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們其實也就是給神殿法師打工的。是這樣,自由神殿與迪拜法師塔之間有一項比較大的戰略合作,迪拜法師塔需要自由神殿提供純度可以達到近乎完美的元素鑽石,你們也知道元素鑽石是非常稀有的物資,找遍了整個美洲,能夠蒐羅得也就那些,其他的多半是落在那些黑商、私人、世家的手上,要從他們手上買過來,價格不知道要翻多少……自由神殿不想被痛宰,於是就出了一小部分的錢讓我們來天山收集元素鑽石。嘿嘿,剛纔在天池的時候,我就拿到了一塊,天山真是一個寶地啊,從未被踏足的天山之痕裏,想必更多這樣昂貴的元素鑽石吧!”博坦是一個愛說話的人,莫凡就隨便問了一句,博坦就說了一大串。

    “元素鑽石?”靈靈露出了一副感興趣的樣子。

    “嘿嘿,很多人都只知道純淨的元素魔石是提供我們現代城市各個能源的主要載體,卻不知道有一樣東西其實是可以給魔法師進行魔能充能的。”博坦見到靈靈那副好學的樣子,話匣子不由自主的就打開了。

    “元素鑽石多用於一些非常精密的魔法陣,比如說需要非常精確瞬息移動的法陣上。”靈靈說道。

    “沒錯沒錯,小妹妹你懂得不少嘛,但是你可知道其實一些魔法不一定完全要從法師身體裏調出最新鮮的魔能來作爲消耗品,而是以法師爲媒介,讓整個大魔法抽取元素鑽石裏的龐大純淨魔能,舉個例子,手電筒要發光,需要電池和電筒設備,法師就扮演一個電線的角色,能量完全由電池來提供。元素鑽石就可以起到電池的效果。”博坦說道。

    “你的意思是,以後我們法師出門在外就不需要考慮魔能充盈不充盈的問題了,只要隨身攜帶着幾顆這樣的南孚牌元素鑽石,就可以無限的使用魔法了?”莫凡聽了一個大概,並用自己的方式理解。

    “可以這麼理解,但是這個技術是無法推廣的啦,因爲只有特定的一些人羣可以這樣,具體是哪些人……嘿嘿,我就不方便透露了。”博坦說道。

    “要是能推廣,確實是一項大發明。我這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藍量跟補上。”莫凡說道。

    “元素鑽石一顆的價格可以買一套海景別墅了,先不說怎麼做這個電線的問題,就是這價都不是正常人用得起的。”趙滿延不屑的說道。

    和博坦閒聊了幾句之後,那邊幾個領頭羊已經在開會討論接下去的方針策略了。

    天山馬上就要入冬了,他們不能耽擱太長時間,一旦他們沒有在那場封山大雪之前走出來,再想要從天山之痕中出來就不知道是猴年馬月的事情了,甚至能不能出來都是一個問題了。

    天山的殘酷,是連超階法師都不會放過,入冬的封山之雪一定會將所有外來客給留下,不然那羣實力算是非常雄厚的妖獸羣爲什麼要拼死下山呢,那些本身就是冰屬性的極寒古鷹爲什麼要存過冬的糧食??

    天山的冬天,真正意義上的寂靜!

    “封山大雪大概還有十天左右,我們誰都不想在這裏過年吧,沒什麼其他意見的話,天一亮我們便進入天山之痕。天山之痕的地勢可以爲我們化解掉冰侵風撻,不至於魔能枯竭。”獵王亞森說道。

    “沒有問題,我們其實也想盡快進入這個傳說之地。”邢輝說道。

    “既然選擇了聯盟,希望大家就不要有什麼個體想法了,我知道大家都是有目地、有懸賞、有任務,既然選擇抱成團就一起去達成,總好過莫名其妙死在冰山裏。”獵王亞森加重了語氣道。

    ……

    天一亮,法師聯盟便進入到了天山之痕中。

    幾乎所有人都下意識的認爲天山之痕是一座漆黑、冗長、深邃、冰冷的地下裂痕,可見到真正天山之痕的那一刻,所有人都被眼前的這一幕給驚呆了……

    就像是踏入到了另外一個世界,白色的冰川如一件廣闊巨大的鎧衣覆蓋在錯落起伏的山巒上,連綿到了無垠遙遠的天線,近處雪得白色,高處藍白色的巖脊,更遙遠邃藍色的山脈,以及視線最遠端聖藍色的山影與蔚藍色的天穹融合在一起,這放眼望去便像是一位鬼斧神工的大師用一輩子心血雕琢出來的充滿層次唯美感的宏偉雕畫!

    最爲震撼的是,在天空中不同的高度上,分佈着那些一塊塊如紗一樣懸浮緩慢移動着的薄冰雲,小的薄冰雲大概就一個籃球場那樣的大小,大的薄冰雲完全就像是一件冰之紗衣,遮住了天山最高海拔領空的壯闊,這片天有多寬,它就有多廣。

    “我總算是明白什麼叫傳言不可信了,這天山之痕哪裏是他們說得樣子,我感覺自己是踏入到了一個冰浮國度,是在天國,不是在地底!”

    “這真得太美了,原來這纔是天山之痕,真正的天山之痕!”

    冰川倒掛,如雲之瀑布,走在一些冰薄雲比較密集的區域,你甚至會感覺頭頂上那懸掛着的綿綿冰層纔是地面,自己是走在一個顛倒了的世界裏。

    那麼多傳言,可笑的是竟然沒有一個人說對天山之痕真正的樣子,不是被形容成一片冰寒深邃的地獄,就是被傳成幽谷懸崖漫天飛雪,事實上天山之痕內沒有漫天飛雪,一切看上去就像靜止的畫,山巒像鏡,冰雲像紗,氧氣稀薄、空氣卻無比清新……

    沒有可怕的猙獰的,所有人在步入到天山之痕前都是帶着往鬼門關踏入的心情,可推開了門看到的卻是一個美得忘記了一切痛苦、恐懼、不安的聖地!

    “如果天山之痕內是這樣的話,我覺得被封山之雪永遠留在這裏也不算是沒法接受的事情。”蔣少絮已經有些沉醉在裏面了。

    “給我一個美女,我能在這裏創造一個民族。”趙滿延感慨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