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入夜時分,莫凡、靈靈、趙滿延才抵達武夷山審判會,進入到了角怪山,三人很快發現這里的人有些亂成一團,明顯是出了什麼事情。請大家搜索(?a href="/cdn-cgi/l/email-protection" class="__cf_email__" data-cfemail="bac4fa">[email protected]</a>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步入到了大廳處,就看見外面圍了一圈人,那些人神情怪異,也在討論著什麼。

    大廳里,一個女人的哭聲尤其淒厲,顯得格外傷心欲絕,三人帶著在這凝重和悲傷的氣氛下走了進去,看見了幾位審判使。

    “她好像就是你們要找的人,甦青青……”領著莫凡等人進來的那位審判使皺著眉頭說道。

    “來晚了一步。”莫凡沉聲說道。

    “幾位是?”高坐的那位審判長看著莫凡等人,臉上帶著幾分疑惑。

    “這位是莫凡,世界學府之爭第一的莫凡,這兩位是他的伙伴,他們受靈隱審判會委托追查冷青審判長被殺一案。”審判使齊陽說道。

    齊陽是預防組的成員,有一定的權力查出審判會內部人員,是秘術顧簾讓他協助莫凡處理此事的。

    “冷青審判長的死又和我們有什麼關系?”武夷山的審判長鄒輝說道。

    “因為冷青的死,與我們審判會內奸有很大的關系,我們剛剛查到這個內奸在你們武夷山審判會,也正是甦青青,結果她已經死了。”莫凡說道。

    鄒輝皺起了眉頭,他沉著聲音道︰“初步鑒定,她確實是自殺的。”

    “她是畏罪自殺??”

    “真不敢想象,甦青青竟然是黑教廷的人……”

    “她一定是預感自己身份被識破了,所以選擇自殺!”

    眾人頓時議論了起來,幾位武夷山審判會的要員也沒有想到事情是這個樣子,他們也立刻對甦青青的所有做過的事情,所有的物品進行查處。

    這個查處過程可謂相當順利,很快他們就找到了甦青青之前做過的一些泄露機密,與外人存在著信息對換,以及一些非常有可能是黑教廷信物的東西……

    一切查實之後,武夷山審判會也相當震驚,他們如何會想到一位年紀輕輕的女審判員竟然是黑教廷潛伏在這里多年的奸細,更無法想象她是如何逃過誓言之樹的!

    ……

    “還以為我們掌握了先機,沒有想到線索又斷了,這些狡猾的黑教廷!”趙滿延無比懊惱氣憤的說道。

    假如能夠提前將甦青青抓獲,就可以順藤摸瓜找出與之聯絡的黑教廷成員,這黑教廷成員的職位一定很高,至少是藍衣執事,而這樣他們便可以從中挖出冷爵的信息……

    可甦青青一死,什麼線索都沒有了。

    “是啊,這次竟然撲了一個空!”莫凡也是無奈的道。

    “那我們接下去怎麼辦?”趙滿延說道。

    “還能怎麼辦,線索都沒了,只能夠再另外想辦法,我們明天一早就離開這里吧,把甦青青的尸體抬走,也好向靈隱審判會那邊有個交代。”莫凡說道。

    “也只能夠這樣了。”

    ……

    ……

    甦青青死亡第三天,武夷山審判會立刻被更高級審判會進行清查,一番折騰後,整個武夷山審判會也是受到了極大的影響,眾審判員、審判使、監察長、審判長都感覺到了上頭這次的怒氣。

    不過好在,事情終究是過去了,甦青青、卑匠這兩個人也都為冷青審判長之死付出了代價。

    半個月後,武夷山審判會也重新進入了正規,這場風波也算是慢慢的過去了。

    監察長程英以休假為由,選擇了暫且離開審判會一段時間,審判長鄒輝對此也沒有什麼異議,畢竟武夷山審判會出了一個黑教廷內奸之後,整個審判會都蕭條了,上層人員也需要好好清靜清靜。

    程英不漏破綻的離開了武夷山審判會,她離遠了之後,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到了一個無人的山洞中,開啟了一個神秘的祭壇。

    祭壇明顯是對靈魂會造成影響的,她承受著靈魂之苦,生生的斬斷了自己的審判誓言。

    斬斷審判誓言就等于重創靈魂,她虛弱的倒在地上,過了很長時間才有力氣重新站起來,緊接著她又從祭壇後面的窟窿中挖出了一枚黑色的石子……

    她踉蹌的走到了水池的位置,將這枚黑色的石子放入到了水中,那小小的水池立刻化成了黑色,並映出了程英那張蒼白到了極點的臉。

    程英嘴邊呢喃著,念著什麼奇異的咒語,那一池黑色的水立刻蕩開了一層又一層的漣漪,詭異的是,黑色池水呈現出了完全不一樣的畫面,那頭竟然是另外一張人的臉,戴著赤紅色的鬼面面具!

