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听到這句話,趙滿延先是怔住了。

    從莫凡的語氣來看,沒有開半點玩笑。

    不等趙滿延發問,那頭莫凡已經掛斷了通訊,相信在靠近黑教廷的地方,通訊設備其實是很容易被察覺的,莫凡不敢再多說什麼。

    “喂,喂,別走!”趙滿延回過神來,急忙朝著剛才那位女軍官跑去。

    女軍官一臉厭惡的轉過身來,她瞪著趙滿延顯得脾氣不太好的樣子。

    “我們是預防組的領隊,我的同伴剛接到重要訊息,要求你們鎮北關要塞城全線戒備!”趙滿延對著這位女軍官喊道。

    女軍官的軍餃不低,從胸前的軍章就能夠很輕易的分辨,趙滿延自然不知道這里的城將軍在哪,更不知道誰有那個權限,只能夠通知自己看到的軍餃最高的!

    “你把這里當什麼地方了!”女軍官惱怒的道。

    一個等徒浪子,一個對古長城懷有不敬的人,根本不值得自己去和他多說半句話!

    “我沒有開玩笑,立刻,馬上,通知你們這里的城將軍,全線戒備!”趙滿延非常嚴肅的說道,說著這番話的時候,他自然也不忘亮出預防組的身份,盡管是一個臨時的身份,那也存在一定的說服力。

    這時,女軍官身旁的那幾名軍官卻不由的大笑了起來。

    其中一個身材高大長相英俊的男子道︰“見多了找各種理由來認識我們老大的,用你這種方法的我還是第一次見,你可知道謊報軍情是一個重罪,趕緊收回這無聊的話來,我們勉強當做沒听見。”

    “媽的,你們瞎嗎,我跟你說了我是預防組。”趙滿延一陣火大。

    這預防組的身份難道是個擺設嗎,這些軍人貌似連听都沒有听說過,既然一點實權都沒有,那要這預防組做什麼!

    “你叫什麼?”女軍官問道。

    “趙小……”趙滿延本想說自己的假名,可他又意識到這樣說,自己的話更沒有半點說服力了,索性直接亮出了自己的國府勛章,開口道,“我是趙滿延,世界學府之爭國府成員,現在為預防組七組副領隊,我沒有開玩笑,我的同伴莫凡也不會拿自己的性命來開玩笑,現在、馬上、立刻給我滾去告訴你們這里的總指揮官,全線戒備!”

    趙滿延聲音非常大,近乎是朝著這群人用吼的。

    他相信莫凡,相信莫凡不會輕易用那種語氣,沒有一點多余的詞匯,更沒有半點多余的情緒。

    女軍官看著趙滿延,目光也不由自主的看向了北面的方向。

    他的幾個手下正要說話,她抬起了手,阻止了他們出聲。

    片刻之後,女軍官才道︰“全線戒備。”

    “我是讓你去通報你們的總指揮官,全線戒備,你喊全線戒備有個卵用。”趙滿延一陣火大,恨不得現在就把面前這個傲嬌自以為是的女人給揍一頓。

    女軍官看著趙滿延,目光帶著幾分威嚴與堅毅道︰“我就是這里的總指揮官。”

    ……

    全線戒備,這意味著無論是當職的,休班的,等待指示的,或者在周邊負責重要軍事任務以及後勤之外的軍法師、情報員、預備戰斗人員將全部行動,第一時間奔赴到指定戰場中。

    鎮北關要塞城市一個典型的魔法集市與防御城池,這里普通居民非常少,大部分是魔法商人、獵人、軍人、歷練者、魔法協會人員,由于北疆荒獸常年侵入,這里一直保持著戰爭戒嚴,像這種全線戒備的情況很少會存在演習,一旦全線戒備指令發出,必定是有戰事發生,在職人員若有怠慢,直接軍法處置!

    到了鎮北石樓,女指揮官彬蔚換上了戰備袍,將平日里塑身的緊身軍服給裹住之後,整個人氣質便有了截然不同的變化,趙滿延再重新審視她時,才意識到自己撞見的竟然是一位類似于埃及參謀將軍芬納一樣級別的人物,最重要的是,為什麼這名女軍官看上去是那麼年輕,皙白貌美,很容易被人誤會成是一個花瓶。

    “如果有誤,我會把你腦袋掛在城門上!”彬蔚看了一眼趙滿延,這個男人給她第一眼的感覺就是輕浮無知。

    然而,他預防組與國府成員的身份,讓彬蔚不得不重視,假如因為自己的偏見而導致了糟糕的事情發生,她這個參謀將軍就是嚴重失職。

    預防組這個機構她不是很了解,但上頭有一道指令,那就是各大守城指揮官必須參考預防組給出的信息,從而做出一些決定。

    “長官,我們是不是有些小題大做了,即便他是預防組的,加重一級戒備不就好了嗎,這樣輕易下達全線戒備命令,若是有誤,將嚴重影響你的威信,很多小頭目也會對您這次誤判進行各種撕咬。”之前那名高大英武的男副官說道。

