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莫凡剛從飛機上下來,立刻就接到了齊陽的電話,他讓莫凡、靈靈、趙滿延三人直接前往更北面。

    帶著這份疑惑,三人駕上了一輛預防組那邊提供的越野車,順著廣原公路一直開入到了遼闊的草原……

    他們開的速度非常快,哪怕沒有路的地方,一樣橫沖直撞過去,從齊陽的語氣來看,是有大事情發生。

    抵達背脊草原,莫凡三人見到了齊陽的預防組。

    預防組共有十個人,齊陽是組長,負責指揮,剩下的九人中,有兩個人是戰斗法師,其他的基本上是隱藏者、監視者、追蹤者……

    論實力,這些人真的不怎麼樣,莫凡一個人估計都可以滅了他們一組人,不過,本身預防組的存在就是尋找最有力的證據,一旦它們的情報足夠,便有權力向魔法協會請求剿滅行動!

    “發生什麼事了?”莫凡詢問道。

    “我們不久前接到情報,這里的鎮子消失了。”齊陽說道。

    “這不是應該是********那邊的魔法協會該去調查的事情嗎?”趙滿延不滿的說道。

    總不能什麼事情都找他們吧,他們這次可是為了追蹤黑教廷的引渡者而來,若是讓引渡者跑掉了,他們就功虧一簣了!

    “這件事與黑教廷脫不了干系。”預防組里的一位其貌不揚的男子說道。

    “過去看看再說吧。”靈靈說道。

    眾人往那座鎮子上走,發現鎮子的建築物都還在,一些散落在牧場的帳篷也看上去非常的完整,除了狼藉一片之外,根本不像是出過事情的樣子。

    鎮子很亂,但大部分值錢的東西都沒有少,這就表明不是某些匪類團體在作案,事實上國內也不可能出現這種大規模的洗劫。

    鎮子上沒有人,一個人也看不見,可到處都有血跡,血跡正是預防組最擔憂的地方,血跡越多,意味著這里發生的事情越淒慘……

    “應該死了很多人,但是很費解的是,看不見一具尸體,或者尸體的部分。”齊陽皺著眉頭說道。

    這種事情預防組還是第一次見到,遍地都是血風干的痕跡,都可以想象得到這是一場屠戮,可行凶者難道可以精細到把所有的殘骸都打掃干淨??這是一個非常巨大的工程,按照這個鎮子最後一次聯絡********來看,行凶者不大可能有這個時間。

    靈靈在仔細檢查著,這時有一名情報者湊到了齊陽的耳邊,齊陽瞪了他一眼,這名情報者才直接開口道︰“我們找到一位精神失常的老牧民,已經送去最近的城市做治療,他好像是這個鎮子的居民。”

    “他能正常說話嗎?”齊陽問道。

    那名情報者搖了搖頭。

    “那等他精神康復了再過去詢問吧。現場你們怎麼看?”齊陽詢問組員們。

    “我覺得可能是北疆荒獸,它們一直棲息在我們國土的北疆界,背脊草原本身就是在非常靠近疆界的地方,沒有來得及和城市取得聯絡就被滅了……尸體的話,應該被那些凶殘的北疆荒獸給吃了。”那名粗臉大嘴的組員說道。

    “我覺得大蠍說得有道理。”組員里面的女隊員說道。大家都叫她傅姐。

    “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毒系超階級的魔法導致的,可以將人直接化成血水的……我發現往北一些的草原上,那些植物全部枯敗了,上面侵染著某些毀壞物質,這正是毒系魔法的征兆。”情報者曲康說道。

    齊陽听著眾組員的匯報和意見,自己也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事實上他自己還是覺得大家說得可能有些片面,總覺得有些地方特別的不符。

    他目光望向了莫凡,開口問道︰“你覺得呢?”

    “都不是。”莫凡回答道。

    “怎麼不是了,一定是毒系超階魔法!”曲康堅持自己是對的。

    “你年紀輕輕,經驗尚且,像北原荒獸這種貪婪的生物就是這樣的,它們會把人的肉和骨吃得一點都不剩下,大概在十三年前就有這樣的案例,當時也是查了很久……”大蠍說道。

    “別這麼七嘴八舌的,一個個說。”齊陽說道。

    “不用說了,有吃的嗎,我們下飛機後都還沒有吃東西。”莫凡問道。

    “……”

