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自己壓根就沒有施展過任何魔力,亞森的氣勢對他自然造不成影響,不過亞森的實力確實強,竟然把兩人之間的元素都給衝空了。

    “你……”

    “你想好了再說話,別到時候難堪又丟人。”莫凡見邢輝氣得話都不知道怎麼說,更毫不客氣的補上了一劍。

    說完這句話,莫凡便轉過身,大手直接往穆寧雪那誘人的纖細楚腰上一樓,招搖無比的往前走去。

    懟最野的狗,摟最美的女人,就是這麼舒服!

    ……

    篝火燃起,又是一個冰寒夜裏。

    天山之痕內太冷了,不少修爲低的人已經開始出現許多冰侵症狀。

    冰侵症狀主要是因爲身體過於寒冷,導致血液難以循環引發的各種身體症狀,這比高原反應更可怕多了,許多人身體甚至直接長出了一個個冰凍瘡。

    這種冰凍瘡往往是大面積的,一整個胸膛,一整條手臂,一整條腿。

    腿一旦被冰凍瘡佔領,行走就出現了巨大的問題。

    才擺脫了最兇猛的天山妖魔,現在又面臨最惡劣的環境,天山之痕的確不是人可以待的地方。

    “亞森,我們帶着這麼一羣人到冰雪天門,難不成真的要將天山聖蓮一片一片的掰下來跟他們平分了不成?”隊伍裏,克勞普獵王說道。

    他們隊伍裏一共兩位獵王,其他人都是七星級獵人大師,實力有高有低。

    在許多惡劣的環境裏,修爲高不一定可以解決所有的問題,就比如說獵王的隊伍,若是有一位修爲只有中階的治癒系法師,他們也願意帶,當然前提是這名治癒系也得有一定的自保能力。

    其他沒有達到超階實力的人,他們多半具備一些特殊的本領,可以讓他們更安全的度過一些危險的地方。戰鬥方面,主要還是靠這兩個獵王。

    “我們這一路上已經摺損不少人了,確實我們知道天生聖蓮的具體位置,是我們巨大的優勢,可你有沒有想過我們很可能連抵達的機會都沒有,若是那樣,我反倒寧願跟這些人平分。”獵王亞森說道。

    “平分……這可不是我們的本意。”克勞普皺着眉頭。

    “原來你沒懂我的意思啊,你這人啊,爲什麼總是需要人把話全部都吐出來呢,當我告訴你,很快就要下雨了,不遠處有租雨傘,你不要眼睛總盯着天空看雨滴落沒落,而是應該先把雨傘都租下來,然後三倍價格賣給那些不想弄溼自己名牌襯衫的人。”亞森說道。

    “你說得和現在又有什麼關係?”克勞普說道。

    “我的天,你的理解能力……算了,難怪你總只有一些女郎在身邊,卻沒有一個像樣的伴侶。”亞森說道。

    “女郎沒什麼不好的,給完錢就走人。”

    “我們知道哪裏有絕美的大蛋糕並沒有用,蛋糕太大我們掏不起所有的錢,還不如告訴其他人,大家合夥一起買,我們才能品嚐到……”亞森說道

    “你想怎麼辦就怎麼辦吧,反正你說得算。”

    ……

    亞森共享了天山聖蓮的具體位置,這讓所有人都感到吃驚。

    “我剛纔還在與克勞普聊。其實我也是無奈之舉,有好東西我當然想全部佔有,可我比誰都清楚我們這裏任何一個單獨的隊伍都吃不下它,所以我將它告訴你們,希望大家不要再做無意義的內訌,好好的想一想怎麼靠我們剩下的這些人將天山聖蓮給拿下。我也不管你們是否心懷鬼胎,又是否有其他並不能道出來的想法,哪怕我們最後爲了利益爭得頭破血流、自相殘殺,可你們都要明白一點,沒有拿下天山聖蓮之前,最後勝利的那一方都不會獲得半點好處!”獵王亞森說道。

    獵王亞森說得很明白,大家就是表面聯盟。

    可連寶藏都沒有見到,就先撕破臉皮,真得再愚蠢不過了。

    傭兵、獵人、世族、探險家這次前來,確實只爲利益,不得不說獵王將天山聖蓮的具體位置共享出來鼓舞了這羣人的士氣。

    一路上是在折損,可活着的人不是可以分到除了原本的那一份之外更多嗎?

    ……

    齊心協力的法師聯盟還是確實有力量的,接下去的道路要走得明顯順利很多,過了極寒古鷹那個檻後,天山之痕中出現的妖魔也沒有再那麼誇張的成羣結隊。

    天山之痕最弱的獨行妖魔都是統領,同樣的他們現在這個隊伍裏平均實力都在高階往上,來個一小羣統領級生物都是可以解決。

    “注意,我們來的路上有三頭大妖,它們應該是跟着血腥味來的。”南珏利用她強大的聽覺來告訴聯盟隊伍即將面臨的狀況。

    “它們在急速靠近嗎?”庫馬問道。

    “應該是觀望態度,但在後方的人員一定要小心,它們肯定會挑選被困住、落單的目標下手……實力暫時無法判斷,至少是大統領級。”南珏說道。

    “這種遊離在戰場邊緣的妖魔太噁心了!”

    “這裏的一頭冰山打洞鼠估計都知道河蚌相爭漁翁得利的道理。”

    天山之痕中的妖魔大致分兩種,一種是隻要撞見,觸犯了它領地,就一定會追着咬,鬥個你死我活,這種妖魔多數是羣居生物,它們要確保它們在天山之痕的地位與兇名,讓其他生物不敢對它們一族有任何的侵犯。

    另一種就是老狐狸型,它們永遠不會讓自己輕易的陷入到紛爭中,卻總是喜歡遊離在其他人的戰場附近,有絕對的把握可以收場,它們纔會出手,若沒有就繼續觀望觀望,最後選擇放棄。

    這種遊離者一樣非常可怕,人類在天山是極度不受歡迎的,很容易就引發鮮血大戰,如此吸引來的遊離者就會越來越多。

    一路上披荊斬棘,殺死的妖魔無數,踩着那些統領的屍體在前進,本應該是被掃清了道路,但整個隊伍卻被一大羣遊離者給盯上了。

    遊離者就像是夏季裏縈繞在頭頂汗味圈的搖蚊,你永遠甩不開它們,它們也永遠都在你夠不着的距離。

    當然,搖蚊是不會攻擊人的,用禿鷲來形容它們也非常恰當。它們盤旋在戰場上空,等待着廝殺進入尾聲,或者等待倖存者精疲力盡,再俯衝而下收拾殘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