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卑匠的臉上露出了慌亂之色,但是很快他又鎮定了下來。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之所以慌亂,是他絕沒有想到莫凡竟然識破了他的黑暗混沌,在他殺手生涯這麼多年,哪怕是那些修為比他高的,到死了都沒有明白這一切次序奧秘,這個年紀輕輕的家伙憑什麼可以看穿??

    這對被卑匠來說,無疑是一種恥辱,倘若讓世人知道了他的黑暗之中是融合了混沌系的,那麼他將來要想再肆無忌憚的殺人就難了!

    問題是,這小子到底怎麼看破的,是巧合??

    火晶燭飄了過來,被識破了次序,並不代表卑匠不能夠做出閃躲,他在有了片刻羞怒、驚慌、不可思議之後立馬做出了反應,整個人往左側飄去,手中那一柄鋸齒血刃也收了起來。

    “看來我是不能讓你活著離開這里了!”卑匠冷冷的說道。

    “你真覺得你還有機會?”莫凡笑了起來,這一次是他的笑容燦爛無比,帶著幾分狂放!

    說完這句話,莫凡另一只手忽然打開,銀色的光芒銳利的四射!

    菱形空間猛的打開,被擠壓已久的區間徹底釋放,那一團小小的火晶燭更如決堤滔滔,一下子朝著四面八方炸開了一股巨大的火焰能量。

    炙熱澎湃的火焰瞬間吞噬了這整條長長的公路,毀天滅地之勢讓站在那里的卑匠整個人臉色劇變!

    “怎麼……怎麼可能……”卑匠看著火焰如巨龍之軀那樣撲過來,臉上的詭詐與自信蕩然無存,火光完全照亮了他那根本不願意相信這一切是真實的驚愕臉龐!

    “轟~~~~~~~~~~~!!!!”

    火晶燭呈現可怕的燎原之勢,將一切吞沒了,那股爆裂之威,讓這城郊如此空曠大地更是出現了一個五百多米的巨坑!!

    高溫同樣也肆虐了莫凡所在的位置,吹開了他身上破破爛爛的衣裳,也吹起了他所有的頭發,一絲絲不易察覺的溫火依附在他的身軀上,像是披上了一件火色的戰袍,鮮紅似血!

    所有的魔影子瞬間消失,肆虐的火舌森林中,莫凡邁開了步子,迎著這炙熱的狂焰朝著被轟得面目全非的卑匠走去。

    確實,在黑暗的掌控方面,莫凡遠遠不如眼前這位黑暗奪命之人,但在元素毀滅上,對付這種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黑暗詭詐上的法師,只需要一個魔法,只要能夠擊中他!

    卑匠根本不會想到莫凡識破了他的次序,更不會想到莫凡那毫不起眼的火晶燭可以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力量,他的防御在這樣的壓縮爆彈下根本不堪一擊!

    整個曠野化作了焦土,莫凡就是毀滅之魔,他來到了卑匠的面前,那雙黑褐色的眼楮俯視著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卑匠。

    卑匠皮膚徹底變成了焦炭,整個人跟干尸沒有多大的區別,他盡全力的扭動身體,想要逃出莫凡這個火焰魔鬼的地帶,想要再逃入到他黑魔潭的次序里,可他不斷往後挪,也不過挪出了一二十米,整個燃燒著壓縮爆彈烈焰的區域都快達到了一公里!

    “你……你誰都救不了……冷青已經死了,冷青已經死了,那個胖小子……死了,現在冷青也死了,你就是一個廢物,哈哈哈哈!!”卑匠一面往後爬,一面發狂的叫著。

    “確實,我誰都救不了,這個世界上像你這種喪心病狂、豬狗不如的東西實在太多了,禁咒法師都分身乏術,何況是我……”莫凡一腳踩在了這個殺手殿赫赫有名的卑匠臉上,用盡全身的力氣去踩去蹂,仿佛是將冷青承受的痛苦全部還給這個病態的殺手,一邊死死的踩碾,莫凡一邊繼續說道,“但你給我記住,我莫凡只要還活著,就一定會將你們一個一個送到地獄里去!”

    “那些被你們殘害的、被你們剝奪尊嚴事去的、被你們折磨滅亡的,會在地獄熔爐下等著你們,他們迫不及待著,他們恨不得把你們扒皮抽筋、生撕生啃千次萬次!”

    “在地獄里,靈魂是不滅的,你被他們撕扯之後,沒過多久又會活過來,但那種痛苦那種恐懼卻真實的烙印在你靈魂上,然後他們會又一次撲向你,一邊質問你,為什麼要殺他們,一邊將你一塊一塊的割下來!”

    人在瀕臨死亡,在精神脆弱的時候,被人瘋狂的灌輸進入的理念,必定會如一個真實的噩夢那樣呈現在他死後的幾個畫面里,莫凡的這些話若是在卑匠清醒的時候說,卑匠只會放聲大笑,但現在卑匠是苟延殘喘,是生命和尊嚴被支配的那個,入木三分的言語簡直一下子構架出了他死後的漫長歲月……

    大不了死亡?

