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仔細想了一想,又進了屋子裏。

    屋子內,心夏正在爲穆白做一些痛苦消除。

    心夏告訴莫凡,穆白意識還是保存着的,甚至在他旁邊說話他也能夠聽得見,狀態很接近一個植物人。所以趙滿延那樣大搖大擺的燒紙錢,還把他那木魚器皿拿來敲打,實在很不尊重一個將死之人。

    “心夏。”莫凡走到心夏的身邊,這會總算沒有塔塔在旁邊礙事,莫凡就可以放肆一點了。

    “嗯?”心夏應了一聲。

    “伊之紗的復活和黑暗王有關?”莫凡直接問道。

    心夏點了點頭。

    伊之紗應該是與黑暗王之間有某種協議,她的生命氣息看上去和正常人沒有什麼區別,卻早已經散發着一股子不似神女的暗息。這也是爲什麼心夏會告訴莫凡,穆白的事情得去找伊之紗。

    “莫凡哥哥,我記得你在世界學府之爭的時候從埃及隊伍那裏繳獲了一些法老之泉嗎?”心夏說道。

    “哦,那可是好東西。”莫凡說道。

    法老之泉,當時小泥鰍墜吸食了之後,直接爲自己提供了一股很大的助力,讓自己修爲有了一些提升,還只是那麼一點點法老之泉就可以起到如此高能的效果,莫凡其實挺想多搶一些的。

    法老之泉莫凡沒有全部使用,給了心夏一部分,莫凡只是單純的覺得這種東西蘊含着非常純淨的生命之力,作爲治癒系的心夏應該會更懂得如何使用。

    “伊之紗有可能是通過法老之泉復活過來的,但是法老之泉其實並非是埃及法老們的專屬之物,真正的來源是黑暗位面,是黑暗王。”心夏說道。

    “這麼說伊之紗也算是亡靈?”莫凡問道。

    心夏搖了搖頭道:“現在說不好她是什麼。”

    伊之紗不可能是亡靈,她如果是一個死物的話,很多帕特農神廟帶有神聖之威的魔法和結界都會將她這個不淨之物給驅逐出去,伊之紗身上仍舊散發着某些神性,富有生命力量的治癒系魔法、祝福系魔法她仍舊可以使用,她帶來的依舊跟以前一樣,是生機勃勃,是聖光普照,是驅逐病疫……

    她是亡靈,或者活死人的話,無法做到這些。黑魔法和白魔法確實是對立的!

    總而言之,她的復活與埃及有關,也與黑暗王有關,卻又通過某種無比神祕巧妙的方式,避開了白魔法的排斥與制裁。

    可惜,伊之紗復活的祕密終究無法尋找到真相與證據,若是能夠讓人們堅信她的復活其實是對帕特農神廟神明的背叛,是墮落與邪惡的重生,她會瞬間被所有人推翻,也不需要再這樣與之苦苦爭鬥。

    “最可怕的事情莫過於明知道這個人皮囊之下腐臭不堪,用心險惡,卻根本無法揭穿,也沒有人會去相信。”莫凡感慨了一聲。

    帕特農神廟,最神聖之地,其實本就腐化不堪,否則被人人傳誦最接近神恩德的人聖子文泰怎麼會被打入到黑暗地獄裏,他犯下了什麼滔天大罪?無非是光芒萬丈卻肉體凡胎,讓無數內心瘡痍的人根本無法容納得了他,他的光輝將絕大多數人內心的陰暗映得太直白,難以再僞裝。

    莫凡從沒有見過文泰,對他這個人也算不上太瞭解,可有一點莫凡堅信他是一個神人:撒朗這種人都能征服,還可以勸其爲善。

    可惜,文泰死了。

    撒朗從何而來?

    不正是像惡鬼一樣將文泰拽入到黑暗地獄裏的那羣上位者一手扶植起來的??

    殺死了一個聖賢,孕育了一個魔頭。

    事後莫凡漸漸明白心夏爲什麼不能離開帕特農神廟了,伊之紗再次擔任神女,與之血海深仇的撒朗必定掀起更大的災難。伊之紗若是神性,她的聖光普照的人在撒朗眼裏全是一羣惡鬼,勢必殺光。伊之紗若是邪性,邪與魔之間的較量一樣血流成河!

    無辜者?

    她們都不會在意。

    戰爭本就只有勝負。

    海平面上升,世界各地不斷遭到海妖侵害,苦難、病痛、災瘟、傷亡在急劇上升,魔法協會與國家越發難以承受,帕特農神廟的地位與日俱增,神女的選舉迫在眉睫。

    下一個神女,基本上等於是全世界人的尊寵與信仰,伊之紗是不是早已經預見了這一切的發生,於是將自己閉在了一個青棺裏,坐等這個新時代的到來?

    可惜她的如意算盤被毀了,攜有帕特農神魂的心夏出現,打破了她幾乎可以隻手遮天的完美計劃……

    撒朗將伊之紗大卸八塊,讓人們知道伊之紗根本就不是神之復甦。

    伊之紗似乎非常瞭解黑暗王,清楚的知道什麼能夠讓它降臨在這個世界上,她的身上散發着法老之泉的古怪生命氣息……

    心夏進入帕特農神廟,從最低層的實習者一步步躍升爲了神女候選人,阻止伊之紗的統治之路,但心夏的背後又是誰在暗暗推動?

    莫凡很清楚,有人在將心夏往帕特農神廟這裏推,這羣從沒有以真面目示人,卻在不斷的干涉着大局的人又是誰?

    莫凡堅信心夏背後推動的人不是撒朗,撒朗將心夏藏在博城,藏在了自己這樣一個普通的家庭裏面,顯然是不希望她參與到帕特農神廟的紛爭。

    不是撒朗的話,就意味着還有一股勢力。

    思來想去,莫凡還是覺得心夏如同一個傀儡,在**縱着。她們或許不會加害心夏,但卻會將她推向風口浪尖,如果伊之紗贏了,心夏下場是什麼?

    “每一次來帕特農神廟,都覺得是走到了一個沼澤泥潭裏,泥漿本身就會讓人陷進去,何況泥漿下面全部都是鬼怪妖魔。”莫凡長長嘆了一口氣。

    心夏當然知道自己背後有人在推動,他們始終不現身,自己卻也沒得選擇。

    選擇直接離開?

    伊之紗掌權,她可能會放過一個具備着神魂的人離開??

    心夏很清楚自己具備着神魂,就不可能過上以前的生活了,與其給別人帶來更多的負擔,自己無能爲力,不如大膽的抗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