    預防組一個個瞪著眼楮,一臉看怪物的樣子看莫凡。

    發生了這樣的慘案,這家伙還有心思吃東西。這里遍地都是血,淋灕的看得人倒胃口,他竟然有饑餓感覺……

    “那個誰,你把這個鋪地上,我們坐一回吧,究竟是什麼東西,過一會你們就知道了。”莫凡說道。

    席地而坐,莫凡、靈靈、趙滿延自顧吃東西,預防組的那些人卻是各有不滿,一個個仍舊在現場中尋找線索。

    ……

    “組長,這幾個家伙真的是來帶隊的嗎,我怎麼感覺是幾個二世祖?”大蠍小聲的詢問齊陽道。

    “就是,不听我們匯報,不找線索,更不勘測調查,哪有這樣做事情的?”傅姐冷哼道。

    “那位是……”齊陽剛要介紹莫凡身份,卻忽然間感覺腳下的泥土有那麼一些松動,似乎是什麼東西要從下面鑽出來。

    齊陽一陣疑惑,仔細檢查,但什麼東西都沒有。

    這時,野炊完的莫凡才高聲喚了一句,示意他們所有人都回來。

    正在做調查的預防組眾人非常的不滿,卻不得不听從命令,畢竟現在莫凡三人是他們預防組的老大。

    “你知道是什麼所為了嗎?”曲康沒好氣的問道。

    莫凡看了一眼地平線遠端,此刻,夕陽正一點一點的沉下去,余暉也在撤離人間大地,昏暗從地平線的另外一端慢慢的接管……

    曲康見莫凡沒有回答,反而在那里欣賞夕陽,更是惱怒道︰“你們到底是來做什麼的,如果只是來過個場,那你們已經做到了,麻煩趕緊回到你們安逸的城市里去!”

    “曲康!!”齊陽大喝一聲,臉上已經滿是不悅。

    曲康也是傲氣,依舊用那副不滿的眼神瞪著莫凡三人。

    “你們自己看吧,應該快爬出來了。”莫凡指了指那個淋灕鮮血的小鎮,語氣里帶著幾分無奈和惋惜。

    “看什麼,難道凶手會自己爬出來嗎!!”曲康大吼了一聲。

    可就在這時,一聲聲听起來像是野獸的叫聲從鎮子位置傳出,刺耳的怪異,莫名的可怕,它們從地底下傳出,又鬼怪啼叫那樣回蕩在人的耳邊。

    干了血跡的泥土松動了,堅硬的石板裂開,一只只破爛不堪的手從下面伸了出來,緊接著是一個個殘缺不全的腦袋,帶著凶光探了起來,最後是它們那帶著灰黑色帶著腐爛帶著血跡斑斑的身軀!

    這些身軀相當之惡心,盡管大部分是有胳膊有腿有身子,可是它們身子比例相當之不協調,完全……完全就是不同的人的肢體拼湊起來的!

    一具尸怪上,不知道有多少個人的部位,有的是男人的頭顱,身子卻是細長干瘦的女人殘軀,有的明明就擁有健壯粗狂的軀干,手臂和四肢卻是孩子的!

    假如這些都是橡皮泥人,胡亂的拼湊或許會有一絲趣意,但它們明顯前不久都是鮮活的人,這樣凌亂的嫁接有的只是毛骨悚然!

    “我的天……”傅姐站在那里,卻已經驚叫了起來。

    “這……這些是……是鎮子上的人???”大蠍難以置信的說道。

    “亡靈!這是亡靈!”齊陽說道。

    莫凡看著這些東西爬起來,眼中沒有半點驚訝,他開口道︰“只見血,不見尸,顯然尸自己爬到了土里,等到夜里才會出現。虧你們還是預防組精英,連亡靈常識都沒有!”

    從古都走出來的莫凡,對這種現象再熟悉不過了。

    所以在踏入這個鎮子的那一刻,他就知道是什麼在行凶,可讓他想不明白的是,自從古都浩劫之後,亡靈已經徹底回歸他們的墓冢,回歸他們的地下宮殿,不再會出來肆意活人……

    為什麼這里會出現被亡靈洗劫的鎮子??

    況且,這里離亡靈之地其實是有一定距離的,從未听說過北疆這邊也有亡靈,這片廣闊充滿陽光的大地是不適合亡靈生存的啊!

    莫凡這聲訓斥,說得預防組眾人面紅耳赤。

    他們確實沒有將這一切與亡靈聯系在一起。

    “這件事變得復雜起來了啊,但願是兩件不相干的事情……”靈靈看著那些淒慘無比的亡靈們。

    從亡靈們的扭曲、畸形、殘破是可以想象得到他們生前的經歷,除了那份憐憫與觸目驚心的悲傷,更多的是一種無可奈何的憤怒!!

    “你們繼續追蹤引渡者牧羊人,我會時刻告訴你們他的行蹤,啟動你們的隱藏者打入進去。這個鎮子的事情我會親自去查,假如這是古都亡靈所為……”莫凡說到這里卻停住了。

    古都災難在莫凡心中就是一道永遠都不可能磨滅的疤痕,此刻再被觸踫,那張風輕雲淡的面孔之下掩藏的卻是火山澎湃的滔滔之勢!!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