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有些訝異,穆寧雪怎麼會忽然間提起她來。

    “起初我以爲這個世界上就只有我是這樣的體質,但見到了秦羽兒之後,我才意識到其實有人比我承受得還要更多。”穆寧雪說道。

    “那個秦羽兒,她也跟你一樣天生靈種??”莫凡驚訝道。

    穆寧雪搖了搖頭,開口道:“她體質比我還特殊一些,我身體裏的冰之屬性,大概是在我十一二歲開始甦醒,起初伴隨着我的只不過是身體冰寒,但隨着年齡的增長冰寒就會極具增加,爲了不讓我在某一天徹底沉睡冰結在自己的牀鋪上,我不得不用盡一切力氣去修煉。這冰寒之體就像是一個會逐漸成長壯大的魔鬼,在用鞭子抽打着我,使得我需要更高的修爲去承載它。”

    莫凡不自禁的伸出手來,也算是逐漸明白穆寧雪爲什麼性格會變得日漸冷淡,在這樣脅迫下,任何情緒都變得多餘了,每天每夜在腦袋裏迴盪的只有痛苦。

    “這種體質一直到了我成年,才終於漸漸變成了可以把控的力量。只不過這在外人口中便是什麼天生靈種,完美強大的冰系天生天賦……”穆寧雪接着說道。

    “你當時怎麼不和我說一聲?”莫凡有些心疼的說道。

    明明是開朗活潑的小公主,幾年時間卻變成了這樣一個冰美人,莫凡其實始終都沒有想明白這個問題的,現在聽穆寧雪說起,不禁覺得幾分愧疚。當時還年輕,誤以爲人家是大世家看不上自己這個小草根,還因此對穆寧雪產生了一些隔閡。

    “你也幫不了我呀。”穆寧雪說道。

    “呃……好像是,我最多揉着你睡覺,用我體溫給你暖暖身子。”莫凡說道。

    “事實上那個時候,我的冰體質還帶有很強的攻擊性,哪怕身體一些接觸都很難做到,就像現在處在天山之痕的冰川中一樣,十分鐘不到就會凍結了血液。”穆寧雪說道。

    “10分鐘??恩,恩,其實也夠了,有的時候我蠻快的,你那麼好看,我總忍不住。”莫凡回答道。

    穆寧雪一開始沒聽明白莫凡在說什麼,等見到他臉上那個不懷好意的笑容,她立刻醒悟,皎潔的眸子裏閃過一絲羞意,隨後學着靈靈平日裏對付莫凡的手段,將小靴子的後跟往莫凡前腳掌上一踩!

    “嘶~~~”莫凡倒吸一口冰涼冰涼的冷氣。

    “我在認真說呢!”穆寧雪道。

    “好,好,你說,你說,我絕對不打岔。”莫凡說道。

    “我的狀況已經算很糟糕了,秦羽兒的卻更加的嚴重……”穆寧雪將話題回到了秦羽兒的身上。

    “她只能夠五分鐘,那斬空老大確實夠悲哀……我錯了,你說,你說。”莫凡主動低頭。

    穆寧雪真是被莫凡氣死了,就不能好好的讓人家把話說完嗎,明明是他要聽原因的,現在卻總是添加一些亂七八糟的。

    “她的糟糕體現在她身體裏的冰能不是隨着年齡增長和壯大的。”穆寧雪整理了下凌亂的情緒,接着道。

    “這是什麼意思?”莫凡沒太明白。

    “她從十歲左右甦醒了冰屬性體質後,就具備了相當於我20歲才擁有的冰能。”穆寧雪說道。

    “你20歲??你20歲已經接近高階了吧?”莫凡驚愕道。

    “一個十歲的小女孩,哪怕是最有天賦的法師,她的體質也都不可能承受得了那麼強大的冰能,而且這股強大的冰屬性力量是她不能控制的……”穆寧雪說道。

    莫凡長了張嘴,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了。

    “因爲她身體裏的強大冰能沒法控制,導致她其實就像是一個古代所說的禍者,因爲只要情緒出現了一些起伏,她所在的地方就會降下一場大雪,大雪可以持續將近半個月,讓所有的植被凍死,讓所有的生物沒法生存,若在城市,城市都可能因此癱瘓……我冰寒體質,最多隻是給我自己帶來痛苦,我至少還能夠住在家裏,和我的親人在一起,也能夠到學校,但她卻基本上無法生活在有人的地方,就連偏遠的鄉村都沒法接納。”穆寧雪接着說道。

    莫凡有些震驚了。

    這個世界上還有這種天生天賦的人,與生俱來的強大冰屬性,以至於會帶來漫天飛雪宛如災禍!

    “她十一歲就從帝都被送到了天山,還只能夠生活在冰川層,她族裏的人一開始還會來這裏探望她,但漸漸的就只剩下她獨自一人,包括至親也將她遺忘在這裏一樣。他們覺得,只有在天山,她纔不會傷害到其他人。”穆寧雪接着說道。

    莫凡聽到這裏,眼睛已經開始晃動了。

    這一眼望不穿的冰川,再美麗、再潔淨也還是透着千年、萬年不化的孤獨,一個十邊歲的女孩從一座最爲繁華的城市被帶到了這裏,那種悲涼已經在莫凡心中生起,酸楚的卡在喉嚨。

    “一直到了十四歲左右,她正式覺醒了冰系星塵,藉着家裏人拋下的那些書籍,她開始了魔法修煉……”

    “大概在十七歲的時候,她的冰系修爲已經達到了高階,她也終於可以掌控好自己身體裏的冰能,於是迴歸到了原本的生活中。”

    “隨後她以非常優異的成績進入了帝都學府,也在那裏結識了斬空,並一起被選定爲國府隊員,和我們當初一樣在世界各地歷練。”

    “總教官也是國府選手???”莫凡愣住了。

    斬空也是國府選手??

    國府選手怎麼可能跑到小博城去任職啊,還是說他那個時候確實因爲秦羽兒的事情心灰意冷?

    “學府之爭大賽上出了一些意外,她的力量過於強大,遭到了異裁院的懷疑。異裁院是怎麼個行事風格你應該也明白,當時的國府導師,秦羽兒的世家,爲了不讓異裁院遷怒到他們自己的身上,也沒有站出來與異裁院表明秦羽兒的無奈狀況,爲她辯護,這讓異裁院更加將她視爲一種異端與災人。”穆寧雪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