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哼,他們會死,沒準就和你們有關!”有人反咬一口道。

    莫凡沒有理會,而是走到了其中一個屍體旁邊道:

    “你們會發病,本就是這個山霜之蓮導致的,它散發出某種花粉顆粒,瀰漫在了空氣中,這種看不見的花粉顆粒會讓一部分體質的人陷入到類似高原反應的突發過敏症狀中。”

    “很多植物它們會結出果實來,待這些果實成熟後被一些動物採摘吃進肚子裏,不久之後果子的果核會隨動物的糞便排出,落在山林的其他地方……這個過程等於是該植物將自己的種子播撒出去。”

    “山霜之蓮也是如此,它先讓生物處在一種緊急狀態,需要依賴它的解毒治病功能來緩解症狀。山霜之蓮確實能夠解很多的毒,但不包括這種被它當作播種者的病號。”

    “服用了山霜之蓮,等於吃下了它的果子,每個人腹中攜帶有種子……種子不會隨排泄排除,而是直接在身體裏進行掠奪,將病號直接致死。被殺死的人,屍體將成爲該種子的滋養,若干年後在屍體處就會長出一株新的山霜之蓮。”

    莫凡在說着這些話的時候,已經將其中一具屍體給刨開,然後直接取出了這個人的心臟。

    將心臟再捏碎,忽然裏面爆漿出一大片綠色汁液,就在衆人覺得噁心十足時,一顆長着須腿的芽妖像跳蚤一樣猛的蹦了出來,驚慌失措的要鑽入到土壤裏。

    莫凡隨手就將這在死者心臟裏的芽妖給抓住了,並放到副團長庫馬的面前。

    芽妖猙獰,只有小指大小卻好像力氣極大,進攻性也非常強,它迅速的生長出角須往莫凡的鼻腔位置竄去,要堵住莫凡的呼吸道。

    莫凡目光一凝,這傢伙的綠色角須就直接化爲了粉碎。

    衆人看到這一幕,更是驚愕後怕。

    原來導致那麼多人死亡的就是這樣一個可怕卻不起眼的東西!

    最重要的是,在許多包括當地人都覺得可以用來解毒治病的山霜之蓮,竟然具備着這樣一種殘忍歹毒的繁衍手段,更是在所有人無法防備的情況下奪走了整個麥龍傭兵團幾十人的性命!

    “你們明明知道,爲什麼不早點說出來。”團務長蓋文怒道。

    “我剛纔在尋路的時候,看到了一隊獵人團死在了山崖下面,它們症狀和我們之前在荒漠層看到的那幾具死因不明的屍體很相似,而在那個山崖下長滿了盛開燦爛的山霜之蓮,土壤裏藏着全是骸骨……有一頭山霜猙妖,已經大如松樹,我順手將它給滅了。”莫凡輕描淡寫的說道。

    莫凡前去搜尋道路,跟隨自己一同前往的傭兵裏面,有幾個病號全死了。

    這個時候莫凡便意識到了阿帕絲說的那些話,於是順着瀰漫出來的一縷縷香氣尋到了那個山崖。

    靈靈在重病前,也將之前荒漠不明死因的屍體檢驗樣本給了莫凡,結合起這些樣本,一切就不難想明白了!

    自然界魔鬼一般的植物,僞裝成大自然饋贈靈物的東西,莫凡也不是第一次見到了。

    “那……那我們喝了煮水的人……”隊長托米此刻感覺到一陣渾身不自在,尤其是親眼目睹了那個從心臟裏拔出來的妖芽。

    “有這種症狀的生病者的體制才適合山霜之蓮發芽,沒生病的,喝了山霜之蓮煮水倒不會有事,頂多就是精神變得非常亢奮,情緒被過度放大,出現的狀況就比如說爲了錢把隊友給當狗一樣宰殺了。”莫凡說道。

    莫凡在說着這句話的時候,李嶼整個人爲之一顫。

    “我沒有!”李嶼立刻申辯道。

    “我沒說你。”莫凡說道。

    這時,一名巡邏傭兵噗咚一聲,重重的跪在了副團長庫馬的面前。

    “我沒想殺西文的,我真沒有想殺他,一定是這個妖蓮控制了我的精神,我……我沒有……”這名老傭兵幾乎要哭出聲來。

    “西文簽下死亡招領署名是你吧?虧他那麼信任你。”托米看着這名老傭兵,無奈的長嘆一口氣。

    “對不起,對不起!!”這名老傭兵腦袋都已經在石頭上嗑出血來了。

    “你呢,你有什麼話要說?”莫凡這個時候纔將目光移向了李嶼那裏,慢慢的道,“我隊伍裏那個叫沃當的傢伙到現在都還沒有回來,他是跟你一起去巡邏的吧?”

    “李嶼,你不會真把沃當給殺了吧,爲了賭金……”許羅青跟看怪物一樣看着李嶼。

    李嶼臉色越發的難看起來。

    副團長庫馬用獵豹一樣的眼睛盯着李嶼,李嶼終於承受不住衆人的壓力了,這纔開口道:“他好像察覺了我的意圖,我沒能殺掉他,他重傷跑掉了。現在他可能被某些妖獸給拖拽到洞穴裏了。”

    “李嶼!!你瘋了嗎!!”第十番隊的隊長許羅青大怒道。

    “我……我也不知道怎麼了,就非常……就跟他說得一樣,非常亢奮。”李嶼說道。

    傭兵團一片沉寂。

    副團長庫馬意識到山霜之蓮的可怕性,立刻開始統計人員。

    不具體統計還不知道,被山霜之蓮殺死作爲種子祭品的大概有33人,但失蹤而沒有歸隊的有5人,這裏麪包括了已經死了的西文和生死未卜的新人沃當……

    傭兵團氣氛更加古怪,山霜之蓮讓那些沒有生病的人精神亢奮,還有3個失蹤者究竟是妖魔殺的,還是傭兵團人殺的,根本不得而知。

    “你做得很好,將根本問題找出來了,天山……可怕的天山……我已經想要回頭了。”副團長庫馬開口對莫凡說道,這是她第一次對第九番隊的人有了認可。

    “副團長,你的人乾不乾淨我懶得過問,不過有件事情可不能這麼簡單的就過了。”莫凡語氣開始變了。

    之前的口吻,只是平淡的敘述,最多因爲團隊內的人心叵測而唏噓一番,但說到這件事,莫凡聲音裏可是帶着冰冷之意的!

    “蓋文的事情……我聽說了。不是沒有發生什麼嗎,蓋文自己也吃到了苦頭。”庫馬說道。

    “你真把我當三歲小孩嗎,什麼都沒有發生就算了?我實話告訴你,就你們傭兵團的這些自以爲精英的東西,在我眼裏跟一羣廢狗沒多大區別,我要讓你們死,一個都別想活着離開,包括你這個副團長在內!”莫凡氣勢豁然大增,身上更是被籠罩着一層黑色的狂影。

    本就漆黑的峽谷,忽然之間被一層虛暗給籠罩着,所有以爲寧靜了的傭兵們身後影侍劊子手赫然立在那裏!

    這些在傭兵團成員身後的詭異的影軀是那麼清晰可見,傭兵團成員相互看見別人的影子就跟是刑罰瞥見其他刑罰身後的處決斧人一般,是那麼的悚然驚魂!

    “你……你這是什麼意思!!”副團長庫馬臉色徹底變了。

    “給你個選擇:繼續護着蓋文,你們麥龍傭兵團一起陪葬;或者我一會去宰了他的時候,你讓你傭兵團的人都給我老老實實滾一邊待着。”莫凡凌然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