    “是啊,多少人在盯著您這個位置,沒準這小子就是我們敵對派來故意讓您犯錯的,將您彈劾掉……”

    “加重一道戒備級別確實會更妥當,再不行加重兩道戒備,如此我們也不算疏忽和違背軍法。最重要的是,出了什麼事情,罪責也不會降到您的頭上。”另一位謀官說道。

    ……

    “什麼聲音也沒有,假如真是需要全線戒備的級別,怎麼可能沒有半點動靜,這個腦子長到了胸}部上的女人到底在做什麼,把我們這些人當她的娃娃士兵擺弄嗎?”城牆上,一個隊長不滿的聲音傳了出來。

    “我就知道給女人做上這種職位總沒好事發生,我們連夜巡邏,好不容易能夠合上一會眼,結果就被喚起來!!”

    “不行,一定要想辦法把這個女人給趕走,都說她是靠那個上位的,之前我還不信,現在我覺得一定是了!”

    要塞城哨崗樓、城牆上、望塔上、城樓上、前線驛站處都傳出了不滿之聲,作為一個合格的總指揮,必須通過情報,當前狀況,聲勢,敵軍數量來進行最準確的判斷,這全線戒備可是最高級別的防御措施,相當于城市的血色警戒了,雖說他們這里的絕大多數人都是法師,一樣是相當沉重的戒備了。

    人員調動、結界開啟、防御設備啟用、物資調配……哪怕僅僅是一次演習,消耗也相當大!

    ……

    各種聲音很快就傳回到了總指揮官彬蔚這里,她那雙眼楮仍舊在凝視著北面。

    她身邊的幾個同僚已經在商榷如何將這次失誤損失給減少到最低了,很明顯這是一次荒唐的指令。

    “我還是不明白,您為什麼要這樣做。”那位副官站在彬蔚身邊,聲音顯得幾分沉抑。

    “我們這里叫做鎮北樓,我們的目光也永遠都是凝視著背面,事實上真的讓我們在乎的是北面,還是我們身後?”彬蔚問道。

    “可……”副官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接話。

    “你們考慮的是敵人,考慮的是職位,我考慮的是身後的榆林市、安秦市、飛皇市、眾寧城……是居住在這道防線後面那些沒有任何戰斗能力的人,這大概便是整個軍界里需要女軍官的真正原因吧,男者永遠在想著怎麼殺敵,如何掃蕩,怎樣立下軍功,卻忽略掉最本質的東西。你們總在說假如這是一次荒唐的行徑,假如根本沒有敵人……可若是真有敵人呢?我不會拿那麼多人的生命去賭,不僅是現在,在將來我依舊會發出這樣類似的全線戒備指令,罵聲也好,彈劾也好,只要我在這個位置,我就不能讓鎮北樓後面的中原大地受到半點威脅。”彬蔚說道。

    趙滿延也在一旁,他听到了這番話,心也被觸動了,打心里對這位女指揮官有了徹底的改觀。

    要塞城上全線戒備,城樓上布滿了法師,哨崗上風系法師與光系法師時刻準備著傳達戰令,各方隊長、軍長、鎮守官也早已經全神貫注,時刻盯著北方的動向,甚至那橫跨如山脊一樣舒展開的古長城,此時也比往日威凜莊重幾分!!

    寂靜……

    無論是整片黃土覆蓋的大地,還是原本喧鬧無比的要塞城,此刻都變得無比寂靜,內心有再多的不滿與偏見,那也只能夠口頭上罵和心里嘀咕,全線戒備期間,沒有人可以就此去質問總指揮官。

    趙滿延此刻也相當的緊張,一方面緊張莫凡口中說的那個可怕危機,另一方面整個鎮北關的那種肅冷之氣、戰意戒備讓他自己也成為了戰斗人員,這遠比城市的那種防御氣勢要凝重,要訓練有素得多了,能夠看出來,這里是經常經歷戰爭的!

    “長官。”那名副官禁不住開口了。

    “別說話!”彬蔚眼楮一動不動的盯著古長城之外的土地,整個人宛如一只毛發豎立、勢欲飛撲的豹子。

    她好像捕捉到了什麼別人察覺不到的東西,神情專注到了極點,肅殺之氣從那具嬌柔的身軀中散發出來!

    這一刻,她的幾位副官們也能夠感覺到。

    真的有東西過來了……

    氣息很強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