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保護領隊!!”

    那些軍人法師終于才反應過來,紛紛沖過來施展出各種魔法。

    軍人們救人心切,施展出的魔法其實根本對古銅牙山人起不到什麼太大的作用,那古銅牙山人根本不受到什麼阻礙,再一次逼近了受傷嚴重的芍女。

    古銅牙山人似乎知道這個女人的存在將給它們山人造成滅頂之災,非殺芍女不可!

    而芍女面對死亡,那雙冷漠的眼眸中也閃過幾分慌亂與懊惱。

    她太大意了,低估了這些山人的智商,很顯然山人故意在他們整個大隊附近制造各種混亂,她的听覺洞悉是很強,可假如周圍一片嘈雜,又有某個實力強勁的家伙故意放緩動作潛入,自己還是會忽視掉的。

    面對古銅牙山人這樣窮凶極惡的追殺,芍女縱然一身魔法也難以完全施展開,她是傳統法師,無法面對一個已經靠近到不到幾米距離的統領級妖魔!

    “保護她!!”

    一名軍人狂吼一身,竟然直接沖到了古銅牙和芍女之間,他的身上只有一層淡淡的水御保護!

    “別!”芍女喊出一聲,可話音還在飄,一個凌厲的爪子卻已經直接穿過了這名軍法師的胸膛並從他的背部穿出。

    那名軍法師身體劇烈的抽搐著,他不敢相信自己的防御竟然沒有做到一點點的阻擋效果,那雙瞪大的眼楮盯著古銅牙山人……

    古銅牙山人抽出了爪子,可那軍法師卻拼著最後一口氣將自己死死的掛在古銅牙山人的爪子上,不給它有拔出殺人之爪的機會。

    古銅牙山人暴怒,用另外一個爪子發狂的亂撕,一秒鐘的時間便將這軍法師給撕成了碎片,亂飛的血肉看得芍女眼眶都有些紅了!

    “快跑,我們保護你!!”

    其他軍法師一個接一個的撲了上去,阻止古銅牙山人殺芍女。

    芍女重傷在神,根本沒有什麼戰斗力,她沒有愚蠢到在這個時候與古銅牙山人決一死戰,那樣只會辜負這些鐵血軍人們的犧牲!

    “我一定會為你們報仇的!”芍女怒喊一聲,跌跌撞撞的逃入到密草之中。

    “吼吼吼!!!!!”那古銅牙山人怒狂至極,它顯然沒有想到自己親自出手竟然還讓這個威脅極大的女人給跑了。

    它可怕的蠻力與內心的怒火徹底發泄在了剩下的軍法師身上,一連撕碎了五名,血染草穗,觸目驚心,冷冷的月光照耀下,讓這一切看上去更加悚然!

    ……

    四大五粗的軍官已經跑到了芍女所指的位置,撥開那些繚亂的草叢,軍官很快發現那里有七八個山人,這些山人的行為舉止相當的奇怪,它們沒有制造出大家想象中那樣血淋灕的畫面,卻是宛如綁匪那般將三名獵人法師給捆綁在了中央。

    “它們這是在干嘛?”年輕的軍官完全不解的問道。

    “不知道,先救人再說。”粗壯軍官說道。=

    軍人一涌而上,那些山人看到有一大群軍法師過來,更是轉身就逃,根本沒有半點戰斗下去的意思。=

    山人的這種行為相當古怪,這讓那位年輕的軍官起了一些疑心,他走到了那幾個被用藤草捆綁成粽子的獵人,詢問道︰“它們為什麼沒有殺你們?”

    “不知道,它們……它們弄痛我們,然後不斷的要我們發出叫聲,叫得越大聲,它們下手就會越輕一點,于是我們只好拼命的叫!”那三個獵人說道。

    這個獵人團隊的其他隊友基本上都死了,唯獨三人活了下來,好像是故意要他們發出求救聲音那般,那些山人的行為怪異到了極點。

    “不好,它們是故意把我們誘騙到這里的!!”年輕的軍官恍然醒悟,急急忙忙朝著原來的位置趕了回去。

    “四七小隊,你們在芍女身邊嗎??”

    “我們這里救了幾個幸存者,山人見到我們就跑了……”

    “快回去,我們可能中計了!!”

    幾個小分隊迅速的朝著芍女所在的位置趕,誰知道一股濃濃的血腥味撲入他們的鼻喉,這讓眾多軍官們臉色一下子變了。

    扒開草叢,一灘又一灘鮮血涂抹在地上,染紅了一大片草穗,被撕得根本分不清楚是誰的尸體散落了一地,那慘狀讓所有人都瞪大了眼楮,不敢相信……

    “這些山人……”更讓這些軍官們內心震撼的不是這些軍人的死亡,而是山人的智慧!!

    他們利用整個大隊救人心切的心理,讓它們整個大隊伍分散到各處,再以一些無關緊要的山人做誘餌,不斷的調虎離山,真正的攻擊目標卻是芍女!

    山人們竟然懂得芍女的音系對它們造成了巨大的威脅,于是設下這樣一個陷阱!!

