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殺死古銅牙山人很重要,山人也是屬于那種懂得排兵布陣的妖魔,而這些都源自于它們的統領,擊垮了統領,整場戰斗也會變得容易很多。請大家搜索(?a 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 class="__cf_email__" data-cfemail="b8c6f8">[email protected]</a>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你說的那個家伙是那只嗎?”芍女忽然指著樹根坡位置,一只身子半藏在樹凹槽的山人那里。

    下面的戰斗太混亂了,要尋找到準確的目標真的很難,莫凡目光尋過去,詫異的發現正是那頭古銅牙大山人!

    古銅牙大山人鬼鬼祟祟的躲在那里,不見怎麼出手,不過它的位置離一位軍方領隊非常近,似乎想要給予那人一擊斃命。

    “那家伙,就知道搞偷襲,話說你是怎麼發現它的?”莫凡問道。

    “心髒跳動,其他山人都跳動得很激烈,就那個家伙跟不存在一樣。我比較擅長听心率,所以只要是活物,很少能夠逃過我的听覺的。”芍女說道。

    “那可幫了大忙了!”莫凡冷冷的盯著那個古銅牙大山人。

    總算可以報仇了,這一次莫凡會讓它嘗嘗更痛苦的滋味。

    “趙滿延,你把她們送到大隊伍里,相對安全一些,我去把那古銅牙大山人給滅了!”莫凡說道。

    “****的,怎麼我又當保姆,你去耍英雄?”趙滿延不滿的道。

    “行,我送她們到安全地方,你去滅了古銅牙大山人。”莫凡道。

    “我當保姆。”

    ……

    趙滿延保護,莫凡是絕對放心的,即便要穿過這鮮血淋灕的戰場,想來不被七八個古銅牙山人,或者上千只山人圍攻,都奈何不了他那龜殼之力。

    “我和你去。”芍女目光堅定的說道。

    “你傷不要緊了嗎?”莫凡問道。

    “沒事了。”

    劉小佳的治愈對付她的那種傷勢還是很輕松的。

    莫凡知道芍女實力強,有一個音系法師在,自己穿梭在戰場之中也會方便很多。

    “莫凡,小心一點。”靈靈忽然一臉嚴肅的說道。

    “怎麼,你有不好的預感嗎?”莫凡說道。

    靈靈是一個超級智囊,她能夠做很多事情的解析,可假如事情過于復雜,而她又沒有獲得足夠多的信息,她便會做很多種假設,這些假設里自然會有很多不好的,她無法完全道出來時,便會特意提醒莫凡。

    “嗯,有些事情我感覺解釋不通,總之小心!”靈靈說道。

    “好,我答應你,情況不對就跑。”莫凡笑了笑,順手捏了捏小美女的臉頰。

    奇怪的是,這次靈靈沒有不滿,不過看她的樣子倒不是允許莫凡捏她臉蛋,而是正陷入到了思考。

    ……

    莫凡和芍女轉了一些方向,打算從樹層世界這邊先抵達那個古銅牙大山人的上方,然後直接跳下去殺那家伙一個措手不及。

    如此的話,莫凡和芍女就要途徑那些底層妖雀的地盤了,這次有芍女在,她的音系魔法倒是可以讓他們很輕易的避開妖雀的襲擊。

    “情況不對就跑?你專門做這種事情嗎,你不是應該是一位大英雄嗎?”芍女似乎對莫凡的事跡了解一些,忽然間回過頭問了一句。

    “我跟你說,英雄這玩意兒其實不存在的,大都是因為有一個人跳河快溺死了,你身邊有一條不會游泳的狗,一只視而不見的貓,一個只會大喊大叫的女人,只剩下你這麼半吊子會水性的人,不得不去。我其實是介于沒法視而不見和也不想涉險一起被淹死的自私之間。”莫凡說道。

    “你這是什麼歪七八糟的理論。”芍女沒好氣的道。

    “簡單來說就是,有比我厲害的人,我絕對不會跳出來做那個傻叉;必死無疑的,老子一定跑!”莫凡說道。

    “可古都的事情,我听說那是九死一生,你還不是站出來了嗎?”芍女說道。

    “哦,那是橫豎都是死,我選擇豎著死罷了。”莫凡說道。

    “……”芍女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芍女一直都表情冷淡,對待莫凡的救命之恩其實也沒有展露出多少該有的熱情,事實上芍女知道莫凡這個人已經很長時間了,從天賦排行第五,到世界學府之爭,再到後面所公布的古都浩劫大英雄,在芍女的想象之中,此人應該是儀表堂堂、浩氣如山、舉手投足之間就有一種指點江山的領袖氣魄,否則怎麼能夠做到那麼多不可思議的事情……

