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心夏姐姐,你有辦法讓我姐姐醒來一會嗎,只要一會就夠了。 ”靈靈說道。

    “可以,但要讓她有意識,她的生命凋謝的速度會加快。”心夏說道。

    “沒有別的辦法了。”靈靈說道。

    “靈靈,你打算怎麼做?”莫凡也不知道靈靈有了什麼引出那個殺手的辦法,但從靈靈這種狀態來看,應該是已經恢復到了平常的睿智。

    “審判會是有內奸的,而且很多審判會的信息都會被截獲,姐姐既然是因為冷爵的事情遭來了殺身之禍,那麼他們真正的目的並不是讓姐姐死,而是防止冷爵的信息傳回到審判會總部。”靈靈說道。

    莫凡眼楮一亮,覺得靈靈分析得相當有道理。

    是啊,他們殺冷青,不就是因為冷青掌握了冷爵的重要情報嗎?

    那麼殺手要殺的,是掌握情報的人和妄想傳遞出去的人。

    “姐姐現在雖然神志不清,無法將具體的信息給我們說明,但沒有關系,我們只要讓姐姐親自告訴靈隱審判會,她委托我們將這個情報送回靈隱審判會,那麼殺手就一定會來找我們,同時,我們得利用好那個內奸。”靈靈說道。

    心夏明白了靈靈的意思,于是繼續呢喃著祝福之音,讓冷青恢復那麼一點點神智的,同時心夏也用心靈系魔法告知冷青要如何去做。

    冷青虛弱無比的醒來,感覺呼吸都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情,她無比吃力的向靈隱寺審判會發出了唯有審判長才知道的魔法密碼文……

    冷青完成了這一切,莫凡立刻發現自己手掌心上那黑色的花花瓣少了兩朵,僅僅這麼一會,冷青那生命力便飛逝了這麼多。

    “冷青師姐,你放心,我們一定會救活你的,你千辛萬苦得來的重要情報也絕不會就此埋葬,黑教廷勢力膽敢踏入我國半步,必定毫不留情的拔除!”莫凡對黑教廷的痛恨自然是到了極致的。

    好不容易驅走了一個撒朗,怎麼可能多出個冷爵來,古都浩劫下死的人真的夠多了,這樣的悲劇無論如何都不能再發生!

    冷青看著莫凡,眼楮沉沉的閉上,一滴黑色的淚水從她的眼角上滑了下來。

    審判會與黑教廷之間的斗爭,一直都是審判會處在一個被動狀態,太多的人害怕黑教廷,畏懼他們的報復,更忌憚他們的心狠手辣,可越是這樣,越不能退縮!

    冷青看到過太多在與黑教廷斗爭時死去的同僚,也看到過太多被黑教廷迫害的人,每每見到那些被迫害者親屬們悲痛哭喊的樣子,她都在心底告訴自己,這絕對是最後一個……

    然而死者還在增加,傷痛者也不曾減少。審判會的前輩們告訴自己,假如自己仍舊要咬著黑教廷不肯松口,她也會落得一樣的下場,一個人在偌大的黑教廷面前起到的作用無足輕重,但一個人對一個家庭而言近乎是全部。

    真的是那樣嗎?

    一個人的力量無足輕重,所以就該讓更多的無辜的家庭變得失去所有,流落街頭,沉浸悲痛,活在陰暗里?

    冷青無法做到漠視,每多一個那樣的死者與悲痛的家庭,她心里就會多一分內疚,內疚積累到了足夠多的時候,她就不會覺得自己的死亡換來一位紅衣主教的情報是有什麼不值得的。

    只是,靈靈年紀還那麼小……自己做這樣的決定,潛入到黑教廷深處,釋懷了自己堆積已深的內疚,對得起自己審判會成員的身份,對得起那些被破壞者的親屬,卻將所有的傷留給了靈靈一個人來承受。

    她一定會很恨自己,就跟恨她們父親做得那種愚蠢決定一樣。

    緊緊閉上了眼楮,神志清醒的這短暫時間里,冷青想了很多很多,宛如死亡前那一段漫長的幻覺,從出身到現在,所有自己記得的東西,所有自己忘卻的東西,全部都會浮現在腦海!

    ……

    ……

    藍色的泳池周圍閃耀著無數彩色的射燈,將水面映得格外美幻。

    泳池旁的別墅里,一個掛在窗台外的人迎著風在搖擺著,他的脖子栓在一跟粗粗麻繩上,整張臉已經變成了青色,雙眼珠子凸出來往上翻。

    “竟然帶進了一個審判長,哼,差點壞了我的大事,無能的東西,將他再曬上幾天!”屋子里,紫色眼楮的少年一臉厭惡的看這窗台,看著那搖曳的尸體。

    “冷爵大人,那邊來信。”穿著一身深紫色萬花長旗袍的美婦人走了過來,笑盈盈的說道。

    “我知道了。”

    少年走到了另外一個房間,大概過了不到五分鐘的時間,他沉著臉走了出來,隨手就拿起了桌子上的水果刀,猛的朝著窗台上那個搖晃的肉靶子給猛擲了過去,水果刀深深的插入其中,都已經沒有血流出來了,尸體身上有許多這樣的刀口。

    “卑匠那個辦事不利的家伙,竟然告訴我人已經殺了,既然殺了,她是怎麼以審判長身份密信回靈隱會的!”冷爵暴躁無比的說道。

    “事情不是還沒有到無法挽回的地步,這種事情就交給卑匠去做吧,他還是很出色的。”

    “哼,但願他這次不要再讓我失望,我對廢物容忍度是很低很低的!”

    ……

    旗袍美婦將水果放下,緩緩走到了泳池邊上,她脫去了身上所有的衣裳,露出了豐盈無比如沐牛奶肌膚,一頭栽入到了有些冰冷的水里。

    大概游了一圈,她甩了甩濕漉漉的頭發,對著角落的一片黑暗道︰“你總不會要在這里看一夜吧,冷爵的話你也听到了,還不去做你該做的事情?”

    “我只是很奇怪,冷青為什麼沒有死,事實上沒有人可以從黑暗凋零中活下來。”那片黑暗里,一個高挑的人身輪廓慢慢的浮現。

    “為冷青傳信的人叫莫凡,撒朗也在這小子手上吃了不少的虧,你若能將他殺死,冷爵會對你刮目相看……”美婦說道。

    “我與他過了招,好像沒什麼特別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