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埃及,最著名的災難——海市蜃樓!

    它並非是一個光之錯亂的自然現象,對整個埃及而言,海市蜃樓便等于冥神的部隊又一次降臨人間,是血光沖天,是尸橫遍野!

    老牧民以前也是學過一些知識的,更在一些書籍上看到過有關國外大事件的記載,不知為何,他感覺這個故事格外的真實,真實的就像是他們這里真的有一位用身體去融化了冰雪的其其格一樣。

    “怎麼樣,你覺得是孔絲更深入人心呢,還是你們的其其格?”少年笑著問道。

    “這個……我覺得我們的其其格更偉大。”老牧民回答道。

    “哈哈哈,可你們的其其格只在你們這個小小的地區被人們廣為流傳,但孔絲,卻已經成為埃及不知多少個世紀最邪惡女人的代名詞!其實,都是被廣為流傳,禍害卻往往被人們記住的時間更長。對了,你知道信仰之力嗎?”少年似乎很喜歡和老牧民聊天。

    老牧民點了點頭,他顯然不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老漢。

    “有很多不同的神靈,人間信仰者越多,越虔誠,他們的神力也就越強大,所以在更早些時期,特別多神靈都會願意為人類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這樣他們才能夠從人們的信仰中獲得更強大的神力。其中尊敬神、衷心于神、膜拜于神,都會無形中化為信仰之力飄入到神界,讓神壯大。”少年繼續說道。

    “是的,這一套理念我們也是相信的。”老牧民說道。

    “可是你知道信仰之力還有另外一半沒有廣為流傳嗎?”少年接著道。

    “另外一半?”老牧民更是費解。

    “既然尊敬、忠誠、膜拜會賜予神這樣的信仰之力,那麼當人們唾棄、憎恨、厭惡某個魔靈的時候,這種惡怨之力是不是也會賜予那個魔靈無與倫比的邪力呢?”少年說道。

    老牧民愣了愣,好半天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是啊,既然人們虔誠的信仰可以賜予神更強大的力量,那麼人們憤怒的怨恨凝聚在一起,豈不是一樣會給邪惡的神靈增強邪力??

    “那麼你覺得這個世界上,像其其格那樣的人更多,還是像孔絲那樣的人更多?”少年接著說道。

    老牧民再一次啞口無言。

    事實上,像孔絲的人確實更多,這仿佛是人的本性!

    “假如神分為善良的與邪惡的。按照信仰之力來權衡兩派神靈的強弱,那麼由此可鑒,邪惡的神靈是具備著比善良神靈更強大的力量!”少年繼續說道。

    “你的邏輯我無法反駁。”老牧民說道。

    “這是當然,事實永遠是無法反駁的。”少年有些得意的說道。

    “我不明白,你為什麼會知道這些,像你這樣年齡的孩子,不應該會懂的吧?”老牧民感到疑惑不解的道。

    “為什麼會知道這些?”少年忽然間笑了起來,他走過來拍著老牧民的肩膀道,“老伯,因為我們就是邪惡神靈的信仰者啊,世人越唾棄我們的教會,越厭惡我們的成員,越憎恨我們所信仰的邪靈,我們所獲得的力量也就越強大!!”

    老牧民驚訝的看著少年,呆了好一會才道︰“孩子,你可能想法上有些錯誤,事情並不應該是你想的那樣。”

    “那些領袖者構架出了無數的烏托邦,用無數個類似于其其格的故事來阻止人本性的另一面,以此來壓制住邪惡神靈的力量,可人真的可以不厭惡,不憎恨,不憤怒嗎?在經歷了不公,在經歷了漠視,在經歷了折磨後,一個人真的可以做到沒有一點點負念?”少年說道。

    “可以的吧,孩子,像其其格那樣秉性善良純真的人,終究是有很多的。”老牧民覺得自己的話有些蒼白了。

    “好啊,那我們打個賭如何?”少年說道。

    “打賭??打什麼賭?”老牧民一臉不解的道。

    “這是你的家鄉吧,我們剛從你的家里走過,看到了你家女兒,看到了你的妻子,還看到了你那位年過八十卻依然風趣健康的老母親,她送給了我一枚自己編織的草戒指,對吧?”少年說道。

    “是的,我的媽媽很喜歡你,他說你有一雙美麗如精靈一樣的紫色眼楮。”老牧民說道。

    “你的鄰居們都很和藹,我見過他們,他們雖然貧窮卻很樂觀,卻很好客,對吧?”少年接著說道。

    “是的,他們是好鄰居。”老牧民道。

    “你們這片草原上的人,因為其其格的傳說都有著一份善良、熱情的心,待人友善,尊重少女,無論在哪里都算是一個非常值得稱贊的民族。”少年再說道。

    “那是自然,我們其其格一族即便在外,也享有很好的名聲。”老牧民臉上露出了自豪之色。

    少年回頭看了一眼那穿著短旗袍的美|婦,見她似乎已經準備好了,于是又笑了笑,開口道︰“那我們就以此作為賭注吧?”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老牧民不解道。

    “你如果不怨恨我,不憎恨我,不厭惡我,你就贏了。你贏了的話,我放棄掉我紅衣大主教的身份,我向你發誓我一定做一個和其其格一樣的好人!”少年笑了起來,那笑容明明是那麼的春風沐雨,可整張臉上卻藏著無盡的虛假與陰邪!

