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時間還三天,三天後莫凡就會跟隨牧羊人與程英一同前往********,到了那里,一切就要格外小心了,為了不讓黑教廷的人起疑心,為了這次能夠徹底打入到他們教會深處,他們這次追蹤是不會有援助的,背後更不可能有強者接應。品 書 網    .      .

    每一個打入者都是如此,完全就是沒有任何安全措施的在往一個萬丈深淵中爬,下面一片漆黑,你無法確定是不是有陷阱在等著,也無法確定到底還有多深……

    莫凡沒有和任何人商量,他做了這個要追下去的決定,為此,穆寧雪非常的生氣,她覺得莫凡在做這種事的時候至少應該和她商量,她知道自己的說法莫凡不一定會听,但她還是為莫凡這樣什麼都不說的行為感到不滿。

    “你來凡雪山一趟。”穆寧雪帶著一種命令的口吻說道。

    “三天後,他們就飛往********了。”莫凡說道。已經到了相當關鍵的時刻,莫凡並不想出什麼岔子。

    “往返不需要太久,何況你在那里盯著,就一定不會有事嗎,要知道你的行蹤對黑教廷而言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穆寧雪說道。

    “你說得也對。”莫凡同意了。

    坐上飛機,不需要幾個小時便抵達了飛鳥市,耗費一些魔能,施展出幾個大瞬息移動,莫凡以最好的速度滾到穆寧雪的面前。

    果然,穆寧雪的臉色很不好看,本來自從凡雪山成立後,穆寧雪和莫凡之間的關系一直在升溫,莫凡也如願以償的能夠牽牽小手,偷親個嘴什麼的,純潔的如同初中生,可看今天穆寧雪的樣子,是沒啥機會了。

    “嘿嘿。”莫凡看著穆寧雪那副冷冰冰的樣子,卻只能夠干干一笑。

    好吧,莫凡承認這次是自己太魯莽了,這個家盡管是自己這個男人說的算,但一定要尊重大老婆的意見。

    “戴著。”穆寧雪伸出了白皙如雪的手來,嫩嫩的手掌上有一枚水藍色的戒指。

    “噢噢噢!”莫凡驚訝的看著穆寧雪。

    不會吧,穆寧雪什麼時候偷偷把對戒給買了,這種事情不是他們一起去的嗎!

    看著這枚戒指,莫凡撓著頭有些不知所措的憨笑一聲,腦洞大開的道︰“我還是不戴了,要是你跟我說,等我回來我們就訂婚什麼的,那我一般是回不來的,這種立旗的事情,很邪門的!”

    “這是威尼斯戒。”穆寧雪沒好氣的說道。

    “哦哦哦,不是我們的訂婚戒指嗎?”莫凡反應過來。

    “你的威尼斯戒在和哲羅對抗上不是粉碎了嗎,這枚戒指是比較古老的威尼斯戒……”穆寧雪將戒指放在了莫凡的手上。

    “這不是你自己贏來的嗎,你自己留著吧,你也不必我安全多少。”莫凡沒打算接。

    威尼斯之戒是參與了決戰的國府學員都擁有的,但那枚那些戒指的級別都不算是特別高,唯有穆寧雪手上的這枚,才算是最正宗的威尼斯之戒,是賽方特別獎勵給最具影響力的國府選手的,穆寧雪從一個國府選手到被淘汰,緊接著到脫離世族,再到國館賽殺回世界賽,背負著黑教廷親屬的罵名到證明自己,這一切都得到了賽方和很多人的欽佩,所以這份特殊的榮譽給了她。

    莫凡自己的戒指是被哲羅給毀了,賽方也是摳門,戰斗中粉碎了,他們就不給了!

    “戴著,不然我會把你凍在這里。”穆寧雪語氣一點都不容許拒絕。

    莫凡相信穆寧雪是會做出這種事的,急忙將戒指戴在了手上,說著一些讓穆寧雪不用擔心的話。

    穆寧雪又怎麼會不擔心,莫凡平日里怎麼浪都行,行走于沙漠,闖入深山老林,與妖魔為伍……穆寧雪相信他有分寸,有自保的能力。

    可這一次是面對黑教廷,是追蹤一位紅衣大主教,那是一群比妖魔可怕十倍、百倍的披著人皮的惡鬼,叫人如何不心憂?

