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我的帕,我們這是在做什麼啊,若是讓殿母知道我帶您從這四千米的高空躍機而下,她一定會把我的耳朵給擰下來掛我床頭的啊!”塔塔用著希臘語,仿佛一個正在做禱告的老婦人。品 書 網 (   .    .   )

    可是說著這番話的時候,她卻已經拉著心夏從機艙的最後端應急戰斗艙門中一躍而下,選擇不到白雲機場,而是提前著落!

    一對銀白色的翅膀,宛如優雅的天鵝,塔塔帶著心夏從夜空中俯沖而下,飛躍的方向也正是廣州塔。

    心夏雙腿不便,做這種事情自然是危險的,但考慮到冷青的狀況,也顧不得那麼多了,什麼事情都循規蹈矩,往往會誤掉很多的事情。

    “下面若是有禁制……算了,這種程度的禁制我應該能夠穿破。”塔塔注視著燈光幻彩迷人的廣州塔,那嘴仍舊說個不停。

    ……

    直接飛落在了塔頂,那些安全員都看得有些傻眼了,時間緊迫,塔塔也心夏也沒有時間解釋,立刻坐電梯抵達七十樓。

    如此算起來,其實也耽誤了一些時間,冷青心髒停止跳動應該有個五六分鐘時間了。

    心髒停止跳動十分鐘,那是斷然沒可能救活的!

    電梯飛速,塔塔這位老婦人背著心夏抵達了病房,莫凡看到心夏真的到了,臉上更是露出狂喜之色。

    “我的帕,但願諸神會原諒我這瘋狂的行徑。”塔塔開始禱告了起來。

    心夏也沒理她,坐到了冷青那已經沒有了什麼溫度的身體旁邊。

    “接受這個事實吧,。我作為南國魔法協會的第三席治愈法師,難道還能把活人給說成死的?”那位治愈系中年法師說道。

    “別說話。”心夏認真的說道。

    “哼!”肖安志不屑的撇了撇嘴。

    心夏閉上了眼楮,她將柔柔的手掌放在冷青那充斥著黑暗物質的胸口上,很快一種不尋常的乳白色光輝一點一點的亮起,這種顏色是再尋常不過的治愈白魔法之光了,但里面其實蘊含著更深的一層色澤,那是聖青色!

    大家都不說話,看著心夏在那里。

    心夏一動不動,身上的神光越來越濃,感覺她整個人都要透明在這華光里面了。

    而黑暗物質被不斷的驅散,冷青那顆枯萎的心髒在柔和的光液里,漸漸的飽滿,漸漸的有了一點生機,漸漸的有了一絲絲的跳動。

    “這……”馮舟龍站在一旁,听到了冷青那微弱無比的脈搏跳動之聲。

    “怎麼可能!!!”肖安志更是驚得不自覺的向前去,眼珠子從眼眶中凸出來一般。

    心電圖有了那麼一點點起伏,這表明冷青有了心跳,微弱到離死亡沒有什麼分別,一般而言這種心率跳動的人也隨時都會喪命,但這同樣表明人是活著的!

    “爾等怎麼可以小覷我們帕特農神術,啊,罪過,我都說了些什麼!”塔塔說道。

    心夏這時才將手從冷青的身上移開,臉上露出了一絲疲倦之色。

    要將一個已經踏入鬼門關的人強行拽回到這個世界,是相當損耗精神力的,心夏修為不是特別高,神術一旦施展必定是一次疲憊不堪。

    “她現在心跳就只能維持在這種狀態,我稍微延長了一點點時間。”心夏回過頭來對大家說道。

    “延長???”靈靈呆呆的說道。

    “這是一種很古老的黑暗凋零,假如能夠吹滅那黑暗之源,那些一直潛伏在冷青身上的黑暗物質便能夠散去,黑暗物質驅逐了,她的心髒便可以慢慢的復甦。”心夏認認真真的說道。

    “你這是什麼說法,我在這里任職這麼久,從沒有听說過什麼黑暗物質還有黑暗之源的,詛咒系才存在擊垮詛咒施法者,詛咒會解除的說法!”肖安志立刻發表了自己的觀點,沒有任何一位德高望重的老治愈系法師會承認自己醫術不行的,何況,心夏提出的觀點太離譜了。

    “老肖,你先別激動,我覺得這位姑娘說得有道理。那個殺手黑暗能力詭異特別,一定是他擁有某種特殊的黑暗源,類似于元素魔法的特殊靈種、魂種……他的黑暗源帶有傳染性,攻擊性,追蹤性,若不能夠廢掉他所操控的黑暗源,冷青審判長就永遠不可能恢復生命力。”馮舟龍說道。

    “可問題是那個殺手隱匿在廣州市,廣州有多大你不清楚嗎,對方已經得逞了,我們要再尋到他,大海撈針。”肖安志說道。

    莫凡沒有去理會肖安志的那些消極的想法,而是詢問心夏道︰“假如我們找到那個殺手,泯碎他的黑暗源,你能救活冷青嗎?”

