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金耀騎士的鬥官,那纔是整個騎士殿除幾個殿主、殿老之外最權威,最值得所有騎士信服的人。

    諾曼就是一名金耀鬥官,連最優秀的金耀騎士都要尊稱爲老師,更別說是那些藍星騎士、銀月騎士們了。

    “芙麗女侍,勞煩您爲莫凡閣下療傷,他畢竟是我們帕特農神廟尊客。”諾曼鬥官對旁邊一位同樣在觀戰的女侍說道。

    這名女侍這纔回過神來,她猶豫了一會,最後還是走到了莫凡那裏。

    這名女侍明顯是伊之紗派系那邊的,她在什麼情況下都不能幫莫凡療傷,可金耀鬥官諾曼這樣開口,她也無法拒絕。

    有女侍進場,和利多的戰鬥自然是沒有希望了,莫凡覺得有那麼幾分可惜,但既然人家大人物都出來叫停了,再咄咄逼人下去也沒有太大的意義,不管怎麼說騎士殿都是海隆,是心夏的,把他們踩得太狠他們兩個也很爲難。

    “看來你恢復得很好。”莫凡走出了戰鬥場地,也沒有太在意那個有心思的女侍。

    “還要多謝你們當時的出手相救。”諾曼鬥官顯得和謙遜。

    “舉手之勞。”莫凡說道。

    說實話,莫凡還是蠻佩服這個諾曼鬥官的,當時整個亞洲魔法協會的蘇鹿派系成員都聚集在了暴君山脈的雲崖之巔,他們花費了多年心血打算降服那頭曠世黑龍,面對那種場面莫凡等人也只能夠選擇隱忍退去,可諾曼卻殺入重圍,生生的破壞了蘇鹿這個超大計劃,讓蘇鹿沒法成功控制黑龍大地。

    蘇鹿真不是一個好東西,他的政績再漂亮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讓他獲得了黑龍的輔佐,整個亞洲魔法領域都會受到巨大的影響。

    所以諾曼當初冒死干涉,至關重要。

    敢與蘇鹿對抗,更敢在禁咒級別的魔法中廝殺,這個諾曼鬥官真的鐵骨錚錚!

    “利多,你過來。”諾曼淡淡的說道。

    利多鬥官人都傻了,他可沒有想到諾曼就在這裏,更想不到的是莫凡和諾曼竟然認識,關係還非常不錯的樣子!

    利多鬥官硬着頭皮,他現在真得很想給自己一巴掌,吃飽了撐的好好教導藍星騎士不行嗎,爲什麼非要去惹莫凡,丟人丟到想一頭撞死不說,還被諾曼金耀鬥官給撞見了!

    “我離開騎士殿也有段時間了,敢問是從誰接管騎士殿開始,教導的你們帕特農神廟的騎士要爭強好勝,要愛慕虛榮?”諾曼重重的對利多鬥官說道。

    利多聽到這句話,嚇得兩腿都發軟了,立刻跪倒在金耀鬥官諾曼的面前。

    “屬下只是一時興起,想讓學生們多接觸一下當今最強的幾個青年法師的實力……這樣做,只是想在將來更好的守護帕特農神廟,守護神女。”利多鬥官急急忙忙說道。

    “那是誰教你們,可以爲了一時之氣脫下騎士之衣!”諾曼鬥官的聲音忽然間加重,頓時整個山峯就好像被灌下了一道驚天重雷那般,連山峯都開始顫抖!!

    諾曼這一聲大怒,可謂驚到了在場所有人,那些原本還在哀嚎的藍星騎士們,只要沒有昏迷的無不爬起身來,搖搖晃晃的半跪在原地。

    騎士之衣,不是想脫就脫,更不是想穿就穿。

    諾曼不是因爲他們與別人爭強好勝發怒,更不是因爲他們整個騎士殿的風氣讓人失望,而在於他們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不能將騎士之衣給脫下,失敗、慘敗、這些對於騎士來說都不算是恥辱,最大的恥辱是自己將騎士之衣給褪下,還在那裏冠冕堂皇的談什麼爲了騎士榮耀、騎士尊嚴!

    諾曼一直就在這個訓練場中,他目睹了整個過程,在這羣藍星騎士主動請辭職位就爲了爭這麼一口氣的時候,諾曼恨不得將這羣狗東西一個個全從這座山上扔下去將他們摔成一灘爛泥,在進入騎士殿之前,沒有人教過他們即便兵刃架在脖子上,作爲一個騎士也絕不應該將自己騎士身份給放下嗎!!

    這個騎士殿,還是自己認識的騎士殿嗎,高層腐化不堪,連新鮮血液都像一羣紈絝子弟,絲毫沒有將騎士殿最重要的格言記在心裏,這樣的一羣實力不濟、意志不堅的人,就是帕特農神廟騎士殿的未來,那這個未來只會是走向滅亡!

    “脫下的衣,就別再穿上了,你們所有人明天到信仰殿報道。”諾曼不留任何的情面。

    “諾曼鬥官,我們……我們……”

    一羣藍星騎士們聽到這句話全部都有些崩潰了。

    騎士之位絕對來之不易,不單單靠得是背景,更重要的是自身也擁有絕對過硬的實力,他們現在還只是剛起步的藍星騎士,再給他們一些學習的時間,很快就能夠超越所有同齡法師,誰能想到就因爲這樣一場戰鬥。

    “諾曼……”莫凡看了一眼克里卿,立刻想要勸阻。

    “莫凡閣下,這件事與你沒有太大的關係,騎士殿就是騎士殿,我從來就沒有期望過騎士殿成爲這個世界上最強大最頂尖的魔法組織,但卻必須是這個世界上意志力最堅定,堅決不能有任何動搖的地方!”諾曼鬥官說道。

    莫凡想爲他們求情,那是因爲脫下衣裳的人還包括了克里卿,諾曼這句話會讓克里卿也徹底從騎士殿剔除,至於其他人,莫凡是沒有多大的同情。就這羣臭魚爛蝦還是不要佔騎士殿成員的名額了,整個世界範圍還有那麼多更出色的魔法師想要到這裏來。

    只是,諾曼顯然是不會聽從的了。哪怕自己救了他的命,他對自己感激歸感激,但騎士殿的整頓他仍舊不會有半點容情!

    這些年來,諾曼一直都沒有在管理過騎士殿,他這次重傷養好之後,也在猶豫着是否繼續漂泊,還是留在帕特農神廟裏……

    可看到今天這一幕,他是又憤怒,又痛苦。

    別人看到的或許只是一場意氣用事的爭鬥,一次顏面無存的事件,可諾曼看到的卻是騎士殿即將跨倒的未來。

    他若離開,五年之後、十年之後,這個騎士殿被這樣的一羣人接管,又將會是多讓人心如刀絞!

    他決定留下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