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重新回到了呼爾浩特,又轉到了汗中市,莫凡離開了煞淵之後又接到了消息,說那個目睹了自己鎮子滅亡的老牧民已經醒過來了。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莫凡趕到了那里,卻發現一屋子的人沉默著。

    他一眼掃去,發現曲康和傅姐兩個人不在,其他預防組的人員都圍在那位老牧民的病床旁邊。

    老牧民眼神空洞,明顯精神上受到了劇烈的打擊,莫凡真有些不大確定他精神是否是恢復了正常。

    “莫凡,你最好听他說一說。”趙滿延沉著聲音道。

    莫凡走到了老牧民的身邊,他看出這個老伯手還在不自禁的顫抖。

    “老伯,你真的看到了金字塔?”莫凡嚴肅無比的問道。

    電話里頭,莫凡已經听了一些簡單的描述,莫凡直接就飛過來了,他覺得這事情他最好親自來詢問。。

    老伯抬起頭來,雙眼無神的看著莫凡,隨後又點了點頭。

    “你能大致給我描述一下金字塔時的情形嗎,我在埃及見過金字塔,我想和你描述的比對一下。”莫凡說道。

    “光影,冥輝,很多很多的亡靈,灰黑色的,三角尺元鏡……”老牧民說得有些語無倫次。

    人在過度恐懼和過度悲傷時,大腦有的時候會選擇性的遺忘,讓人遺忘掉那些過于摧殘心靈的畫面。

    此時,老牧民就是這種狀況,他看到了極其可怕的東西,要他做細節的描述,他根本做不到,他只知道自己看到了金字塔,看到了亡靈,看到了滿是鮮血……

    “冥輝……莫凡,這東西只有金字塔會散發出來,之前你沒來的時候我就問過了,他所描述的冥輝跟我們在埃及見到的海市蜃樓冥輝是一模一樣的,這不太可能是老伯精神錯亂的憑空臆造。”趙滿延說道。

    “古都亡靈仍舊在墓穴里,這個小鎮的死亡與它們無關。”莫凡目光注視著窗外,晴朗的天空不知道為何總是不能夠綻放出該有的暖意光輝,反而有什麼在朦朧,有什麼在遮擋。

    “難不成真是埃及亡靈,可是,埃及亡靈怎麼可能出現在我們的國土北部,這是絕對不可能的啊!!”齊陽非常不可置信的說道。

    從未听說過埃及亡靈會出現在別的國家,齊陽已經將這件事上報到魔法協會了,可是北國魔法協會卻堅持認為是某些不守規矩的亡靈從墓穴中跑出來,殺掉了鎮子上的人。

    莫凡剛要繼續做一些詢問,這時屋外卻有幾名穿著審判會白色火橙色相互交錯衣裳的人走了進來,其中一名梳著高高的發帽,介于文藝與怪異之間。

    “我是北國魔法協會審判使-賀飛昆,我們要詢問一下這位幸存者一些問題。”賀飛昆直接大步走了上前來。

    他這番話根本不是征求大家,反而像是通知一句,他該怎麼做還是怎麼做。

    “老伯,你說你看到了金字塔?”賀飛昆質問道,言語中帶著幾分對這個老伯的懷疑。

    “我……我已經說過了!”老牧民本身精神就有些失常,現在被人這樣懷疑,他情緒波動得更厲害。

    “哼,這樣荒唐的借口也編造的出來,依我看你是在包庇那個凶手吧?”賀飛昆再向前了一步。

    “你怎麼可以這樣問呢!”齊陽有些不滿的道。

    “我怎麼問是我的事情,這里歸北國審判會管,出了什麼事情也是由我來負責,你們預防組的人該做什麼做什麼,不要在這里多管閑事妨礙辦公。”賀飛昆目中無人的說道。

    不等大家說話,賀飛昆再一次向前,帶著幾分壓迫式的語氣道︰“什麼金字塔,依我看無非就是一個邪惡的亡靈法師做的,這個老伯我要帶走。”

    “什麼??他是我們重要的線索,你說帶走就帶走??”齊陽頓時怒了。

    “你們用點腦子行不行。”審判使賀飛昆訓斥了一聲,一臉蔑視的掃視著預防組和莫凡等人道,“全鎮子的人都死了,為什麼他沒有死?這個老伯什麼魔法都不會,他假如可以目睹整件事的發生,那麼他憑什麼活著?更可笑的是,他說他自己看到了金字塔……金字塔在埃及,中國哪來的金字塔,他的每一句話都沒有半點可信性,要麼他就是一個精神失常的瘋子,腦子里全是一些亂七八糟沒有用的東西,要麼他就是與犯人有關,故意混淆我們的視線!”