    “雪雪……”莫凡看著眼神堅定的穆寧雪,不由的拉住了她的手,想和她說說心里話,不過一想到自己剛才說的那個荒唐的說法,最後搖了搖頭道︰“算了,我還是不說了,免得真的中了那個電視劇邪。”

    “想說什麼就說吧,這麼大的人了還這樣迷信。”穆寧雪說道。

    “哦哦……”莫凡點了點頭,還是說出口來,“回來後,我們把咱兩的事訂下來吧,你叫上你的親朋好友,我喚上我的狐朋狗友,你要華麗浪漫奢侈夢幻也行,我現在也算是個土豪;你要一切簡單樸素低調安靜也可以,只要是我們兩個一起。”

    穆寧雪听到這番話,縱然有些許心理準備,還是感覺內心被觸動了。

    就好像當初自己賭氣的離家出走,莫凡在後山等著自己,他問自己去哪,自己告訴他,去哪都行,只要是我們一起。

    這麼多年了,自己已經變得面目全非,說過的話,做過的事,許下的承諾,全都不記得多少了,但好像眼前的人依舊不忘初心。

    “我……我可能已經不是你喜歡的那個穆寧雪了。”穆寧雪有些迷惘的說道,其實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要回答這句話。

    “我喜歡的是你的身體又不是你的人。”莫凡順口回答道,小小聲的。

    “你說什麼!”

    “哦,我的意思是,別把自己想得那麼復雜,你就是你,我們接觸這麼久了,你看看我們性格多符合啊,從來沒吵架,一直恩恩愛愛……”莫凡急忙改口道。

    穆寧雪思考了一下。

    雖然兩人各自長大了,莫凡這個逗比能夠驅散她一直獨自面對的不安與茫然,感覺蠻好的。

    “怎麼樣?”莫凡有些焦急的問道。

    “不好。”穆寧雪猶豫了一會,最後還是一口回絕了。

    “為什麼?”莫凡一臉錯愕。他覺得自己這次應該可以成的啊,好歹也算是一次出征。

    穆寧雪沒有回答,只是告訴莫凡,去俞師師那里一趟,俞師師有一些關系到圖騰的東西給莫凡看。

    莫凡還是想索取原因,穆寧雪就是不答,莫凡只好惋惜的離開了。

    等莫凡走了後,穆寧雪卻也自嘲的搖了搖頭,對她自己道︰

    “才說的別迷信……”

    ……

    帶著那份百思不得其解,莫凡找到了在月牙山上照顧她那些可愛的小青娥們的俞師師。

    才過沒多長時間,俞師師好像又交|配了不少飛蛾,這些小生命也真是擁有強大無比的種族延續能力,都死得那麼慘烈了,沒多久便又一大群……

    “喂,我叫你呢!”俞師師氣呼呼的瞪著莫凡。

    “你剛才說什麼。”莫凡道。

    “我什麼都沒說,你怎麼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俞師師問道。

    “哦,你也算是女人,我問你啊……冷靜點,冷靜點,先把尖牙收起來,我血髒怕你咬了中毒。”莫凡急忙勸下俞師師,賠笑道,“我是想問你,你們女人到底在想什麼?”

    莫凡當下把自己和穆寧雪剛才的狀況給說了一遍,希望俞師師能夠幫自己做一番解答,他總覺得時機成熟了啊。

    “她應該也蠻喜歡你的,常理上是會答應的吧……不過,我得先問你一個問題。”俞師師說道。

    “什麼問題?”莫凡道。

    “你是不是還有別的女人?”俞師師問道。

    “是,不過只有一個。”

    “哦,她應該是很喜歡你的,不然你早已經被碎尸萬段了……換作是我的話!”俞師師沒好氣的道,真沒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還是因為這個啊……還以為她已經慢慢的不介意了。”莫凡感慨了一聲。

    “你是智障嗎!”

    “人總要有點理想,我的理想就是娶兩個老婆。”

    “你可以去死了,無可救藥。”

    “你找我什麼事,我可跟你說,我只娶兩個,多的我絕對不會娶,雖然你身材很辣,胸很大,但我覺得我們只限于身體上的交流,多的是不行了,我不能太過分……喂喂喂,開個玩笑,你這又露出獠牙來是什麼意思,做人就好好做人,沒事把妖的一面透出來,多奇怪。”莫凡說道。

    俞師師真的氣得肺都要炸了,穆寧雪那麼正經的一個人,讓俞師師都還有些欽佩,怎麼就會看上一個這樣的神經病!

    “月蛾凰快進入輪回了,她原來的圖騰之力會消散在天地之間,我听柳茹說你需要圖騰之力,你如果能夠吸納的話,就今晚月圓時分做好準備,不然什麼都沒了。”俞師師強忍著不說髒話,不咬人的沖動,心平氣和的對莫凡說道。

    “今晚?”

    “對,今晚,你可要自己把握好,別怪我沒提醒你,圖騰之力非常特殊,不是想吸納就能夠吸納的,別到時候反被重創了。”俞師師說道。

    莫凡心中更是萬分欣喜,還以為尋找到月蛾凰不過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卻不知圖騰之力會在其進入下一個輪回過程中消散去……

    那與其回歸大自然,不如給自己的小泥鰍補充補充,小泥鰍早已經饑|餓難耐了!

    小泥鰍一吃飽,莫凡修為就要大增進,馬上就要與黑教廷撕逼了,這是一場及時雨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