    “我為什麼要這樣對你,雖然你的思想很古怪,可你畢竟是一個非常有禮貌的孩子……”老牧民仍舊不解著。

    “待人禮貌是我的休養,作惡多端卻是我的本性。”少年說道。

    “你真是一個古怪的孩子。”老牧民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發現自己有些說不過這個孩子了,這個孩子的邏輯思維,還有他的學識比他這個老牧民高出了不知多少。

    他轉過頭去,看了一眼那位穿著旗袍的美|婦,開口問道︰“你也不說一下你弟弟的嗎,你弟弟總是想那些讓人不覺得好的事情。”

    “你誤會了,他不是我弟弟。他是我的主人……嗯,就像是孔絲和那個男寵一樣的關系,我是他的小奴隸。”旗袍美|婦笑容溫婉的說道。

    “這……”老牧民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他正要再說些什麼的時候,忽然間看到旗袍美|婦忽然用手一指,將那其其格的雕塑給直接摧毀了!

    白色的其其格雕塑瞬間化為粉末,有的飛濺到了空中,有的散落到了草地上,老牧民看到這個女人如此粗魯行徑,臉上帶著幾分憤怒。

    “你這是做什麼!!”老牧民大聲道。

    “這里設立坐標啊。”旗袍美}婦一臉理所當然的道。

    “老伯,您這樣就生氣了嗎,那您已經輸了。”少年說道。

    “我沒有生氣,這樣的雕塑我們可以重造,但你們不應該這樣做,這很不尊重我們……你手上拿著什麼東西?”老牧民說道。

    旗袍美|婦舉起了手中一面狹長、精致、充滿藝術感的三角菱器皿,語調柔婉的道︰“你問這個嗎?”

    “是的。”老牧民道。

    “這可是一件寶貝。”少年這個時候開口了,他解釋道,“我和撒朗費了很大的力氣才從紐約神殿那里偷出來它最重要的零件。你記不記得我跟你說過的那個三角次元鏡?”

    “記得,可那東西不是已經被雷電給劈成粉末了嗎?”老牧民說道。

    “哦,那並不是真正的三角次元鏡,孔絲手上的那個三角次元鏡只不過是一件高仿道具,它的功效只是散射光輝,要稱也只能夠稱之為三角混沌鏡,三角混沌鏡流落到了埃及,被孔絲收集到了。我們手上這個才是真正的三角次元鏡,很快你就可以看到它無與倫比的效果了。”少年接著說道。

    老牧民再一次呆住了。

    假如那個埃及傳說是真的,那麼三角次元鏡就是可以折射金字塔冥輝的器皿,那絕不是什麼好東西!

    “冷爵大人,我準備好了。”美|婦笑著說道。

    “恩,讓我們的老伯大開眼界吧。”少年說道。

    ……

    三角次元鏡就安置在了其其格雕塑的殘骸位置,隨著其他幾名手下共同注入一種特殊的能量,整個三角次元鏡兀然的煥發出了極其冷調的光輝,就像是冰冷的月灑下的冷芒……

    光芒筆直的射入到了長空之中,廣袤的灰藍色天地之間赫然多出了一道震撼的分割線,它好像打向某個次元!!

    一條天地貫穿分割線,那是由三角次元鏡其中一面射出來的。

    很快又一條縱線,它依舊是那麼冷調鮮明,筆直的跨越過了這片無垠的草原,近乎平行于那遙遠的地平線,並且與貫穿線交織于其其格雕塑位置。

    緊接著,又是一條橫線,這條橫線垂直于縱線,垂直于遙遠的地平線,它的劃過將整塊莽莽大地分割成了四塊區域,哪怕從萬米高空俯視下來,仍舊可以清楚的看到這樣震撼人心的分割!!!

    貫穿線!

    縱地線!

    橫地線!

    這三條線赫然組成了一個空間坐標,那特殊的冷色之光充斥在了這塊區域,明明是晴天午後,陽光明媚,可這塊區域卻變成了晨曦微弱,蒙蒙陰冷!

    “快看,最美的時刻要來臨了。”少年眼中帶著幾分狂熱。

    老牧民更感到不可思議,他從未見過如此壯觀震撼的景象!

    “這到底是什麼?”老牧民問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