    預防組眾人頓時啞口無言。

    說實話,老伯一開始說的,大家還是願意去相信的,畢竟確實是他目睹了亡靈,描述的也與他們考察的現場非常接近,可一提到金字塔,大家就覺得老伯應該是精神還沒有康復。

    “我會從他身上問出有價值的東西,你們預防組不是在追蹤黑教廷嗎,這件事若與黑教廷有關,你們還可以插手插手,若毫無干系,該干什麼干什麼!”賀飛昆沒一點客氣的說道。

    又不等大家說話,賀飛昆已經讓人將老牧民給帶走了,老牧民被這樣呵斥、質問、壓迫,精神再一次崩塌了,胡亂的砸東西,嘴里瘋狂的咒罵著一些難听的話。

    “看吧,我說他是個瘋子。”賀飛昆冷笑的說道。

    莫凡、趙滿延、靈靈听到這家伙說話,早就一陣火大,他們辛辛苦苦的奔波,尋找線索,挖掘真相,這哪里跑出來的一個混蛋東西,竟然把重要的證人給弄崩潰了,這要他們怎麼查下去??

    “莫凡,你怎麼看?”趙滿延問道。

    “我也不知道,老伯說得確實很荒唐。金字塔……這不太可能。我從古都那邊回來時心里就在想,這是哪個邪惡亡靈法師做的。”莫凡說道。

    “我把之前的錄音放給你听,你看看老伯描述關于冥輝的事情對不對,我自己現在也有些懵了。”趙滿延道。

    趙滿延將錄音放給了莫凡,那是之前莫凡還沒有來時,老伯情緒低落卻穩定的在敘述冥輝。

    莫凡認真的听了一遍,眉頭已經緊鎖了起來。

    “我覺得沒有見過真正的冥輝是不可能說得這麼詳細的。”趙滿延說道。

    “是,他應該確實見到過冥輝。”莫凡點了點頭。

    “那豈不是說,他也見到了金字塔???”

    “這個世界上有什麼力量可以將金字塔給搬到這麼遙遠的嗎?”莫凡說道。

    “我覺得金字塔的可能性是有的。”靈靈這個時候開口了。

    老伯的描述很真實,假如能夠解釋他為什麼能活著這個問題,老伯的話可信度就會高很多。

    “胡亂的猜測並沒有任何的意義,現在能夠證實這一點的就只有他們了。”莫凡低聲說道。

    “你是說引渡者牧羊人和程英?”趙滿延說道。

    “恩,但願老伯是精神錯亂,將自己在某些影視作品中看到的虛假之物融到了他的現實世界里。”莫凡說道。

    不是莫凡對那位老牧民沒有一點點的同情,而是他自己都有些不敢去想,假如金字塔真的出現在了這北之疆界……

    ……

    ……

    從程序上來走的話,這件事確實是歸審判會那邊去管,看得出來那個賀飛昆簡直就是一個混蛋和廢物,但他們作為預防組,最重要的還是尋找黑教廷的證據,打入到黑教廷高層。

    引渡者牧羊人和程英兩個人仍舊在********,他們像平常人一樣生活,很多時候對人更是友善無比,讓與之接觸的人根本不會將他們與黑教廷給聯系在一起。

    莫凡也按兵不動,他們的警覺性相當高,即便到了********也要故意停歇一陣子,也要原地待命一會,想來他們上頭也怕這兩個人給他們帶來麻煩。

    “你們說,冷爵和引渡首會不會放棄掉這兩個人啊?”趙滿延已經有些著急了。

    都過了這麼長時間了,牧羊人和程英那邊都沒有半點動靜,莫凡的黑暗侵染又不是無限時間的,等黑暗侵染從他們身上淡去,那個時候連這兩個家伙都可能逃之夭夭,他們所做的一切就徹底空了。

    “這兩個人級別都不算低,只要確保他們沒有問題,黑教廷不可能就此放掉。”莫凡很肯定的說道。

    “可是,假如他們兩個沒有參與到核心計劃里呢?”趙滿延說道。

    他也就是一種假設,這次做得事如此危險,必須把所有可能都考慮進去。

    “那我們也盡力了。”莫凡說道。

    莫凡現在能做的僅僅是追蹤這兩個人,這是冷青用生命換來的重要線索,他值得追下去。可觸踫不到黑教廷的真正主心骨,那莫凡也不覺得自己有什麼過錯和遺憾的了,他做了他該做的!

    ……

    敵人極其耐心,莫凡也不為所動,繼續借助小泥鰍的晉升來繼續修煉。

    他的暗影系有望突破,他自己也在爭分奪秒,但願在與黑教廷踫撞之時更有一分底氣!

    趙滿延則是滿目無聊,在********走來走去……等回到莫凡那里,趙滿延發現這貨依然鎮定無比的冥修時,他都有些抓狂了。

    就在趙滿延要離開時,莫凡忽然睜開了眼楮,那雙黑褐色的眸子里閃爍起了銳利的光芒!

    “突破了??”趙滿延問了一句。

    “恩……還有,他們行動了。”莫凡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