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這……”趙滿延看得目瞪口呆,他怎麼會想到那靜臥在黃土大地上的古跡竟然也蘊含著龐大的土系魔法!

    古長城迅猛的拔地而起,從之前一道矮矮的山脊之背豁然變成了一個巨型的岩石堤壩,其高度直接超過了這座要塞城的城樓,感覺像是直接封到天空之上!!

    磅礡的氣勢讓鎮北關要塞城的人都難以置信,他們在這里這麼長時間,從未知道過古長城竟然是一道宛如天壩一樣的防線,那些冥界縴夫們面對這樣巍峨無比的古長城鋼鐵防線竟然也束手無策了!

    長城之石相當堅固,任憑那些冥界縴夫的鎖鏈怎麼拍打在上面,都不能在這古長城的岩石肌膚上留下半點痕跡,冥界縴夫們聚集了所有的力量,想要將這城牆給推倒,然而屹立在那里的古長城便比磐石山屏一樣,紋絲不動。

    “隨我來!”總指揮官彬蔚高聲呼吁。

    一朵朵妖蘭連續的在生長,筆直的沿著古長城之山壩而去,架起了一座由花瓣組成的橋梁,直通向那巍峨無比的古長城防御上方!

    人們都處在震驚當中,不知過了多久,軍統常沂和副官才猛的回過神來,急急忙忙率領眾軍法師們踏著那些妖蘭往古長城山壩上奔去……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古長城的真面目……”靈靈仰著頭,凝望著這巨型的山牆連綿,久久無法掩住內心的情緒。

    早就听傳言,國內存在一些特殊的傳承之人,他們具備著操縱古長城的能力,在過去人們剛剛脫離圖騰獸時期的時候,古長城便是一道中原之土最重要的鋼鐵防線,當時人們的敵人也是成部落、成帝國的妖魔,很多人都不明白,這樣一道普普通通的長城之牆究竟如何成為古時候國家的北疆最大依仗??

    如今,國土北疆往外延展,內蒙古也為國土,古長城變成了國土內的一道防線,不再是最北脊背,再加上歲月的嚴重變遷,懂得駕馭這古老土系防御大陣的人也漸漸的消逝……

    難怪彬蔚一開始對趙滿延的那番言論感到憤怒和嗤之以鼻,原來她正是傳承了古老城牆之力的人!

    而這樣的人,作為鎮北關的總指揮官恐怕是再合適不過了!!

    “真沒有想到,我們鎮北關還擁有這麼強大的防御古牆,哈哈哈!!!”常沂大笑了起來,之前冥界縴夫帶來的那份壓迫和恐懼頓時蕩然無存了。

    有太多的人都不知道鎮北關真正的存在意義,直到今天目睹了古牆的真面目,這一道震撼白地而起的山屏天蟄防線,讓所有軍法師們信心大增!

    眾多法師們都已經抵達了防御古牆之上,從這個巍峨無比的城牆之上往下俯視,可以看到那些冥界縴夫們變成了一群鐵桶下的爬蟲,根本無法再往前踏入半步。

    “封門!”指揮官彬蔚再一次高亢長吟,那雙黑色的眸子再次變成了古蒼的灰色。

    整個鎮北關古長城長幾公里,而高高聳立而起變成一個天壩的古長城也不過是兩公里,剩下的靜臥古長城在彬蔚的操縱下開始慢慢的往兩邊圍攏,將那些打頭陣的冥界縴夫給全部給封在了有限的區域。

    打頭陣的冥界縴夫大概有七八百只,它們不知道有龐然鋼鐵之軀將它們封了起來,就像被誘入到空四方城內的敵兵,三面全是難以逾越的巨牆,後路更是被彬蔚的土系魔法給封死,徹底阻隔了這些冥界縴夫與冥君蛙的聯系。

    “封門之內,重力會增加,它們跳不上來,古老城牆能夠維持的時間不長,現在盡你們一切的力量把它們消滅了!”指揮官彬蔚站在妖蘭上,命令再一次下達出去。

    在看到彬蔚操控古長城形成這封門防線後,人們對彬蔚已經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恐怕是華夏最古老最強大的土系防御大陣魔法了,他們今天親眼目睹,更站在古牆上戰斗,這怎麼不讓人熱血澎湃!!

    魔法師需要安全的環境去餃接星子,站在高聳巍峨的古長城上,根本不需要任何的顧慮,要做的就是盡情的轟炸,盡情的消滅這些膽敢侵犯鎮北關的冥界生物。

    被封門起來的冥界縴夫宛如無頭蒼蠅一樣亂撞,它們身上冥界咒文變得渙散,像是與冥君蛙失去了某種聯系。

    隨著一個火系高階魔法的降臨,大火一下子焚燒死了七八只冥界縴夫,那軍統常沂頓時露出了激動之色,大聲的叫道︰“攻擊那些咒文變淡的冥界縴夫,它們的魔法免疫力相當弱!”

