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南玦是一個性情很平淡的人,但看得出來她此時眼睛裏也閃爍着愉悅的光輝。

    學府之爭結束後,大家就在沒有見過面了,卻在這天山中聚集了。

    八個人,算起來基本上是國府所有成員了。

    至於其他人,完全就屬於合不來的,甚至是對立面的,如果有這些人在場的話,那還真不能叫做一場神偶遇的聚會了。

    “真正強大的法師,天山是無論如何都要走一趟。”艾江圖似乎對天山一樣執念非常深。

    天山執念,很多人都有,只是正好在一個非常巧妙的時間衆人一同前來,這讓原本對天山的神祕、危險還帶着幾分猶豫敬畏的幾人不由的多了幾分信心。

    “你們打算什麼時候出發?”趙滿延問道。

    “你們要是早點到就好了,我們四個人加入了一個傭兵團,畢竟我們對天山的氣候、冰侵風撻、地形、妖魔分佈、突發情況都沒有太多的準備,光靠收集那些信息都是理論起不到什麼太好的作用。”江昱說道。

    “跟團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啊。”

    “要不這樣,你們也跟我們入這個傭兵團吧,他們正缺人呢,到時候讓團長將你們分到我們一隊,跟着大部隊走,可以避免很多問題。”南玦說道。

    環境一旦惡劣無比,修爲高低是沒有太大意義的,主要是經驗豐富,處事睿智。

    “天山大裂谷的路途非常長,確實需要跟團走。”靈靈說道。

    假如沒有遇到艾江圖他們,靈靈也打算讓他們幾個人加入到一個大獵人團裏,既然南玦他們選擇了更加嚴謹、訓練有素的傭兵團,那也不錯。

    “這些天,陸陸續續進入到天山大裂谷的法師少說也有兩三千了,這麼一大批人最後走到天山之痕的人估計也沒有多少。其實他們也無所謂,這沿途估計就可以獲得很多天山珍藏不見天的瑰寶。”官魚說道。

    官魚在說話的時候,目光還是不自覺的往穆寧雪那裏閃爍,但是官魚注意到穆寧雪不僅僅是坐在莫凡很近的地方,更是肌膚挨着。

    男女之間是這種距離的,只可能是戀人。

    官魚其實得知凡雪山成立後,就知道自己這段感情多半是要涼涼了,只是在見到莫凡和穆寧雪這般親密,心裏怎麼都會不舒服。

    ……

    僱傭兵和獵人比較接近,不同的是,僱傭兵會比獵人更整體,更貼近軍事化管理,包括他們的團隊人員和基本上是固定的。

    獵人更爲閒散、自由,主要跟着懸賞來奔波,僱傭兵可以稱之爲私軍,艾江圖應該是習慣了軍隊那種素養,他更傾向於選擇更有執行令的僱傭團,而非獵人團。

    僱傭團一般都是從獵人精英中篩選,艾江圖選擇的這個僱傭團是亞洲前三級別的,人數一共有一百一十多人,一共分爲了十番隊。

    莫凡等人進入到了麥龍僱傭團第九番隊,看得出來艾江圖跟僱傭團的副團長是關係很不錯的,不然這種人員相對穩定的僱傭團是不會輕易接受陌生法師的。

    “麥龍僱傭團,沒有想到連常駐在迪拜的組織都聞訊趕來天山了,這次天山之行不要太熱鬧啊!”趙滿延說道。

    麥龍僱傭團,亞洲名氣頗大,成員實力強悍無比,他們接的單子都不叫懸賞了,中東各個國家的一些紛爭他們都敢接。

    難得進入到這樣一個大僱傭團中,這次天山之行趙滿延一下子安心了很多。

    “我聽說,麥龍僱傭團在中東是有自己的屬城的?”蔣少絮問道。

    “恩,他們有自己的城,和一些政府一樣主要是收稅。不過他們的主頁還是僱傭與探險,這次他們是受裏登王室的贊助出資前往天山之痕探索,一方面給裏登王室多一些征服世界的名頭、收藏,另一方面是想爲重病的王妃尋找天痕雪蓮。”艾江圖對大家說道。

    “裏登王室終究是財大氣粗啊。”趙滿延感慨了一聲。

    “你們趙家的旗也有,僱了我們國內數一數二的獵人團。”官魚說道。

    趙滿延撇了撇嘴,沒在這個話題上糾結。

    也不知道趙有乾那傢伙在搞什麼鬼,聘請最國內最燒錢的獵人團來這天山之痕。

    這東西又不是登月,搶着在上面插旗。

    “那個裏登王妃是得了什麼病?”莫凡問道。

    關於裏登王妃的事情,莫凡有從心夏那裏聽說了一些。

    塔塔堅決不允許心夏使用復活神術,是因爲塔塔希望心夏能夠將僅有的那點神力用在裏登王妃的身上,以此來獲得裏登王室的支持。

    事實上,心夏和伊之紗都試過了,這個裏登王妃的病情她們都解決不了。

    “其實也沒得什麼病……就是壽命問題。不是每個人都可以長命百歲的,有些人五六十歲其實就差不多氣數已盡了,裏登王妃的情況很簡單的。”江昱說道。

    聽了江昱的話,莫凡恍然大悟。

    難怪伊之紗和心夏都束手無策。

    壽命降至,這個給你復活神術都救不了。復活神術又不是長生不老,對自然死亡的人是無效的!

    “裏登王室的事情我還是知道一些的,王妃與嫡長孫不和,想要把自己的所有遺產保留給自己最小的孫子,遺囑都立好了,但是她這個小孫子還在小孫媳婦的肚子裏,需要大半年纔出生。沒有出生的孩子是沒有繼承權的。也就是說,她如果堅持不到她的小孫子出生,那麼她所有的財產都會她嫡長孫了。”趙滿延說道。

    “天痕雪蓮可以續命,據說少則三五年,多則十年。這麼說來裏登王妃是真的不介意花大價錢去請麥龍僱傭團了。”蔣少絮說道。

    “這樣也好,他們找他們的天痕雪蓮,我們找我們的圖騰。”趙滿延說道。

    “什麼圖騰?”南玦眼睛忽然間亮起來,質問道。

    趙滿延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滿臉的尷尬。

    “我們是來找圖騰的。”蔣少絮覺得也沒什麼好隱瞞的,就直接道來。

    “天山聖虎?”南玦問道。

    “你知道天山聖虎圖騰???”蔣少絮也一臉吃驚的樣子。

    “你忘了,我最感興趣的就是古遺,其中最神祕的古遺就是我們古老圖騰啊。”南玦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