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別告訴我,紫椴樹的消息就是你派人散布的?”莫凡看著執念無比的童尚,開口質問道。

    “不錯,是我做的,當然,山人的出現不是我所預料的,何況我只是如實散布消息,誰都知道紫椴樹是搖錢樹,即便有危險也是獵人們自己承擔。”童尚並沒有對這件事做隱瞞,坦然的說道。

    “去你媽的!”莫凡直接抬起一腳,狠狠的踹在了童壯的肚子上。

    童尚可是官員啊,在聶冷山以及其他幾位軍統的面前,他相信自己絕對安全的,哪知道莫凡會這樣無所顧忌,說踹就踹!!

    童尚直接被踢得人都翻出去了,下巴撞在堅硬的樹根岩上,門牙直接斷了一顆,滿嘴的都是血!

    “你!你找死嗎!!!”汪大闊勃然大怒,指著莫凡好半天才吐出這樣一句話來。

    而那幾位軍統更是一下子把莫凡給圍住了,一個個怒目相視。

    剩下幾個政府那邊的魔法師則是急忙跑到童尚的身邊,惶恐無比的去扶他起來。

    童尚整張臉鐵青,他用手抹了抹嘴邊的血,眼神雖然發著狠意,卻推開了身邊的人,重新走了剛才的地方,冷冷的開口道︰“莫凡,這一腳我領了,就當是我這個煙台安全官對山人誤判的失職,也為那些死去的人接受下了。但是,你若要阻止,可休怪我對你不客氣,即便你是世界學府之爭第一,你是古都的大恩人,我也絕不留情!”

    童尚擺了擺手,示意那些軍人們不要動武。

    “不愧是當官的,你的一個失誤死了那麼多人,說句我願意道歉的話就過了!”芍女也是對童尚的行為感到極度不滿。

    “哼,你們算什麼東西啊,在這里對童長官指手畫腳!”汪華冷諷了一聲道,隨後又轉向汪大闊開口道,“叔叔,您是支持童長官的吧?”

    “這個,我需要與協會其他幾位長老商議商議。”汪大闊說道。

    汪大闊代表煙台最大的魔法協會,他其實確實也很心動,所謂水漲船高,城市發展好,魔法師人才多,他們魔法協會地位自然會不一樣,蓬萊魔法協會終究還只是算地方級協會,影響力太弱了。

    聶冷山雖然代表軍方,然而他是作戰指揮的參謀,不是負責城市安全與建設的決策者。

    假如童尚發起這個計劃,相信煙台的軍方老大也是會同意的。

    先不說外昆崳山的那些紫椴樹資源就令人垂涎,這天冠紫椴神樹更是神之恩賜,既然那位霸主已死,相信是可以佔為己有的。

    “這場戰斗還只是個開始,為了煙台,為了安居樂業繁榮強大,不能懼怕流血犧牲,相信很多人將來會以戰死埋葬在這天冠紫椴神樹下為榮。”童尚繼續說道。

    幾位軍統明顯都是以童尚馬首是瞻,他們願意為童尚的這個計劃赴湯蹈火。

    聶冷山沒有發言,假如最終決定是將外昆崳山作為安界,將天冠紫椴神樹拿下,他也只能夠繼續戰斗下去。

    面對童尚這種官員,莫凡也沒有太好的辦法,哪怕去請動祝蒙議員,邵鄭議長,自己總不能以感覺這里不太安全為理由駁斥掉一座城市將來的無限可能,哪怕再為那些慘死的獵人不甘,獵人們終究是自願前來,死亡之責主要在他們自己身上,甚至童尚做得並沒有任何問題,在山人這種巨大威脅存在的時候,他調遣了足夠強大的力量前來剿滅,拯救了那些很可能全軍覆沒的獵人。

    那些獵人們對童尚更多的是心存感激!

    至于山人消息的傳遞這件事,事實上在莫凡讓高老師前去報信之前,已經有其他獵人告知了政府了,莫凡除了殺死了古銅牙次首領這個功勞之外,其他的也就那樣,影響不了什麼。

    權力,還是掌握在權力者的手上,莫凡能做的貌似也就是看他不順眼踹一腳對方也不敢拿自己怎麼樣的程度了!