    “赤鬼,是我,我是藍衣鷹瞳。”程英對著水池說道。

    “冷爵大人前陣子還提起你,說你做得好。等你歸教,可以考慮升你為大執事!”那個赤色鬼面面具的人說道。

    程英臉上滿是喜色,激動得有些顫抖,不過很快她就意識到自己的情況,開口道︰“這邊已經有人懷疑到我身份了,我用我培養的一個女孩做替死鬼。”

    整個審判會里,並沒有人知道程英和甦青青有密切關系,程英也從來不允許甦青青跟她在有外人的時候見面,更不會讓她喚自己姨姨,所以甦青青死後,程英這里並沒有受到半點影響,上頭例行公事的盤查,也沒有從她這里查出什麼東西,因為打一開始,程英所做的所有出賣審判會的事情都是以甦青青的名義來做的。

    當然,甦青青對此一無所知。

    “還是你行事謹慎,早早就想到了會有這麼一天!”赤鬼面具的人笑著說道。

    “武夷山審判會已經被高層放棄了,我想我繼續潛伏在那里也沒有了任何意義,我會尋找一個合理的理由離開審判會,回歸本教。”程英說道。

    “也好,冷爵正雕刻一個大計劃,需要人手,你那邊處理干淨後就****吧,我會派引渡人過去接你。”赤鬼面具的人說道。

    “多謝赤鬼大人!代我向冷爵大人送上我最誠摯的忠心之禮。”程英說著,便將頭埋了下去,親吻著自己面前的岩石,卑微的宛如一個奴隸。

    ……

    程英離開了這無人山洞,並繼續按照原來的計劃開始了她的休假。

    這麼多年,她總算可以回到真正屬于自己的地方,那披著一層外皮做人的感覺可真得很難受,所以此時此刻,她是真的休假,一種徹徹底底的放松和解脫!

    不過,程英迎接自己新生的時候,她並不知道在她離開的那個無人山洞里,還隱藏著一個目睹了她整個過程的人。

    拿上那顆黑色的特殊石子,莫凡走出了這個隱蔽至極的山洞,看著程英那宛若升天一般的背影,不由的冷笑了起來。

    “這就是黑教廷的傳令石,唯有藍衣執事才擁有的……”靈靈從山洞外的小林子中走了出來,仔細辨認了一番。

    “怎麼樣,釣出紅衣大主教了嗎?”趙滿延急忙問道。

    莫凡搖了搖頭道︰“和她通電話的是一個叫做赤鬼的家伙,他說會派遣引渡人將程英接引****。”

    “引渡首!沒有想到這個程英級別這麼高,能夠直接與引渡首聯絡……根據我姐姐的情報,黑教廷里存在一個引渡首,比紅衣大主教身份還要神秘,因為引渡首才是真正掌握著麾下所有成員名單的人,這個程英監察長不知道是埋了多久的一個致命之棋,竟然是由引渡首直接接管的!”靈靈說道。

    “這麼說,我們這一次是真的觸踫到了黑教廷的高層了!”莫凡說道。

    引渡首,其地位僅次于紅衣大主教,那個帶著赤鬼面具的家伙掌握著一名紅衣大主教麾下所有教員的名單,若是能夠把這個引渡首給拿下,豈不是意味著他們能夠將整個黑教廷七分之一的成員一鍋端了!

    黑教廷可怕的地方就在于潛伏,甚至還有很大一部分他們過著正常人的生活,不曾暴露過一點點的暗棋,這些暗棋一個個都是人肉炸彈,天知道會帶來什麼危機,而引渡首正是連這些暗棋都掌握的人,拿下了他,這些全部都可以消滅干淨。

    “是,這次絕對是,但很可惜的是,來接程英走的並不是這個引渡首本人,那樣我們就可以立刻執行抓獲,拿下這個引渡首,冷爵一脈將徹底消亡!”靈靈說道。

    “是啊,他是派引渡人過來,說明他自己不會出現。”

    “我覺得這個程英還是不能動,引渡人既然會將他引渡回黑教廷,我們可以順勢尋到他們的大本營,從而掌握到冷爵或者引渡首的真實身份……”莫凡說道。

    這是一次極其冒險的行為,相信冷青當初也做過類似的事情,不然又怎麼會引來殺身之禍。

    但這並不代表莫凡和靈靈就會退縮!

    古都浩劫,留給莫凡的心靈沖擊實在太強烈了,他真的沒法放任下一個災難在國內爆發,等到尸橫遍野、血流成河的那一幕真的呈現時,自己一定會悔恨終身!

    不過,莫凡並不會魯莽行事,黑教廷是那麼的殘忍與謹慎,連一直都非常沉著理智的冷青都難逃魔爪,莫凡不會步他後塵,接下去每走一步,都是如履薄冰,必須深思熟慮!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