等閒之輩,沒準能從她那裏瞭解一些東西。”趙滿延說道。

    “有道理。”

    ……

    隨便找了一個離神山不太遠的旅館住下,莫凡約了阿莎蕊雅。

    說來也奇怪,阿沙蕊雅這個女人格外的閒,莫凡感覺只要叫她,她基本上都會在很短的時間裏就出現。

    一進門,阿沙蕊雅身上那獨有的靠常年玫瑰沐浴泡澡的香氣就撲了過來,昏暗的燈光都沒有來得及照清她的身姿,莫凡便感覺被什麼妖精給纏住了。

    “我還在想,你既然到了雅典,會不會約我出來……出乎我的預料,我以爲你會先滿足好葉心夏再意猶未盡的在之後幾天找我。”阿沙蕊雅金貴的走了進來,發現這是一間很普通的旅館後,顯得有幾分嫌棄。

    “約炮的話下次,我找你幫忙來着。”莫凡見她不完全走進門裏來,只好自己走了出去,順便往街道上走。

    “莫凡,麻煩你搞清楚,你在世界學府之爭的時候還欠我一個人情,到頭來卻總是我在給你提供幫助。”阿沙蕊雅沒好氣的說道。

    “帕特農神廟鬥爭的時候,我不是如你所願的把它們鬧了一個天翻地覆,這個人情你得還我很多次……我的一個朋友被一位亡靈巫師暗算了,現在生死未卜,我想你幫我把這個人給找出來,最好能夠知道他的背景、來歷。”莫凡說道。

    那個亡靈巫師非常的狡猾老道,穆栩棉那種特殊的復仇蜂母都無法將他給找出來,如此看來那傢伙是懂毒系復仇這種能力的,一點破綻都沒給。

    “我的情報可是很貴的,比我自己還貴,不如我肉償你吧,從此我們不相欠。”阿沙蕊雅說道。

    莫凡聽到這句話,不禁猶豫了起來。

    唉,穆白還是要救……

    “你不知道就算了,我耐心的等一些時間,總會有機會。”莫凡說道。

    穆栩棉的復仇蜂母可沒有失效,想來那個亡靈巫師也會格外小心她的這個能力,暫時不敢有任何動作。

    “你們的事情,我瞭解一些。”阿沙蕊雅說道。

    “哦?”莫凡挑起了眉毛。果然就沒有這個情報販子不知道的事情,他們到現在都還沒有摸清楚穆白被暗算的原因,阿沙蕊雅卻知道,這麼說來穆白的死,其實已經掛在國際上某些組織裏有那麼一些時間了,亦或者那個想讓穆白死的人,也是混跡在這些不爲人知的層面裏的。

    “那個人叫鬼濟。”阿沙蕊雅說道。

    莫凡眼睛瞪大了起來,不禁開始有些懷疑阿沙蕊雅。

    阿沙蕊雅卻很自然,輕笑道:“怎麼又用這種眼神看我,我給你解釋過一遍了。”

    “你給我說說這個鬼濟。”莫凡道。

    “殺手殿的,和殺趙滿延的人算是一個組織的,但這人什麼都沾一點,現在在爲誰效力就不太好說了,至於你們的那個白臉朋友爲什麼會死,這件事我知道,卻不敢告訴你。”阿沙蕊雅說道。

    “不敢告訴我?”莫凡有些詫異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