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和心夏道得這個別讓莫凡極其鬱悶,小炎姬跟媽媽去了,自己身邊就只剩下一頭小妖精蛇和一羣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白狼,沒有了小炎姬的附體能力和強大的雙魂火之力,莫凡多少有些沒安全感。

    仔細想來,總是靠小炎姬也不是個辦法,小炎姬是讓自己的火系能力在沒有強大魂種、刻苦修煉、特殊加持的情況下獲得了同級絕對的壓制力,可自身也得變得強大起來,這個強大一方面是火系修爲得強大,畢竟是基礎,另一方面得在不依賴炎姬附體的這種霸道狀態下把自己其他系的短板給逐漸補起來。

    自己即便沒有火系,還能夠直接使用的都有六個系,這些繫有些技能由於沒有去認真練習和專心強化,變得非常雞肋。面對的敵人、對手級別越來越高,這些短板能力越是不去刻苦修煉加強,就越沒有作用。

    廈門之行,莫凡是體會到了實力永遠都是不夠的,可自己讓把修爲變得更紮實技能更強大,能做的事情就會變得更多!

    ……

    ……

    高空的空氣冷颼颼,純白的雲團像一塊一塊片皮冰一樣鋪懸在下方,看上去倒是非常的唯美,偶爾穿過一些比較薄的雲層,還能夠看見下方褶皺起伏植被稀疏的地貌,過往那些高聳的山,深邃的谷,遙遠的道路,從高空俯瞰下去都變成了一些小小的褶皺、長痕、溝壑。

    “原來帕特農神廟還知道這樣一條神奇的路線,這樣也好,節省了飛機票的錢。”莫凡靠坐在克里卿的鋼鐵獅鷲背上,舒適的翹起了二郎腿。

    克里卿是一個非常敦厚的人,作爲這次航班的乘務長,他不僅爲大家提供了耐力超出尋常的鋼鐵獅鷲這架毛絨絨大坐騎,還全程用自己的魔法給大家維護着一個結界,防止高空狂風鞭策,這樣風就會變得柔和舒適。

    “我也是第一次走這條路線,還多虧了佩麗娜賢者、杜維祭祀以及衆位騎士。”克里卿顯得彬彬有禮,語氣中帶着對幾位同行者的尊敬。

    近期航線不太平,一些領空都遭到了妖魔的侵佔,希臘到中國的航班十個有九個都取消了,爲了趕時間,莫凡和趙滿延也只能夠乘坐克里卿的坐騎了。

    克里卿遭到了懲罰,現在被降到了信仰殿,作爲祭祀的一名隨從法師,也就是那名杜維祭祀的手下。

    不過杜維祭祀是心夏那邊的人,是芬哀的大哥,這樣安排說白了就是讓克里卿帶罪執行任務一段時間,等這次事情過了之後,再慢慢將他的職位給升調起來。

    騎士他是做不了了,但整個帕特農神廟又不是隻有騎士殿,他要是能夠在信仰殿站住腳跟,榮獲祭祀職位的話,反而作用更大。

    祭祀的職位和金耀騎士平級,由於金耀騎士一般和女賢比較親近,獲得的尊敬會更大一些,但祭祀更有實權,帕特農神廟上上下下人員管理基本上要經過祭祀們的同意。

    佩麗娜是女賢者,暫時分不清楚她的派系,即便在當時聖女候選階段這個人好像也沒有站過隊。

    佩麗娜是一位經常外勤的女賢者,一副對殿內爭鬥毫無興趣的樣子,塔塔得知佩麗娜需要前往天山之痕,一想到莫凡如果因爲航班無法回到中國又要多逗留幾天,於是塔塔親自出面讓佩麗娜執勤的時候順便把莫凡和趙滿延這兩個人給捎上。

    爲了讓莫凡早點滾蛋,塔塔特別同意給克里卿安排了一個祭祀隨從的職位,好讓他戴罪立功。

    克里卿一聽能夠和莫凡、趙滿延一起外出,整個人顯得很興奮,趙滿延這傢伙可不止一次在他面前提及他們周遊世界的各種奇妙驚險經歷,什麼亞馬遜、索馬里、撒哈拉、金字塔……

    男人骨子裏都有一個冒險精神的,克里卿敦厚老實的聽從家族安排,成長路上幾乎沒做過任何出格的事情,這次被踢出騎士殿,克里卿反而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終於可以做點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克里卿,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你家族裏的人沒找你麻煩嗎?”騎士裏,一名女賢騎士問道。這是一名銀月騎士。

    “威廉大哥,他們叫我不要回去了……所以我正好出來走走。”克里卿笑着說道。

    “……”那位銀月騎士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嘆了口氣沒再詢問。

    “沒事的,克里卿。這件事過錯在誰我們都明白,你只是沒得選擇,這次任務完成,你表現良好的話,我很快就會讓你進入見識祭祀,我記得你在入帕特農神廟之前,祭祀學術是滿分的吧,後來爲什麼去做了騎士?”杜維祭祀倒是很看重克里卿。

    “是……是我後母的意思,她可能覺得騎士更符合家族的狀況。”克里卿低聲說道。

    “克里卿騎士學術也是滿分。”銀月騎士威廉說道。

    “可以啊,天然呆,沒有想到你這麼後知後覺的竟然還是個學霸,沒事,沒事,跟着我們混,保證你出人頭地!”趙滿延笑着說道。

    銀月騎士威廉很嫌棄的撇了一眼莫凡:“能不再出事就很不錯了。”

    這個時候女賢者佩麗娜也往這裏看了一眼,就那麼淡然的一掃,似乎這句話在之前她就想說了,這會正好有人開了頭,她道:“我看在塔塔前輩的份上帶上你們,希望你們不要給我惹麻煩,尤其是干涉我的事物。我會負責將你們帶到天山之痕,在那之後你們出了什麼情況我不會再負責。”

    聽着佩麗娜那幾分傲慢和不耐煩的語氣,莫凡和趙滿延保持着我有一句心裏話沒有講出來的微笑。

    “她好像很看不起我們。”趙滿延低聲對莫凡說道。

    “這還用好像,她跟我們說話的時候,眼珠子都不願意放我們身上,要望天。”莫凡道。

    “媽的,我最受不了這種高傲女,可惜了,穆白這傢伙英年早逝,不然讓他配點藥,看我不弄得她上天入地的。”趙滿延滿嘴騷話。

    ————————

    (趕緊碼一章~~~~~)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