    “可以,不過……”心夏說著這句話時,用手輕輕的在冷青的心口拂過,像是抓住了什麼一樣,隨後將它放到了莫凡的手掌上道,“花瓣全部凋零時,她的生命也就流逝干淨了。”

    莫凡這才發現,心夏手掌中有一朵由黑暗物質凝成的花盤,這花盤印到了莫凡自己的手掌心上,可以看到上面一共有七朵黑色的花瓣,其中一朵花瓣已經變得很淡了。

    莫凡看了一眼這好像吹一口氣便會散去的黑色之花,又看了看傷心欲絕的靈靈。

    重重的握緊了手,莫凡將這黑色之花給藏在憤怒的拳頭中,道︰“我一定會找到那個殺手的!”

    “殺手殿,卑匠……真沒有想到,這個阻止又開始作亂了。”塔塔說道。

    “你知道那個殺手??”莫凡有些意外道。

    “你們說的這個殺手我沒有見過,不過我倒是早年和他的同僚有過了招,他叫墓匠。你們面對的這個卑匠應該是後起之秀吧。”塔塔說道。

    “那您有辦法找到他嗎?”心夏急忙說道。

    塔塔搖了搖頭,道︰“殺手殿四匠從來都是以神出鬼沒著稱,即便是把洲級魔法協會的那些老頭子找來,他們一樣拿殺手殿四大匠沒有一點辦法,小姑娘是觸踫到了不該觸踫的東西吧,否則也不會被殺手殿匠者給盯上。不過我老人家有一個小建議,那就是不要去浪費時間將他找出來,這個世界上沒有幾個人可以將隱藏起來的匠者給挖出來,至少你們國家沒有……”

    “你說得不是廢話嗎,什麼叫不要妄想去找到他?”肖安志沒好氣的說道。

    莫凡看著靈靈,他將雙手重重的放在她柔弱的肩膀上,開口道︰“靈靈,如果你真的向讓你姐姐活過來,那就要振作起來。我們現在都拿那個殺手沒有一點辦法,我希望你動用你那不尋常的智慧將他找出來,知道嗎,你姐姐生命危在旦夕的時候求助的人是你,這說明她相信你,相信你一定可以幫她度過這個難關,所以你不能這樣跨下去,要集中精神,要想起那個殺手的所有細節,要分析那個殺手的能力與心理,更要在這七朵……這六朵花瓣凋零前找到他!”

    靈靈怔怔的看著莫凡,那雙沒有焦距的眼楮映著莫凡那張嚴肅堅毅的臉龐……

    慢慢的,靈靈的眸子有了神采,有了她平日里超越年齡的睿智與凌厲,更有著從內心深處燃燒起來的一團堅定不移的火焰之光!

    抹了抹臉上的眼淚,靈靈調整情緒的能力比莫凡想象中的還要快,或許也正是自己姐姐的性命攸關,讓她更不容許自己脆弱得跟一個只會哭的小女孩那般,她不要再像上次那樣,等待的是一個傷心欲絕的結果。這一次,她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去為姐姐做些什麼!

    “婆婆,匠者真的用什麼辦法都找不到嗎?”靈靈哽咽著,聲音還帶著幾分模糊。

    “我可以以帕特農神廟來發誓。”塔塔說道。

    “所以說,怎麼都沒可能活下來嗎?”馮舟龍說道。

    國內沒有一個人可以將隱匿的匠者給找出來,那冷青還是要死。

    靈靈搖了搖頭,她看了一眼沒有什麼生命氣息的冷青,一想到她要化作一具冰冷尸體的畫面,靈靈就更加堅定,她說道︰“既然不可能找得到,那就讓他自己出現。”

    塔塔這個時候臉上露出了一個笑容。

    她給的小建議其實就是這個,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可以找到匠者,除非他自己出現!

    ……

    ……

    卡西大酒店,烏黑的房間里,一個胖乎乎的男孩跑向了浴室,他摸索了半天才找到了燈,燈光一下子充滿了這寬敞的浴室。

    胖男孩正要上廁所,事實上自從從四百多米的高空墜下之後,他這一整夜都充滿尿意,幾乎十分鐘就要去一次廁所,哪怕一滴尿也沒有……

    “嘖嘖嘖,小朋友,你知道我這人有一個特別壞的毛病是什麼嗎?”一個聲音兀然的從胖男孩身後響起。

    胖男孩嚇得渾身都哆嗦了起來,剛要喊叫,卻發現自己的影子趴在他後面,正捂住了他的嘴。

    卑匠慢悠悠的推開了浴室通風的窗子,將窗戶開到了最大……

    “我得了種期待的人沒有死便會痛苦很久很久的病,所以,麻煩你再跳一次好不好,這里雖然沒有那里高,但也夠了。”卑匠說著這番話,臉上已經露出了一個燦爛無比的笑容。

    而同一時間,那個影子已經慢慢的將胖男孩往通風窗戶上拖拽,胖男孩說不出半句話來,半截身子在外……

    ……

    “砰!!!!”

    一聲重重的響聲,一片血肉觸目的涂抹在了酒店露天停車場,驚起了一大片尖叫聲。

    “這下舒服多了。”某個聲音在樓上響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