    妖魔的智慧大都低下,以往他們也從沒有遇到過這樣的妖魔群體,誰能想到人類竟然還有被妖魔們這樣戲弄的一天!

    “芍女呢,芍女呢?”

    “這麼一大灘亂七八糟,怎麼找得到啊。”

    “她沒有在這里,她可能還活著,趕緊去找,無論如何我們都要保護住她!”領頭的粗狂軍官大聲命令道。

    “我們留在這里的人也不算少,怎麼會被那麼輕易的擊垮,難不成……”

    “統領級,一定是有統領級山人!”

    ……

    ……

    離天亮還有一陣子,莫凡利用他的遁影之力慢慢的滑到了樹木之下。

    四命蜥虎所在的樹層高度恐怕是他們現在能夠攀登的極限了,再往上天知道會驚動什麼可怕的妖魔,當務之急是處理掉那些陰險歹毒的山人,所以莫凡休養生息之後,便選擇先到下面去查看山人的情況。

    山人對暗影能力很遲鈍,莫凡非常順利的到了樹干最早分叉的五大樹干的位置,從這里往下看,可以看到山人在樹根坡那一代的分布情況。

    顯然,山人已經霸佔了整個天冠紫椴神樹的坡根一帶,莫凡沿著那粗壯如山峰的樹干繞了一大圈,想看看是不是下面三百六十度方向都屬于山人的領地……

    經過一番查探,莫凡發現山人並沒有在整個樹根坡下設防,有一處沒有什麼山人。

    慢慢落了下去,忽然那傾斜向下的長根坡道之中,一個衣裳襤褸、鮮血淋灕的苗條身影躺倒在樹根凹槽中,這讓莫凡有些詫異,竟然也有人抵達了這里,就是不知道她的情況究竟如何。

    莫凡靠近過去,他顯得小心翼翼,大概在另外幾個長長的坡根上,還是有幾個巡邏的山人,只是不知道這個女人怎麼逃過它們的巡查,到了離天冠大紫椴神樹這個位置。

    女子上衣裸|露了一大片,滾圓白嫩的玉兔大有要躍出來的趨勢,俏弱的肩膀上有一道驚人的爪痕,就差那麼一點點破壞了女子那性感的部位了,簡直不幸中的萬幸。

    再往下看,最致命的傷口應該是女子的腿部,從大腿外側有長長深邃的爪痕,一直到了腳踝,長度快接近一米了!

    一個女人腿長一米都是極品了,結果生生的被這樣撕開,看得莫凡也是一陣惋惜。

    “竟然還活著。”莫凡發現女子還有氣息,主要是失血過多。

    拿出了比較高檔的血劑,莫凡為為女子補充損失的血液。

    她的傷口都沒有經過任何的包扎和處理,看來之前很長時間都在逃命,沒有機會……

    莫凡也是救苦救難,再一次取出了心夏留給自己的帕特農神廟的良藥,保住女子的性命!

    心夏給的藥也是強效的夸張,明明奄奄一息的女子竟然很快有了均勻的呼吸,連流血不止的傷口都在緩慢的愈合!

    “嚀~~”

    女子發出了一聲輕輕的呻吟,她睜開眼楮,看到的是一張人類的臉龐,整個人微微一顫,旋即大松了一口氣。

    “啤啤啤啤~~~~~~~~!!!”

    莫凡都還沒有來得及說一句話,忽然听到不遠處傳來了難听噪耳的啼叫聲。

    芍女豁然站了起來,貧血使得她一陣頭暈目眩,但她還是勉強站住,目光倔強的盯著那頭古銅牙山人。

    古銅牙山人追了這麼遠,依舊沒有罷手的意思!

    “你趕緊逃吧。”芍女沒有回頭,只是冷淡的對莫凡說道。

    莫凡張了張嘴,仔細打量了一下芍女的側臉,發現她有著一股與穆寧雪比較接近的氣質,這種如冰山一般的堅毅很少會在女法師身上看到,偏偏這樣的女子其實是特別有魅力的!

    “你傷這麼重,還是我來吧。”莫凡開口說道。

    “愚蠢!!”芍女忽然語氣加重,聲音變得更加充滿不可抗拒,“你知道它是什麼嗎,想活命就趕緊跑,跑得越遠越好!!”

    一想到之前那些為了保護自己而死的軍法師,芍女內心便有無窮無盡的怒火在翻騰,既然躲不掉,那就與這古銅牙山人決一死戰,鹿死誰手還很難說!

    “啤啤啤啤!!!!”

    那古銅牙山人狂啼著,身體化作了離弦之箭飛竄過來,風聲呼呼,氣勢如浪!

    雖然在莫凡眼里古銅牙山人都他媽長一個丑比樣,但莫凡可以肯定這是自己沒有遇見過的另外一只古銅牙山人!

    “想行凶,問過我沒有??”

    莫凡往前一踏,全身電弧如龍如蛟狂舞……

    手臂交錯,兩道肆意狂掣的雷電光束飛向了古銅牙山人!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