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芍雨目光冷冷的注視著黎紅眉,開口說道︰“你的背後傷人我芍雨記著了,大黎世界……哼,不過一堆走狗!”

    大黎世界幾人听到這句話臉上都有些掛不住了,他們可是最不喜歡听到別人用這種話來侮辱他們的,畢竟他們確實一直為穆氏世族做事情,一切也以穆氏馬首是瞻。

    芍雨回到了穆寧雪身邊,穆寧雪詢問她的傷勢,她搖了搖頭道︰“我總算明白你為什麼當初要選擇離開,要自立門戶了。將世界讓給這群小人,那是對自己才能的一種最大侮辱!”

    “抱歉,把你牽扯了進來。”穆寧雪說道。

    “沒關系,其實我開始有些期待加入你們了。”芍雨說道。

    穆寧雪讓人帶芍雨去養傷,至于這場自取其辱的會議再逗留下去也沒有任何意義。

    帶著眾人直接離開,而那些人卻立刻發出了笑聲。

    等凡雪山的人走遠了,南榮世家的南榮熙先開口了,他望著議會的主持者林澤道︰“長老,您可是幫了大忙了。”

    “一個小小的門族,我還不必放在眼里,看來接下去幾天的會議他們也多半不會參加了。”東海魔法協會的長老林澤說道。

    “我們都是名望世家,這樣欺壓一個剛成立不久的門族,是不是太沒有氣度了。”白氏世家的白流安說道。

    “怎麼,你們白家想為他們出頭?”

    “算了,只是……唉,算了。”白流安無奈的搖了搖頭。

    黎靈一臉猙獰的盯著已經離開了的芍雨等人,非常不甘心的拽緊了拳頭道︰“可惡,不會就這樣算了的!”

    ……

    凡雪山的人也都住在鼓浪嶼,之後還有幾場會議,經歷了今天這樣的各種阻擾和故意刁難,穆寧雪也在思考是否有留在這里的意義。

    可就這樣離開嗎?

    要將一些本是屬于自己的東西拱手相讓?

    穆寧雪可不願意,自己若是直接離開了,反而是讓那些人如願以償了!

    沿著這座小島的沿海小徑,看著暖春盛開的花在海風中輕輕搖擺,看著波浪在海面上滾動,穆寧雪慢慢的將心境調整過來……

    這確實是一場糟糕到了極點的會議,凡雪山的未來也好似處處受到阻擾,到哪里都有穆氏人從中作梗的影子,不過這會議的地點-鼓浪嶼確實是一座世外桃源一般的清靜之地,一條小小的海域相隔,高樓大廈的繁華與浮躁與這四季如春的花島綠園形成了一種極大的反差,沒有那種徹底僻靜荒蕪的孤獨,也不會受到忙碌都市的紛擾。

    坐在一塊海石上,任由風撩亂發絲,腦海之中浮現的卻是在威尼斯水都那座不知名的橋上的畫面,和那次傷心欲絕比起來,今天的一切都算不上什麼了,她也做好了走上這條道路會比之前更加艱難的心里準備。

    “好是閑情逸致啊,穆寧雪。你現在也算是一位實力超群的高階法師了,有點小資本成立自己的門族,可你別忘了在十年前你連什麼東西都不是!”一個男子陰陽怪氣的聲音傳了過來。

    穆寧雪不回頭也知道是誰,這人還真是有些陰魂不散。

    穆寧雪沒有理會他,假如對方要在這里動手,她也絕對不會讓他好過!

    “把剎弓碎片交出來,否則你今天別想活著離開這里!”潘西穿著一件黑色的戒律長袍,臉上帶著扭曲的憤怒道。

    潘西怎麼能不怒,他本是穆氏世族高層,專門為氏族之弓服務賽選最合適的人來繼承,一旦培養出了一位真正駕馭冰晶剎弓的穆氏成員,整個穆氏都將俯首稱臣,更可以讓穆氏成為整個國家最不能挑釁的氏族,乃至國際上也會名聲赫赫。

    讓潘西怎麼都想不到的是,他一手造就的穆寧雪卻一下子奪走了他最重要的東西,甚至還自立門戶!

    難道穆氏真的會眼睜睜的看著穆寧雪徹底掌握冰晶剎弓,然後用這件瑰寶來對付穆氏世族嗎??

    因為這件事,潘西已經被族長給貶為戒律法師,除非他能夠將冰晶剎弓重新奪回來!

    “你動半個星子,我會讓你從此消失在這個世界上。”穆寧雪冷冷淡淡的說道。

    現在她的修為已經到達了第三級的高階,冰晶剎弓的使用不會像之前那樣劇烈透支,她現在以全力施展一箭已經不會傷到自己的靈魂。

    潘西要有什麼舉動,穆寧雪不介意送他去死,免得在將來這家伙做出什麼對自己身邊人不利的舉動。

    潘西已經從一個從容的幕後操控者變成了一個為了奪回冰晶剎弓碎片什麼都可以做出來的瘋子了。

    “我敢來,自然做了完全準備,這一次你休想再使用那把弓!”潘西冷笑道。

    “穆寧雪,你還是不要掙扎了,安安心心去做一個廢人不是很好嗎,那麼多人都不是魔法師,偏偏就好像你活不了那樣。”南榮倪緩緩的走了過來,她看著穆寧雪,心中便有無窮無盡的怨怒。

    她不信這次還處理不掉穆寧雪!

