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冷爵也是這樣的人,擅長布局,他最臭名昭著的杰作便是地中海紅海事件,地中海東部持續了長達半個月的海水透著些許紅色,腥味彌漫了希臘、埃及、意大利、土耳其各個國家沿海城市,更造成了地中海近代最嚴重的一次海疫以及瘟獸潮,造成的死亡人數難以統計。 ”趙滿延說道。

    “地中海紅海事件?我怎麼沒有听說過,這麼大的事情,怎麼沒有听報道?”莫凡滿臉不解的說道。

    地中海有多大,莫凡那是清楚的,可以讓一個海洋呈現了血色,血腥味彌漫幾個國家海岸線,這得是殺了多少人,放了多少血?

    “你以為這是什麼值得宣揚的事情嗎?很多民眾都在嚷嚷著,他們需要知情權,他們要民主,可事實上有的事情是真的不能公開,公開就等于給那些肇事者一次大肆宣傳,勾起那些瘋子們的犯罪念頭,讓一些本就對這個社會有著巨大怨念的人有了效仿的機會,更會導致黑教廷在這個世界上的影響力與日俱增,幫助他們壯大!你看看撒朗,古都浩劫之後,世界大大小小的效仿者太多了,不知道多少城市遭殃,崇拜撒朗的人多得可以填滿整個地中海,甚至那些平日里躲在家里受了這個社會怨氣的年輕人,他們在一個人的時候何嘗沒有腦子里閃過‘撒朗真牛x’的畸形念頭,社會實驗者已經證明了,笑聲是會傳染的,其實罪惡也會傳染的,那些把人當做畜生一樣去折磨殘害的黑教廷惡棍,可能就是那個受了氣腦子里閃過了這個念頭,然後在某件事激化下一怒沖動……他們以前也不過是老老實實上班的人。”靈靈一臉嚴肅的說道。

    只要是人,都有善惡兩面,善惡根本就沒有分界線,不能說一個為了能夠給女兒一口飯吃偷了錢的母親是惡,更不能說為了給母親報仇殺了判了母親偷竊罪的法官的女兒是善,善者在某件事情刺激之後,一樣會成為十惡不赦之徒!

    這個世界上有那麼多人身體里都帶著巨大無比的負能量,腦子里在幻想著將欺凌自己、辱罵自己、侮辱自己的人殺個痛快,自己貧窮痛苦便要所有人也跟他一樣,恨不得所有富人、幸福者、美滿者有著跟他一樣的遭遇,一旦擺在他們面前有一個按鈕,一按下去,其他人就會跟自己一樣,那麼“反正我爛人一個”思想的他,有很大幾率會狠狠的摁下去,然後發狂的大笑……

    這個按鈕,是存在著的,那就是黑教廷,趙品霖便是那個摁下按鈕的人,在那輛巴士上,趙品霖還不過是一個有點自負,有點驕傲的大學生而已,可到了莊園,他變成了什麼?

    假如沒有古都浩劫,他腦子里是不是根本就不會萌生那些作惡想法,而只要他沒有這樣的念頭,當初就不會選擇芳少儷給她布下的陷阱……

    絕大多數人都沒有形成自己的心信,用冷漠,用不屑,用嫉妒,把“這就是現實”來掛在嘴邊來偽裝成熟,事實上他們心性跟孩童沒多大分別,毫無自己的思想,缺乏正確的判斷力,跟風,盲眾,悲觀,大人不能讓小孩在沒有正確價值觀之前看血腥暴力的電影,正是害怕小孩學壞,事實上不公開一些嚴重惡性事件,甚至將其進行封鎖,道理是一樣的。

    不是成年人,就一定有自己的成熟觀念,一旦讓這些蠢貨們看到了可以這樣作惡,他們或許不會立刻變成惡人,但有一個給他們做惡人的機會擺在面前,他們會動搖,會選錯,就跟趙品霖當初的選擇一樣。

    哪怕只是僅僅增加了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選錯概率,對這個社會都會造成巨大的破壞力,運氣再不好一點,出了一個類似于冷爵、撒朗這樣的犯罪天才,那麼下一個災難就已經在孕育了!

    所以,和跟個維權主義者一樣叫囂著卻無非是為了滿足自己八卦心里和幸災樂禍心理的知情權真的重要嗎?

    假如這可笑的人權能夠換來這個世界少幾萬、幾十萬惡棍,還要事事知情權嗎?

