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

    莫凡沒有繼續待在拉薩,天知道那個智障的莫勒裁教自己找不到那個真正的異端,最後把麻煩找到自己的身上。

    和克里卿和杜維祭司打了一聲招呼,莫凡、穆寧雪、趙滿延、蔣少絮、靈靈五人便直接前往了天山腳下,那位佩麗娜女賢者也是需要前往盼鎮的,但莫凡也懶得等他們了,既然有了比較價值的線索,直接去找就好了。

    ……

    盼鎮,坐落在天山南麓,它和其他一些特殊的驛站有很大的不同,因爲它的出現確實如之前說的那樣,是由於那些天山失蹤者們的親屬期盼着他們的歸來自發的在天山腳下的一個河水帶搭建木屋居住,逐漸形成了村落、鎮子,後來那些想要前往天山的人也爲了尋求物資和落腳的方便,紛紛都往盼鎮去了,將這裏發展成了一個前往天山的南面出發地,陸陸續續獵人、探險家、僱傭軍、學生、歷練者擠滿了這座小鎮。

    新疆本地民衆不多,大多是外來者。

    抵達了盼鎮的時候,這個完全是因爲天山之名而成立的鎮子比魔法想象中得要大不少,接近有半個博城了。

    莫凡還以爲這裏可能會像許多法師驛站那樣比較簡陋,房屋以實用性爲主,道路上會坐滿那些商販,賣魔法藥劑的,賣防具的,賣魔石的,賣信息圖的,求隊友的……

    “這個副本,相當熱鬧啊,山腳下都發展成了一個大鎮,比許多城市的魔法集市還熱鬧。”趙滿延說道。

    “這些人都不怕死的嗎?”莫凡說道。

    “天山那麼大,根據不同的海拔也分許多層,這麼多的法師,應該不是所有人都是衝着冰川積雪層去的,其他幾個層同樣有不少寶藏。”靈靈說道。

    要進入到冰川積雪層,實力怎麼都得高階級,整個盼鎮法師少說五六千,實力可都沒有達到高階……

    但看得出來,會到這裏的法師們明顯都不是混子,整體實力和戰鬥氣勢都要比其他地方高出很多。

    “喂,你們三個,有帶我們在國府的徽章嗎?”蔣少絮忽然問道。

    “有啊,這東西還蠻好用的,可以找到其他人的位置。”趙滿延說道。

    穆寧雪也帶着,放在了空間手鐲裏,蔣少絮這麼一提醒,她纔將國府徽章給拿出來。

    國府徽章材質特別,是取自於同一塊心靈石上的熒片做的,可以用來感應相互之間的位置,通過光芒的強弱。

    如果是距離過遠,國俯徽章就起不到太大的效果,只能夠像指南針一樣有一個大致的方向指引,距離近的話,徽章就會亮起來。

    國府徽章是身份訂製的,現在從國府中走出來的同屆每個人身上都有一枚,雖然都已經畢業了,也完成了世界學府之爭大賽,大家都當作紀念一樣留着。

    “怎麼亮了,是因爲我們幾個站得比較近嗎?”穆寧雪有些費解的問道。

    “不是,是有別人。”蔣少絮說道。

    “別人??”

    “你是說,有其他國府的人在附近?”莫凡說道。

    “嗯,我們順着光找過去吧,看看是那個傢伙也跑到這天山來找死了。”蔣少絮笑着說道。

    徽章會亮起,這確實是一個有些讓人意外的事情,國府成員在學府之爭大賽結束之後,基本上都各奔東西了,也就蔣少絮這個癡迷於圖騰的傢伙與他們走到了一塊,包括跟莫凡、趙滿延關係很不錯的江昱都不怎麼見得到,多半忙活着自己的前程。

    國府之爭,國隊獲得了第一,本身每一個進入到國府隊伍的人背後都擁有巨大的背景在支持着,再加上第一的這個超級榮譽,這意味着只要是在國府隊伍裏的人,基本上都會集寵於一身,魔法道路上更加耀眼奪目。

    莫凡、趙滿延、穆寧雪三個人都達到了超階級,他們三個都不算是有大背景支持的,主要是靠自己修煉,既然他們達到了這個級別,想來其他幾個修爲更爲紮實的人,實力也絕對很強。

    順着徽章的指引,五人走在了盼鎮的大道上。

    道路上人來人往,徽章的光芒越來越亮,閃爍的頻率更快,幾乎連續在了一起。

    “很近了。”

    “應該是穿着褐麻色衣服。”

    “我靠,這你都能知道?”

    “你瞎嗎,就在你面前,別低頭看徽章了。”

    趙滿延一擡頭,這才發現街上就站着一張黑銅面孔,正是穿着一件褐麻披衣,裹了條將整個人修得更加英氣逼人的獸毛圍脖。

    他立在那裏,同樣一臉錯愕的看着迎面走來的莫凡等人。

    有趣的是,他手上也拿着一枚徽章,顯然也發現了有老隊友在附近。

    “我靠,這不是艾大隊長嗎??”趙滿延說道。

    “怎麼是你們……你們四個都在。”艾江圖也是一臉懵,他可沒有想到在這種地方會一下子撞見四名國府老隊員。

    “什麼都不說了,找個地方喝幾杯去,哈哈。”蔣少絮顯得很開心。

    “那個,我帶你們去見幾個人。”艾江圖說道。

    ……

    氣氛在大家全部坐下來之後都還顯得幾分怪異。

    一張八人桌,莫凡、趙滿延、蔣少絮、穆寧雪四個人坐在這一邊,對面坐着的分別是艾江圖、南玦、江昱、官魚。

    八雙眼睛,個個瞪得滾圓!

    “我們這是同學畢業後的年聚會嗎?”江昱先開口打破了這種氣氛。

    “我們怎麼知道你們來天山。”

    “我們也沒想到你們會來天山啊!”

    “哈哈哈哈,真是老天爺都知道我們要幹一番大事,把我們這羣中國最強隊員呼喚召集在一起了。”

    誰都沒有想到,一切真就是這麼巧合。

    一番笑得前俯後仰後,大家才慢慢的聊起怎麼個回事。

    “是這樣,幾位導師們邀請我們北方的幾個去帝都給一些學生們上課,我們幾個便小聚了一下。老艾說,他打算暫時離開軍隊一些時間,到外面去歷練。我、江昱還有官魚都有這個想法。正好前陣子聽說天山出現了一條天山大裂谷,徑通天山之痕,於是我們乾脆沒有回去,一拍即合的往天山這裏來了。”南玦笑着給大家解釋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