    幾名帶隊隊長都听到了這句話,他們指揮著那些毀滅法師們瞄準那些咒文渙散的冥界縴夫,果然,這些冥界縴夫遠沒有之前那麼抵抗力強大,幾番元素轟炸下去之後,它們立刻被轟得粉身碎骨,掩滅在交織的雷電、火焰、狂風之中!

    “這是怎麼回事??”副官發現此刻冥界縴夫實力大減,露出了疑惑之色。

    “我知道了,應該是某種冥界特有的硬化皮膚的咒印,難道你們沒有發現那些冥界縴夫身上的咒文之光和冥君蛙身上的那些疙瘩咒痕非常相似嗎,冥君蛙與這些冥界縴夫存在著主奴關系,是冥君蛙賜予了它們那種硬化皮膚的冥界咒印,一旦它們與冥君蛙的聯系被斬斷,它們就是一群普通的冥界生物了!”趙滿延恍然大悟的說道。

    冥界咒印,這和趙滿延自己的木魚器皿上的霸下咒印有幾分相似,霸下咒印提供給趙滿延的是所有防御系魔法威力翻倍,那種堅硬程度簡直讓人崩潰。

    冥界縴夫擁有了接近統領級的防御能力和魔法免疫力,問題是這些不算高等的冥生物真的可能這麼強嗎??

    一定是有問題的!!

    “我覺得可以把冥君蛙看成是一個陣心,其他所有的冥界縴夫是陣點,假如陣點與陣心無法形成那種陣體,那麼那些不在陣體內的冥界縴夫將會失去免疫大咒印效果……這些冥界縴夫被長城封門陣給鎖在里面了,然後被重力束縛行動,無法像之前那樣圍繞著冥君蛙形成陣體……還有我之前一直在意為什麼它們明明速度不算特別慢,前進速度卻刻意的緩慢起來,現在看來,它們是不能離開它們的冥界陣體。”靈靈思考了良久後說道。

    冥界縴夫若真的可以這麼強,連超階魔法都不畏懼,那冥界生物早就把埃及國家給滅了,靈靈一直都在觀察,幸好總指揮官彬蔚是一位古老城牆傳承者,不然在它們整齊有序的大軍壓進之下,還真很難尋找出它們的破綻。

    “也就是說,我們繼續采用這種關門打狗戰術,很快就能夠把它們全部消滅掉,我們的總遷徙命令也可以撤回了?”副官說道。

    總指揮官彬蔚搖了搖頭,接著道︰“你們看冥君蛙。”

    眾人感到幾分不解,冥君蛙自身不發動攻擊,它只是在不停的呼呵那些冥界縴夫為它沖鋒,而且冥君蛙行動上相當的遲緩,它那肥碩膨脹到了極致的肉軀的前行基礎似乎是冥界縴夫們的往前拉扯,冥界縴夫們前行不了,它也原地不動。

    這一定程度上表明了冥君蛙自身未必是一個相當可怕的存在,它必須靠冥界縴夫來發力。

    “我覺得冥君蛙不一定是威脅,它身上雖然散發著君主級的氣息,可全部的氣場主要來源于冥界縴夫的殘暴與凶惡,冥君蛙沒準就是一個空架子。”另一位軍謀說道。

    “常沂,繼續殺敵,全力消滅它們。”彬蔚將戰斗指揮交給了常沂,隨後又對其他幾位戰斗指揮道,“你們看不到,跟我到高處。”

    彬蔚說著這句話,不見她有半點魔法起手勢,一朵妖花在他們幾人的腳下綻開,緊接著無數的藤蔓在大妖蘭下面茁壯生長,將整個妖蘭托起,升向了更高的空中。

    趙滿延、靈靈、副官、軍謀們都隨之升到了更高的空中,本身古長城的高度就達到了近五十米,這再往上升空,便很快抵達了百米……

    黃塵在空中彌漫,但隨著這妖蘭不斷的上升,塵埃也漸漸的沉澱在了大家的視線下,廣闊的古長城之軀也慢慢的被踩在腳下,巍峨岩石之軀與冥界縴夫的渺小更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此刻,冥君蛙巨大的肉山身軀也終于變小了,眾人可以看到它背後的土地……

    “看到了嗎?”彬蔚說道。

    “那是……那還是銅鏈???”趙滿延大驚失色的說道。

    銅鏈,一條從冥君蛙身體內鑽出,緊接著拖在黃土大地上,翻過了高土坡,掠過了長溝壑,躺過了一塊塵埃闊土……一直延伸到了大家視線根本看不見的地方,那另一端完全不知連的是什麼!!

    一開始冥界縴夫與冥君蛙那用銅鏈連在一起的方式就看得人們心驚膽寒了,讓軍謀和副官更加震驚駭然的是,冥君蛙竟然不是銅鏈的最終端,在冥君蛙後面還拖拽著什麼,銅鏈冗長到地平線沉下去的地方,似乎還有更龐大的物體在未知之處,正等待著冥界縴夫,等待著冥君蛙將其緩慢的拖拽到人間!!

    趙滿延的腦袋一下子炸開了!

    冥君蛙的後面究竟有什麼!!!!!

    是什麼,需要用一頭君主級生物來拉著,卑微如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