    她沒有想到見到這位傳奇人物是自己重傷快死的情況,而這個家伙跟那些色男人沒一點分別,猥瑣、好色、還假正經,說出來的話有的時候還讓人特別的無語,跟他的同伴趙滿延說話時候,那更是出口成髒、不堪入耳。

    說實話,這兩個鼎鼎有名的國府選手形象在芍女面前簡直破敗得不成樣了,這讓芍女好勝心、好奇心一下子散了大半,還指望打敗一兩個國府選手證明一下自己……

    “一個連禁咒法師都很難挽回的災難浩劫,卻被你這樣的魔法師給平息了,你的運氣可不是一般的好。”芍女說道。

    “不是運氣。”莫凡對芍女這句話有些不滿,他也知道很多人對這件事其實也存在著偏見,接著道,“是你們習慣性的一件事的功勞歸功到某個有名有姓的人身上,然後為了讓大家記住偉大的事情,刻意的把某個人英雄化、偉大化,而當時我正好拿了世界學府之爭第一名,老韓寂一公開,更多人就下意識覺得這件事是我做的。你想听具體的細節嗎?”莫凡一邊走,一邊回應著芍女的那些偏見。

    “你說。”芍女確實很想听。

    “鐘樓魔法協會打算啟動斷頭台計劃,用十名高層的命換撒朗的命,那可是十位超階法師啊,他們功績磊磊,地位超然……就因為這是他們唯一一次最接近黑教廷紅衣主教撒朗!黑教廷妥協,用撒朗的命換煞淵秘密,給了古都唯一一個生機。為了抵達煞淵,我們做過慘無人道的事情,用那些無辜的人性命去引開亡靈,這些人不是法師,他們手無寸鐵,任由亡靈啃咬,就為了幫沖鋒隊吸引一些火力。而整個沖鋒隊也只有沖到煞淵入口的計劃,卻沒有回去的計劃,我和我朋友被保護在隊伍的最中央,他們不允許我們釋放任何一個魔法,只要求我們到了煞淵之後盡一切可能去找到亡靈之祖,我們一路沖向煞淵,身邊的人一個接一個死去,中階的、高階的、超階的,名字我記不得幾個,只知道那個時候命是最廉價的,連最親密的戰友死了,也不會去多看一眼……假如要我去做這些人,我覺得我做不到,我比他們貪生怕死,很不巧,我是那個被保護的人,也正好是能進煞淵的……”

    “死了那麼多人,沒多少人會去記得他們,本身那個時候大家都是自願出戰,誰都不知道誰叫什麼。他們都死了,我活著,所以這個大英雄之名一下子全落到了我的頭上,傳著傳著,就好像這是我一個人的功勞……拉倒吧,我沒那個本事,我最引以為傲的就是把世界各國的學府高手給全打趴了。古都的事情,我沒覺得是自己做的,何況真正解救古都的人不是我,那個人名字都沒被提及。”

    莫凡這一番話,听得芍女不由的愣住了,她回頭看著莫凡,看著莫凡輕描淡寫的把當時的細節給道出,臉上卻一下子變得沒有了半點血色。

    “對不起。”芍女說道。

    “你好像對古都的事情有執念,你有親人在那里死了嗎?”莫凡一眼就看穿了芍女的過度關注,開口問道。

    “我父親在那里,他不是法師。我听了太多關于你的事情,每听到一次,我就會想到他給我留得那份信……”芍女說道。

    “信上說什麼?”

    “他說他選擇了一個男人該做的事情,盡管非常微不足道,但他沒有後悔。”芍女說道。

    “他誘餌隊伍里是嗎?”莫凡也愣了一下,很快反應了過來。

    “我到了古都,想殺掉那個讓民眾當誘餌的決策者,我找了很久,後來才知道那位決策者自己也在隊伍里……從那一刻,我才明白古都能夠存活是有多不容易。”芍女說道。

    莫凡也算明白,為什麼自己救了芍女的命,她對自己一副懷有不滿的態度。

    他父親死于無名,而自己活著卻一身榮耀。

    她說的對不起,是對自己偏見的道歉。

    “過去的事就不說了吧,咱們先解決眼前的問題。”莫凡指了指下方。

    這個時候他們已經穿過了妖雀的領地,抵達了那個古銅牙大山人的正上方,古銅牙山人自然不可能發現它頭頂上的樹層世界有兩雙眼楮正盯著它。

    “等它身邊少一些山人我們再下手。”芍女說道。

    “恩,不過你自己要小心一點,其實我跟靈靈一樣,對整件事有一些奇怪的感覺……”莫凡說道。

    “為什麼?”

    “那些蒲公草會飛向這里,好像不是山人所為……那問題是什麼東西在幫助山人狩獵人類呢?”莫凡說道。

    (第二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