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

    海風柔和,白色的浪花也是那般溫和,臨近小小沙灘邊有幾朵野花在輕輕的搖蕩著,一雙老舊的拖鞋小心翼翼的放在旁邊,特意沒有繞開了這幾朵在海邊別樣的色彩。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老婆婆背著陽光,身影消瘦卻是帶著幾分悠然,舒服的坐在了自己搬來的椅子上。

    “嗚嗚嗚~~~”

    一個哭聲從旁邊傳來,老婆婆還沒有來得及享受這份安逸的時光,隔壁的小女孩就跑了過來,眼楮紅腫著。

    “怎麼了,小東霞?”老婆婆不解的問道。

    “我的小飛死了,它明明一直都很听話,每到這個時候都會來跟我玩,等我放學,可今天它沒有來,于是我到您院子里去找它,結果它落在了樹下,不會飛,也不會跳,我怎麼喚它,它都沒有反應。”女孩顯得很傷心。

    “怎麼死的呀?”老婆婆問道。

    “我也不知道,我把它埋在樹下了,以後再也沒有人等我放學了,嗚嗚嗚~~”小東霞哭著說道。

    晨穎外婆輕嘆了一口氣,小東霞是一對獵人夫婦的孩子,他們夫婦經常在外,對小東霞很少有什麼照料,以前是一位跟她年齡差不多的老奶奶每天會等她放學,那位老奶奶走了之後,小東霞養了一只非常有靈性的小雀,小雀每在下午接近傍晚時分都會在院子口等她,這讓她小小的孤獨生命里有了一個伙伴。

    晨穎外婆很奇怪,它不明白那只小雀為什麼會死,小雀應該是有些許妖魔的血統,雖然不可能成長到有戰斗力的程度,卻也不是那種輕易會死的小生命……

    “沒關系,以後我會等你的,岩奶奶還有幾年,能陪你長大。”岩氏說道,

    “真的嗎?”

    “恩。往後爸爸媽媽不在,就到我這來吧,你的晨穎姐姐也會教你很多東西。”

    “好!”小東霞重重的點頭,急忙用手去抹眼淚。

    勸好了小東霞後,岩氏看著小東霞離開的玲瓏小身影,不由的嘆了一口氣。

    一個孩子需要靠一只小雀來保存那份微不足道的快樂與陪伴,看得都令人心酸。

    為什麼如今的年輕男女可以這般心安理得,假如還收不住心,假如還享受那種刺激的生活,假如還對金錢有著盲目的追求,就別讓孩子這樣輕易的誕生,留她這麼小的一個孩子孤獨的成長,孤獨的期盼,孤獨的等待……這何嘗不是一種罪孽?

    岩氏沒有了那份安逸享受的心情,起了身,緩緩的走回到自己的院子里。

    她看到了院子樹下那個被拋開的痕跡,顯然是小東霞埋小雀的地方,岩氏猶豫了一會,蹲下身子將土慢慢的拋開,想看看那只小雀是怎麼死的,她可不希望這樣的一個安逸之地存在著某種威脅!

    她是老了,可消滅一些作怪的妖祟還是沒有太大問題的。

    “奇怪?”岩氏已經挖到了該挖的位置,可它的尸體竟然已經不完整了,仿佛埋在這里有超過一個星期了。

    一堆羽毛,還有一些腐肉……

    為什麼尸體降解的速度這麼快?

    岩氏緩緩的將土蓋上,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過了幾分鐘,岩氏忽然抬起頭看著院子,那雙沒有什麼光芒的眼楮忽然間露出了駭然之色,老手也不由的顫抖了起來。

    “難道是真的……難道是真的!!”

    “可是……”

    “沒有別的可能了!”

    “我早該想到,我早該想到!!”岩氏忽然間跟瘋了一樣,不斷的將眼前能夠看到的東西給砸了出去。

    沒多久,岩氏慢慢平靜下來,可從她身上卻是散發出了一股龐大凌厲的氣息,這股力量明明壓制在她的身體之中,可院子里所有東西被刮得東倒西歪,院子里那棵樹更是在這氣勢下壓得彎折了!

    她看了一眼外昆崳山的方向,佝僂的身軀竟然爆發出了一股驚人的力量,在剎那之間飛竄出了上千米,明明前一刻還是一個風一吹都會倒的老人,這會卻已經翱翔而飛,雄鷹般怒擊長天。

    ……

    ……

    蒲公草依舊在半空中翩躚飛舞,美麗得如最純淨無暇的小精靈,歡快的依在它們的保護神周圍。

    天冠紫椴神樹在陽光的照耀下反射出點點紫色的光斑,茫茫青色的草海廣袤無垠,擎天矗立的神樹又是如此美輪美奐,偏偏在那光線屢屢成束、成幕的樹下,刺目鮮紅的血如溪水一般順著那粗壯無比的長根,順著泥土的溝壑在流淌,慘不忍睹的尸體橫七豎八的分散在不同的位置上,連盤繞和吹拂的風,都已經滿是死亡的味道……

    “看來天冠紫椴樹都不歡迎這些殘暴的山人,借著這些彩尾妖雀,我們一口氣把山人全滅了!!”聶冷山的聲音傳遍了每個人的耳中!!

