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和趙滿延將江昱從山背後面給接了回來,江昱狀況還算不錯,也就摔斷了兩條腿,胳膊靠近胸膛位置被鷹爪刺穿,外加腦殼磕在岩石上,有點頭破血流……

    “我看你是在帝都紙醉金迷久了,連一點生存意識都被抹平了,着陸的時候你就不知道身體觸地嗎?”趙滿延擡着滿身是血的江昱,喋喋不休道。

    “你別說了,他是腳找地的,不然腿怎麼斷了,着地後滾到山背下面,腦袋才撞破的。”莫凡給不能夠說話的江昱辯解道。

    “哦哦,我錯怪你了,幸好我跟莫凡兩個人及時趕過來,不然你小命就沒有了,另外我們在衝過來的路上順便把害死你的女人給做了,你應該沒有什麼遺憾了。”趙滿延說道。

    “我……我覺得我還可以……還可以搶救一下。”江昱聲音輕若得道。

    麥龍傭兵團裏沒有治癒系法師,唯一的那個醫生大概已經在某頭極寒古鷹的肚子里正被消化了。

    還好麥龍傭兵團選擇了結盟,不然江昱這種狀況沒有治癒法師,基本上熬不過一天的時間,天寒地凍、冷風如劍,正常人都承受不了更別說這種滿身是傷的。

    ……

    “隊伍裏傷者這麼多,我們總得挨個挨個來吧。你們想要優先治療你們的夥伴也行啊,讓國府最耀眼的大美人穆寧雪來給我們跳段豔舞,讓我舒緩一下緊繃的神經,那我可以先幫你們朋友治療治療。”探險隊的博坦擺出了一副老流氓的姿態說道。

    “你可能是不知道,穆寧雪是暴躁天王莫凡的女朋友,你這些話最好還是不要讓他本人聽見。”艾江圖對博坦說道。

    “我知道,莫凡嘛,學府之爭最強,號稱青年法師第一人,還是全世界名頭……我其實早就想領教領教了。”自由神殿的博坦說道。

    艾江圖見博坦並不願意施救,眉頭也緊鎖起來。

    ……

    返回到隊伍,艾江圖將博坦的態度告訴了大家,當然自動省略掉了他那段對穆寧雪的調侃,免得莫凡真就提刀殺過去了,莫凡這人是什麼脾氣,艾江圖非常瞭解。

    “老艾,我跟你說和國際友人聊天的時候就不能夠太客氣,我去一趟,保證他馬上過來給江昱治療。”莫凡站了起來,準備親自出馬。

    “別,別……我再想想辦法。”艾江圖急忙勸阻莫凡。

    “能有什麼辦法,治癒法師就一個,他們自由神殿探險隊一名。說實話,南榮倪這女人是噁心,可有的時候也非常管用,下次出門無論如何都要勾搭到一名治癒法師,不然真得難受。你看那博坦得意的樣子,感覺全世界的人都要求他一樣。”趙滿延說道。

    當時國府隊伍治癒法師就一名,南榮倪,如今還是穆寧雪的死對頭。

    以前有穆白這傢伙在,他這個半吊子藥師關鍵的時候還確實能夠起到治癒作用,儘管趙滿延很恐懼他的那些治癒方式。

    “阿帕絲,你會療傷嗎?”莫凡走到阿帕絲的身邊,認認真真的問道。

    “美杜莎像是會治癒復甦之光的種族嗎?”阿帕絲反問了一句。

    “我覺得你可以擴展一下自己的業務,別總學一些害人的東西,這樣美杜莎會漸漸成爲人類最好的朋友。”莫凡說道。

    “呵呵。”阿帕絲眼睛一瞟,懶得理會莫凡。

    ……

    ……

    南珏與艾江圖前去和獵王亞森商量,話還沒有說上幾句就聽見不遠處傳來了幾聲嗷嗷大叫聲。

    “這個莫凡,果然和傳聞說得那樣……一點道理都不講。”獵王亞森無奈的笑了笑。

    南珏與艾江圖站在那裏,愣愣的看着莫凡拽着博坦脖子後面的領子一路拖到了江昱的面前。

    莫凡一邊拖一邊罵:“喝口水你丫喝半小時,非得逼我動手,自己識相點過來奶上幾口讓我朋友恢復一些不好嗎!”

    “我自己走,我自己走。”博坦直接認慫了。

    博坦到現在都還沒有搞清楚那個架在自己褲襠下涼涼的東西是什麼,但一回想起那份驚悚,蛋處仍舊隱隱痙攣……

    “治好了我朋友,去篝火那邊給我們跳個鋼管舞,不然你今天別想安然無恙。”莫凡踹了博坦一腳,罵道。

    “這……這我不會鋼管舞啊……”博坦說道。

    “你會什麼來什麼,以後對我女朋友要放更尊重點,不然下手絕不會像這次這麼輕。”莫凡說道。

    “一定,一定……”

    莫凡撇了一眼已經回來了的艾江圖和南珏,見兩人表情有幾分怪異,於是聳了聳肩道:“天寒地凍、環境惡劣,哪有那麼多時間跟他們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啊。”

    “莫凡,講道理我覺得你纔像是一個法二代、官二代。”南珏說道。

    “對,對,人與人之間相處怎麼可以這麼橫行霸道的嘛。大家都是尊貴的法師,什麼事情不能用和平一點的方式來解決,我不就是和你們開個玩笑,既然大家都結盟了,又怎麼會有不治癒的道理,你們年輕人脾氣別那麼大啊,這個世界上強者那麼多,哪天遇到了你打不過的,你總不能也用武力來解決問題,對吧?”博坦說道。

    莫凡對博坦這些話嗤之以鼻。

    碰到打不過的,那就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天寒地凍、環境惡劣大家被困在天山之痕入口處不有得是時間。

    ……

    治癒法師確實少,很多人都受了重傷,結盟隊打算在山脊山背面再休息調整一會再繼續前往天山之痕。

    天山之痕其實就在眼前,他們這羣人已經到達了目的地了。

    只是,要邁出下一步更需要深思熟慮,這一路上遇到的危險狀況在大家坐下來相互交流一番後更加心有餘悸,因爲大家的遭遇各不相同,意味着他們很多人能夠活到這裏那都是天山聖靈在保佑他們了,沒有撞見更可怕更歹毒的生物……

    “博坦,你們隊伍來天山做什麼,不會是真做研究吧?”莫凡見博坦正殷勤的給隊伍其他受了小傷的人治療,於是語氣溫和了許多,像老朋友一樣詢問道。

    其實博坦這種打一頓就立馬老實的性格的人,莫凡不算討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