    ……

    冷爵的地中海紅海事情並沒有公開,被歐盟與海洋聯盟給封鎖了,莫凡這個知識文盲想要從基本魔法教育書里看到這個信息是不可能的,事實上國內外被隱瞞、被封鎖的巨大惡性事件很多,不公開,不是推卸責任,而是防止事件更大程度惡化,沒辦法,這個世界蠢貨居多。

    “撒朗的影響力已經要超過了黑教廷的教皇,相信腦子有病的冷爵並不甘心被撒朗踩在腳下,他的地中海紅海事件還不夠大,和撒朗的遠遠沒法比,那麼假如冷爵真的在計劃著什麼,可以想象得到那一定是超越了地中海紅海事件的災難,並且很有可能是在我們國家發生。”靈靈認真的說道。

    “真是草了他們黑教廷,這個世界國家那麼多,憑什麼老是來我們國家犯賤?”趙滿延異常不滿的罵道。

    “這一次絕不可能讓他得逞!”莫凡說道。

    莫凡也清楚,這件事光靠他們這幾個人是不可能解決的,必須聯合幾個大人物的力量,莫凡首先想到的就是韓寂,老韓寂要是听到黑教廷侵犯的消息,絕對第一個跳起來要跟他們拼命!

    不過韓寂只代表鐘樓魔法協會,冷爵假如真的在策劃一個超越地中海紅海事件的大陰謀,那就必須發動更多決策者,莫凡必須去跟祝蒙聯系,祝蒙是議員,他才有說話權。

    “你不是和大議長很熟嗎,聯系一下邵鄭大議長,他若是批準調查冷爵,可以調動的力量才足夠龐大。”趙滿延說道。

    “我去試試。”

    莫凡打了大議長邵鄭的電話,接電話的人卻是他的秘書。

    “莫凡,你有什麼圖騰發現嗎,你在外昆崳山的匯報我看了,也跟大議長說過了,之後我們也有派人去找天冠紫椴神樹的最後一樹,但卻沒有線索了,想來那個魔鬼是躲入深山老林,數百年內不可能再出來害人。”秘書顧簾說道。

    “那個,圖騰上還沒有什麼緊張,不過有件事我覺得很有必要告知議長大人,議長有空嗎?”莫凡問道。

    “議長在大連海戰城,海岸線局勢不容樂觀,估計會有大事要發生,議長已經發起‘五千公里海岸線警戒’提案了,接下去很長時間都要投入在這個提案里,往後你有什麼重大的事情,都告知我就好了。”秘術顧簾說道。

    五千公里海岸線警戒???

    莫凡一開始以為自己听錯了,于是開口去確認,誰知道顧簾一字一字的重復了一遍!

    “我們整個國家海岸線不也差不多才兩萬公里吧?”莫凡說道。

    “對,所以這就是一個三分之一國家海岸線警戒提案,議長大人有很長時間沒有合眼了,他正在盡自己一切努力讓這個提案列入國案,但有太多的政客覺得議長大人是在小題大做,說海平面每年都在上升,這是正常現象。”秘術顧簾說道。

    “那個……三分之一國家海岸線警戒,這是不是有點……”莫凡也覺得這個提案太過夸張了。

    “看吧,現在是個正常人都覺得我們大議長瘋了,唉,不過大議長堅持他的預測。你說得很重要的事情,有這個提案重要嗎?”顧簾說道。

    “呃,和這個比起來,我說的事情倒確實有點……但是我覺得還是要說一下。”莫凡說道。

    當下莫凡把審判長被殺,冷爵很可能在國內禍亂的事情給秘術顧簾說了一遍。

    “你們有非常有力的證據嗎?”顧簾認真的問道。

    “我們掌握了一個審判會內奸,進一步信息還沒有展開。”莫凡說道。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想議長大人是很難應對了,議長大人已經調動他所有能夠調遣的力量去海岸線了,黑教廷紅衣大主教的行蹤確實不能隨便忽視,可議長真的分身乏術啊。除非你們掌握了足夠有力的證據,我們議長這才可以到國會上,命令那些一直都不配合的議員們去預防這件事。”顧簾說道。

    “我還以為古都浩劫之後,一旦听到黑教廷信息,國會會很團結。”莫凡一陣苦澀的道。

    “放心,只要有真正的證據,沒有誰會在這件事上怠慢,所以請你們牢牢抓住那個內奸線索,無論如何都要挖出紅衣主教冷爵,挖出他的計劃來……這樣我們才可以采取最有效最直接的措施!”顧簾說道。

    “我們有紅衣主教的線索,或者給出他計劃的鐵證,上頭才會行動?”莫凡問道。

    “有一個預防組,你可以找他們,或者你可以把自己所知的一切移交給預防組,剩下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心了,相信他們會做得很出色。”顧簾說道。

    ……

    掛斷了電話,莫凡心情沉重了起來。

    他並不是怪議長和議長秘書不作為,事實上秘書顧簾說得確實有道理,在沒有確鑿的證據下,大動干戈反而可能誤了大事,國內武裝力量相當有限,要是被派來掃蕩這捕風捉影的事情,一方面狡猾的冷爵一定會馬上藏起來,另一方面真正需要援助的地方很可能面臨無法救援的境地。

    “怎麼樣?”趙滿延問道。

    “我們得先挖出有力的東西來。”莫凡說道。

    “嗯,本就是先向他們匯報一下。”靈靈倒是有這個心理準備。

    “那我們就從那個內奸開始動刀子吧!哼哼,這一次我們主動出擊,給黑教廷一記重拳!”莫凡冷聲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