    這就是那些作惡多端的人的理念!

    可笑,死亡永遠都只是一個開端,等待這些惡人的,將是一個充斥著那些被害者惡魂的熔爐地獄,永恆的,絕望的,痛苦的!

    莫凡不知道這個懲戒地獄是不是真的存在,但他已經在卑匠的生命最後的時間里,為他創造了這樣一個靈魂地獄,他會被自己的作惡多端和自己的罪孽深重給困在這個思想的地獄里,好好的贖罪!!

    “砰!”

    莫凡一腳重重的踏了下去,卑匠被烤干了的腦袋頓時四分五裂,充斥著恐懼的眼珠子飛到了兩邊,很快又被火焰給吞噬。

    重重的呼了一口氣,莫凡翻開手掌,凝視著那一朵黑色的花。

    所有的花瓣都凋零了,他還是沒有能夠救下冷青,這一切擔驚受怕、破釜沉舟、遍體鱗傷都好像是徒勞的,但……自己又讓這個世界上了一個喪心病狂的畜生。

    ……

    火焰燎原,許久都沒有散去,廢棄的公路也算是徹底從這塊荒郊被抹去了。

    幾輛豪車歪歪斜斜的停靠在公路入口處,他們被眼前的火海給驚得魂飛魄散,都忘記了逃跑。

    一片焦灼中,一個被烈火之靈繚繞的身影緩緩的從里面走出,他疲倦的拖著一具焦黑的尸體,全身都是傷痕,可那雙黑褐色的眼楮卻仍舊綻放著懾人的光芒,極度危險,極度可怕!

    “送我一程,我回市區。”

    就在這些人完全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這個熔岩淬煉出來的男子跳到了一位紅發女子的副駕駛座上。

    紅發女子呆滯了好久,這才有些發顫的點起了火。

    ……

    ……

    彩色的游泳池旁座椅上,披著浴衣的美|婦躺在上面,一雙明亮的淺金眼楮正凝視著廣州有些灰蒙蒙的天空。

    “哼,這就是殺手殿史無前例的高手,真讓我刮目相看呢!”紫色眼楮的少年走了下來,隨手將手下們撿回來的卑匠腦殼碎片扔在了婦人的面前。

    “死了??”金瞳婦人詫異的說道,“看來撒朗在這小子那里栽了跟頭也是有原因的。”

    “還好冷青也死了,不然就壞了我的大事!”紫色眼少年說道。

    “那就行了,若不是考慮到中國境內我們黑教廷的人行事極其困難,也不會去讓殺手殿的人來幫我們處理。”金瞳婦人說道。

    “大人,這件事交給我的話,冷青在沒有到達廣州前她已經是個死人了,卑匠終究太年輕,太自傲了……”這時,一個身材魁梧****著上半身的男子說道。

    此人膚色相當奇怪,似乎會隨著泳池上的不同的射燈而變幻。

    “我們的人別在這里輕易行動,我可不想計劃還沒有施行,手底下就少了幾個能用的。”冷爵說道。

    撒朗進行了古都浩劫後,中國已經變成了黑教廷最難滲透的地區了,他們這些有正規身份的高層要到這個國家,也最多是如同游客一般走上一遭,絕不敢在這里犯事,分分鐘被那些打了雞血的審判會和復仇法師們給剿滅。

    “大人,我只是能用的嗎?”那名魁梧男子指著自己的鼻子,看上去有幾分憨厚如熊。

    “對,能用的。”

    “呵呵呵,那我呢,冷爵大人?”美婦笑了起來,用手指了指自己。

    “你想問哪方面?”紫色眼楮的少年將手放到了女人的袍內,挑起眉毛問道。

    “你說咯?”

    “深得我心。”

    “只是這樣嗎?”金瞳婦人慢慢的湊了上去,將那滑滑的舌頭落在了紫色眼楮少年的手掌心上。

    紫色眼楮少年直接撲了上去,撕開的浴袍里面根本什麼都沒有,柔軟的肉海徜徉起來卻是暢快淋灕。

    忽然,紫色眼楮少年擰過頭,盯著那魁梧的男子道︰“要來幫我摁住這個蛇婦嗎?”

    “不,不,冷爵大人一個人足以降服。”魁梧男子道。

    “那還不滾!”紫色眼楮的少年呵斥了一聲。

    “是,是!”魁梧男子急急忙忙逃了去。

    “你要有點腦子,就不僅僅是能用!”紫色眼楮少年對著他的背影說道。

    少年身下,那豐滿至極的婦人扭著身子,完全一副求得蹂躪的蕩樣,她一邊挑逗著紫色眼楮少年,一邊發出酥人身子的鼻嚀,嘴里卻問著一些分散注意力的話︰“我的冷爵大人,您還是不願意告訴我當初您和撒朗從自由神殿那里盜取的東西是什麼嗎?”

    “你不需要知道,賤婦!”

    “啊……我喜歡您這樣叫奴家。”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