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跟其他傭兵、獵人一樣,眼睛都要放出錢光來。

    放在別的地方,頭頂上這些寶物隨便一顆多半不是在幾千米長谷最深處,就是在某頭力大無窮的妖魔屁股下面,哪裏會像現在這樣一顆顆跟葡萄串那樣就掛在措手可得的地方,別說是那些高階法師們看得眼花繚亂、心癢無比,他這個超階法師都要原地爆炸了!!

    錢,全是錢,隨便一顆都是百萬打底,現在誰要跟莫凡說,咱們把這些極寒古鷹全部宰瞭然後把冰雲上面的這些小閃光全部收走,莫凡都會狂點頭。

    “夜羅剎,你能弄點來不??”江昱也忍不住誘惑了,小聲的對夜羅剎說道。

    江昱的夜羅剎除了戰鬥力特別強之外,還有一個相當讓人豔羨的本領,那就是偷寶物。

    夜羅剎自身附帶超級嬌小、萌翻天、人畜無害的光環,絕大多數窮兇極惡的妖魔都不會對夜羅剎露出任何敵意,更別說是一些神經還比較遲鈍的大傢伙。

    極寒古鷹屬於比較銳利型的了,可從之前在天池的情況來看,夜羅剎一樣可以在它們鷹羣中穿梭自如。

    “喵!!”夜羅剎對閃閃發光的東西也非常喜愛,儘管頭頂上那些東西在它眼裏跟玻璃珠沒什麼差別。

    “我再警告大家,千萬不要打上面的東西主意,安全度過鷹巢纔是上策,後面自然會有更值錢的東西等着我們。”獵王亞森表現得相當沉着冷靜。

    江昱聽到這句話,猶豫了一下。

    “去啊,你家黑貓去鷹王的窩裏面撒泡尿都安然無恙,就頭頂上這些浮空冰雲怎麼了,趕緊去,弄下來大家好分贓,我有些窮怕了!”莫凡卻是急忙慫恿道。

    “夜羅剎行動我們還是放心的,不過別讓亞森他們知道。”南珏也說道。

    南珏都這麼說了,江昱自然安心了很多。

    江昱的夜羅剎,大家都懂,所以不管獵王亞森怎麼囑咐,他們還是讓夜羅剎上去偷……

    “全歸我們了,嘿嘿嘿!”

    “發財了,發財了!”

    “老子總算可以買件像樣的魔具了。”莫凡說道。

    夜羅剎果然是這個世界上最奇妙的靈物,它在極寒古鷹的那些冰巢中穿來穿去,很多極寒古鷹甚至都看見了它嬌小玲瓏的黑色身影,卻就是不與理睬。

    夜羅剎相當通人性,它似乎也知道自己的小身子能裝得非常有限,於是什麼貴偷什麼,江昱給它訂做的那一身萌萌的小衣服沒多久就沉甸甸的了。

    國府的人假裝循規蹈矩的跟着隊伍前行,眼神卻時不時的往上面瞟,心裏基本上的獨白都是:對,就是那顆,發了,發了!

    “那些極寒古鷹好像返巢了!”南珏遠遠的聽到了什麼,急忙將這個信息告訴了獵王亞森。

    衆人臉色一變。

    他們還在鷹巢範圍內,極寒古鷹返巢的話,他們肯定會被撞見,這等於是被堵在了人家老巢內。

    “這可怎麼辦!”庫馬道。

    “往這邊,先躲裏面,應該不會被返巢的極寒古鷹發現。”博坦發現了一條類似於冰川洞穴的道路,急忙說道。

    “走裏面,走裏面,就算被發現也不至於被包圍。”

    隊伍迅速的改道,進入到了一個冰川隧洞裏面。

    這冰川隧洞是不斷往冰川內延展的,稍微有點常識都知道冰川內的溫度極低,正常人在裏面會處在一種冰侵狀態,這種冰侵相當寒冷之毒的滲透,一旦滲透到全身血管,讓血液停止流動,人就永遠被冰封在冰川裏了。

    天山的冰川層中有很多強大到人類根本無法與之對抗的妖魔,因此也有很多魔法師爲了躲避天山強者而進入到這種冰川裏面,可也有很多人因此再也沒有出來過,冰之入侵是一種類似於溫水煮青蛙的過程,當意識到死亡來臨的時候,身體可能已經不聽使喚了……

    和極寒古鷹廝殺是自尋死路,現在他們也只能夠賭一賭運氣,先到冰川隧洞裏躲一躲,等待一個更合適的機會逃離。

    “這冰穴好深啊,還好陽光能夠透進來,不然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見。”庫馬說道。

    “你們看到血跡了沒有??”

    “看到了……”

    “前面血跡更多,我們不會是羊入虎口吧?”

    血跡在冰隧洞中越來越多,再往裏面走一些,他們甚至發現了一些還算比較新鮮的血跡!

    “你們看前面!”

    “我的天,那不是邁特嗎!我看着他被一頭極寒古鷹給抓到天上飛向了巢穴……”

    шшш☢ttKan☢CΟ

    “前面還有,是結凍狀的鋼刺牛獸!”

    “這邊是天山嘯熊!”

    抵達冰隧的更深處時,大家駭然的發現冰隧兩邊的冰牆裏面正封着許多鮮血淋漓的妖獸,除了妖獸之外,那些在天池被極寒古鷹給捉走的人竟然也在裏面……

    它們已經是死物了,可是卻變成了一個個凍在厚厚冰體內的標本,這讓誤入到這裏面的法師們感覺是踏入到了一個屍庫冰窖裏,毛骨悚然!!

    “我們……我們好像到人家的食堂冷藏室裏了。”莫凡說道。

    “你別說了,我快要吐了。”蔣少絮捂着嘴發出含糊的聲音。

    也就是說凍在冰裏面的這些屍體,就是極寒古鷹們過冬囤糧,只是一想到前不久這些人還跟他們並肩作戰,現在卻變成這幅樣子,實在讓人有些精神崩潰,何況這裏面不少“囤糧”還是其他獵人團、傭兵團、家族人員的同伴!

    “囈!!!”

    “囈!!!!”

    就在這時,冰川外面傳來了極寒古鷹的叫聲。

    南珏很快就聽到了極寒古鷹的動向,她神情一變道:“不好,它們好像要進來取食物了。”

    “這他媽不是還沒天黑嗎,這麼早吃完飯是有病嗎!”趙滿延叫道。

    “你管人傢什麼時候吃完飯啊,趕緊想辦法,我們可不能被堵在這裏面,遲早也會跟他們一樣被凍住的。”官魚道。

    “老子能有什麼辦法。”

    “它們的食物在存放上很明顯有進行良好的分類,看來它們是出於要有保障的過完整個冬季。最裏面的那批妖獸被凍得很厚很厚,大概是半個多月前被送進來的,靠近我們這邊的被凍得比較薄,還鮮血淋漓,是不久前我們在天池的那些‘夥伴’們和妖獸們……”靈靈說道。

    “所以說呢……極寒古鷹有遺傳性強迫症?”莫凡道。

    靈靈翻了一個白眼,冷靜得不像個孩子,開口道:“從前面被劃開的冰痕來看,它們之前都是從半個月前的食物開始吃起,而近期囤貨會留着過冬。”

    “嗯,嗯,我們可以讓凝雪姐姐將我們全部凍在這一頭,假裝成近期被抓來的食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