    “莫凡,算了,這是他們煙台自己的事了。”趙滿延勸說道。

    “聶冷山,幫個忙,假如你們在探索樹層世界的時候發現這個圖案,幫我拍下來。”莫凡倒是不忘圖騰的事情,將推演出來的圖騰印記遞給了聶冷山看。

    “好。”聶冷山爽快的答應了。

    “還有,探索的時候小心點,一定要小心。這天冠大紫椴神樹沒那麼簡單。”莫凡認真的說道。

    “你們有足夠的證據表明在里很不安全嗎,若是有,這個計劃是不會被議員們通過的。”聶冷山覺得莫凡他們的擔憂是不會錯的。

    “沒有。”莫凡回答道。

    興許再往樹層世界更高的地方探索會有一些驚人的結果,可他們的實力和狀態已經不允許繼續往上了,四命蜥虎那邊已經是一個極限了。

    聶冷山也沒有再說話。

    聶冷山相信莫凡這種人的直覺是很有必要重視的,但直覺說服不了已經看到了煙台未來蓬勃富強的官員、軍官、協會高層、獵人們……

    ……

    “童先生,有些兄弟們的遺體很難回收。”那位四大五粗的軍官前來,開口對童尚說道。

    “難也要收回來,別因為碎了就隨意拋棄!”童尚並不是腦殘的官員,他很明白如何去獲取人們的尊重,那些都是戰死的人,若不好好安葬他們,會引來民憤!

    “不,不是這個問題……”這位軍官剛要陳述,樹層世界上忽然間傳出了非常嘈雜的聲音。

    那些最低級的妖雀莫名的飛出了它們的地盤,開始發出尖銳無比的叫聲,成群成群的盤繞在碩大的樹蔭天空下,懸于那些還留在天冠紫椴神樹下的的人們。

    “這些妖雀想干嘛,不會是妄想驅逐我們吧?”童尚抬著頭看著這些低級妖雀,不由的冷笑了起來。

    妖雀是最低級的樹層世界棲息者,它們的實力比普通奴僕級還要弱上一些,主要是數量非常多,群起攻之有些煩人,可軍隊要消滅它們並不是太困難的事情。

    真正強大的是那些七彩妖雀,這些妖雀們的實力和山人相當,是棲息在四命蜥虎之上的樹層世界,大概在樹之海拔四千多米的高度上,這個高度之上七彩妖雀眾多,它們相比于那些低級妖雀就等于是貴族了!

    “先不管它們,只要它們不攻擊我們……哦,那些七彩妖雀好像飛回來了,沒有想到它們對山人那麼恨,追了這麼長時間。”童尚說道。

    “是啊,想來它們把所有逃跑的山人都殺了,這倒是給我們省下很多事,節省了許多時間,只可惜,沒多久我們就要和它們開戰了。”孫軍統說道。

    “它們對我們人類還比較友好,它們飛回來也好,管一管這些雜毛妖雀,听它們尖叫簡直煩死了!”童尚不耐煩的道。

    童尚打算讓聶冷山帶人去探索整個天冠紫椴神樹,最好把天冠紫椴神樹雲頂樹冠上棲息著什麼生物也搞清楚,那樣他們才好針對出動多少法師軍團。

    ……

    樹根坡下,鮮血泉水一般滴落在土壤上,也滴在了一名三十多歲出頭的女獵人的肩上,就在這時旁邊一個結實的大手伸了過來,用手背遮住了滑落下來的血水,避免了女獵人被澆了一身血水。

    女獵人微笑的轉過頭,看著溫柔細膩的男子道︰“這次我們可以得到一大筆錢,哪怕一兩年什麼都不做,也可以好好的過日子了。我有點想小東霞了,我們該好好陪陪她的。”

    “恩,听你的,那我們就休息一年,正好閉關修煉,看看有沒有希望突破到高階,哪怕我們其中一個突破了,以後都不用這樣風餐露宿了,呂大世家那邊我都聯絡好了,以後我們還是跟著大世家吧,日子安穩一些。小東霞將來也算是名門出身了,不用像我們這樣天天刀尖上舔血……”東甲立笑著說道。

    女獵人重重的點了點頭,剛要說話時卻听見一聲啼叫聲,就在她的頭頂上方非常近。

    女獵人下意識的提高了警惕,目光凌厲的注視著上空,當她發現是那些追殺山人的七彩雲雀飛回來後,不由的松了一口氣。

    “是它們啊,這次它們可幫了大忙了。”女獵人青舒臉上綻開了笑容,“我記得小東霞也養了一只小雀,看來雀是我們的吉祥物啊。”

    女獵人青舒發現這只七彩雲雀正緩緩的落下來,她所幸伸出了手,將自己的一片充饑餅干往上遞,向這只七彩雲雀表達自己的友好。

    七彩雲雀落到了離女獵人青舒不到兩米的位置,忽然,它的翅膀重重的扇動,身體化作了一道凌厲的風鑽,帶著濃濃的殺意朝著女獵人青舒刺去!!

    “小心!!”東甲立危險意識極好,第一時間施展出了光之庇佑,將女獵人青舒保護了起來。

    青舒嚇得連連往後,還好光之庇佑出現的及時,不然她很可能被這七彩雲雀施展的風鑽給直接打穿身體。同時青舒又有些不敢相信,這些明明非常友好的七彩雲雀為什麼攻擊自己,是自己做了什麼讓它們憤怒的事情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