    “潘西,我是很樂意幫忙的,就是說好的北荒山上的褐絕石礦……”南榮熙笑著說道。

    “幫我取回剎弓碎片,一切都好說!”

    “我也早看這小賤人不順眼很久了,穆氏賜予她高貴的身份,給予她享不盡的資源,獲得了國府身份之後便翻臉不認人,哪怕是養一條狗,也不至于這個樣子吧。”黎紅眉從小林子後面走了出來,臉上帶著對穆寧雪的厭惡與鄙夷之色。

    穆寧雪看著這幾人,對這副情形並沒有覺得太意外。

    她緩緩的站了起來,冰霜之息在她所站的這塊岩石下緩緩的蔓延開,輕柔翻卷的浪花飄打到半空中時便凝結成了小冰晶,跌落在一秒鐘前凝結成冰的海水上,發出了叮咚清脆的聲音……

    冰不斷的擴散開,沙灘上的濕潮,層層推進的浪,遠處的波瀾,全部都靜止了,小道上的鵝卵石小徑,春天的花,郁郁蔥蔥的林,很快也被粉刷上了冰霜!

    “不要掉以輕心,這是她天生天賦,磐冰領域,戰斗時間越長,她所能夠獲取的冰之元素會越多越強烈,所以我們速戰速決。”這個時候非常了解穆寧雪能力的南榮倪提醒眾人道。

    穆寧雪的領域極強,即便南榮熙、黎紅眉、潘西都是擁有領域的高階強者,但他們的領域在穆寧雪的磐冰領域前都受到了壓制。

    潘西看到這股氣勢壓人的磐冰覆蓋,心中更是怒不可止,穆寧雪的修為竟然提升了這麼多,和當初在威尼斯比起來強了不知多少倍,而她能夠在這麼短時間獲得這樣的修為,一定與冰晶剎弓的碎片有關,每一個碎片的喚醒都將賜予她供養者的巨大魂力,他潘西培養了那麼多供養者,又殘忍的將他們一個個變成了廢人,就等著大乘的那一天,誰知道是為他人做了嫁衣,全部便宜了穆寧雪!!

    “哼,不過是擁有天生天賦,一個忘恩負義的賤丫頭,也妄想和我們對抗?”黎紅眉根本沒有把穆寧雪放在眼里。

    國府選手??

    他們這些人可都是掌管者一個大世家的真正權威法師,還沒有必要將一個剛才學府中畢業出來的魔法師放在心中。

    事實上,潘西特意把她和南榮熙一起叫來,黎紅眉覺得有些小題大做了!

    “要是把東方祝叫過來,收拾她就更簡單了,可惜那家伙不屑這樣做。”

    “別說了,動手!”

    “話說這里是禁止私斗的,東海魔法協會的規則也不是擺設,黎紅眉你確定你打點好了嗎?”

    “放心,林澤是我們的人!”

    三人不再多說,一齊施展出了各自的領域來與穆寧雪的磐冰領域對抗。

    黎紅眉是飛岩領域,當她聚精會神之時,那些散落在海邊的礁石們竟然開始劇烈的顫動了起來,隨著黎紅眉一聲輕喝,它們盡數變成碎片,懸浮到了空中。

    這些岩石碎片在黎紅眉的意念控制下可以任意組合,她對岩系魔法的掌控力也明顯突破了星軌、星圖、星座的法則,到了元素隨心所欲的境界。

    高階法師中,可以做到這種程度的必須是老道到了極點的法師,而這種隨心所欲有一個很大的前提,那就是必須擁有領域。

    領域可以讓元素聚集,法師的掌控力在這個時候才會體現!

    飛岩碎片此刻在空中化作了一條碩大的蟒蛇,石之蟒扭動著長軀,猛的掃打下,鞭策之威狂猛無比,已經超越了高階魔法岩魔之瞳!

    “你不過才觸踫到魔法奧義的門檻,讓你見識見識一下什麼才是真正的魔法!”黎紅眉充滿了不屑,岩之蟒重重的揮下,山崩地裂之勢,整片海灘都顫抖了起來。

    “ !!!!!!!!!”

    一聲巨響落下,凝結成冰的大地出現了一個驚人的地裂,深邃冗長,地裂一直沖擊到了凍結的海水那里,冰海面上更是一片狼藉……

    穆寧雪以風附行,躲避開了這岩蟒甩尾,她落到了海面上一塊浮冰上,浮冰要要緩緩,她倒穩如靈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