    樹葉層與大地之間也是一片相當空曠的區域,此刻卻是飛繞著無數彩尾妖雀,它們似乎對山人的闖入忍無可忍了,竟然群體發動了攻擊,要將山人徹底消滅。

    同樣的,人類軍隊也陸續跟隨著蒲公草的聚集抵達了這里,之前那些進入這里的獵人們也有很多聚集于此,山人給大家帶來的殘暴與虐殺已經徹底激怒了所有的獵人,在政府與軍隊的領頭下,他們也都組成了廝殺之隊,必須將這群山人徹底消滅,奪回人們在這些山人喪失的尊嚴,也為慘死的那些人報仇雪恨!!

    獵人平日里都過于松散,平均實力或許會領先軍隊一些,但他們無法像軍隊那樣訓練有素,更無法像軍隊那樣即便面對成千的妖魔大團體也一樣有壓倒性優勢!

    法師形成團體,防御時如堡壘,進攻時元素炮轟,戰斗力絕對會比小隊伍作戰和單槍匹馬面對妖魔要出色很多,再加上法陣法師的存在,便不再單純的是一個戰將級的生物可以應戰七八名中階法師的比例了!

    帶隊的那位軍統確實是一位出色的領隊,再有聶冷山這位音系高手在把控全局,這場圍剿復仇上,山人很快就慘死了兩千之多……

    陰險狡猾的古銅牙山人在這樣巨大的壓力下也終于沒法再鬼鬼祟祟的藏著了,大概有七只古銅牙山人,它們憑借著統領級的可怕戰斗力撐住了人類法師的狂攻……

    “為芍女和兄弟們報仇,跟我沖,殺了這般狗娘養的!!”四大五粗的軍官怒不可止的吼道。

    他帶著自己的精英百人團,強行在山人陣營中撕開了一個口子,霎時召喚法師們的召喚生物如潮水一樣沖了過去,開始瘋狂的撕碎山人那魚群效應的招式,這讓山人族群再一次節節敗退,開始瘋狂的樹根坡地帶靠去。

    鮮血越來越多,一條條血溪匯聚,滲透到土壤與那些粗壯的樹根中……

    山人的尸體,七彩妖雀的羽毛,人類的斷肢,混亂在一起,將這里一下子化為了一片血的地獄。

    ……

    “我們也殺下去吧,這麼熱鬧,怎麼可以少了我們??”趙滿延站在樹層世界,滿臉興奮的樣子。

    有了魔能,這家伙就變得一副能夠操|翻全世界的高傲姿態了!

    莫凡看著那些忽然間朝山人發動攻擊的七彩妖雀,不久前他們還在思考著怎麼利用這些七彩妖雀去對付掉山人,看得出來它們和山人是敵對關系,殊不知這些七彩妖雀本身就暴脾氣,直接沖下去和山人廝殺了起來。

    山人被人類圍攻,後方和上方再受到七彩雲雀的攻擊,可謂是死傷慘重!

    “這支軍隊戰斗力很驚人,是誰在帶隊?”靈靈問了一聲。

    能夠與戰將級族群、部落廝殺的軍隊可不多,一個戰將級若是進攻時機合適,可以輕易的滅掉一個百人軍法師團,而這次殺來的軍隊人數不多,可好像每一個人實力都很強,明顯不是那種普普通通的軍團。

    “聶冷山是指揮,領隊也是一位老道的軍統,這應該是煙台的王牌了!”芍女說道。

    “聶冷山?好像有听過這個名字。”莫凡說道。

    “國內高階法師里面最強梯次的人物了,再加上他是音系法師,在這種戰爭中的作用甚至有的時候可以超越一些超階法師。”靈靈說道。

    對于國內的一些風雲級人物,靈靈都是有了解的,沒有想到這次的指揮會是聶冷山,難怪強如山人這樣的戰將級部落都被殺得招架不住……

    “犬男強,還是聶冷山強?”莫凡隨口問了一句。

    犬男是莫凡在高階里面遇到實力很猛的了,單打獨斗的話,莫凡勝算不大,當時也是有穆寧雪,才將他給滅掉。

    “犬男這種在高階領域算強,但不算頂尖,聶冷山估計十個回合內能解決掉犬男。”靈靈說道。

    凜咒地獄三頭犬的實力靈靈大概心中有個數,所以即便沒見過莫凡和犬男之間的戰斗,她也清楚怎麼個對比。

    “那是有點強……國內還是高手多啊!”莫凡感慨了一聲。

    “小炎姬進階後,你估計有希望和他打一打吧。”靈靈說道。

    說到小炎姬,莫凡不由的眼楮一亮!

    “所以,我們到底是下去還是不下去??”趙滿延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不急,那只古銅牙大山人還沒有出現,那個家伙才是我們的目標。”莫凡說道。

    那一爪,莫凡可不會忘記!

    (第一章~~~~~~會補昨天沒更的,今天補不完,明天會補,今天至少三章,能寫得動第四章的話就一口氣更了~不能的話就明天,一口氣寫太多,我身體吃不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