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山之痕似乎就處在這樣一個最原始的結構,生物與生物之間只有吃與被吃的關係,絕非是弱肉強食,而是生存法則!

    法師聯盟實力強大,能夠在天山之痕中殺戮前進,但他們的生存依舊受到了巨大的威脅,引來的遊離者越來越多,遊離者們最擅長做的一件事就是結盟,它們不比人類愚蠢。

    這裏有一塊大蛋糕,單獨的遊離者無法吃下,那就等待更多的遊離者……

    “又多了一隻飛翼雪狐君。”南珏聲音低沉了起來。

    “我們好像被集結討伐了。”江昱哭喪着臉說道。

    “一路上都有廝殺,血腥味、魔法氣息,戰鬥聲音……這些都會讓方圓幾公里、十幾公里的遊離者聚攏過來。”艾江圖說道。

    “你覺得它們會在什麼時候動手??”莫凡詢問蔣少絮。

    “我們下一次再穿過某個妖羣的領地的時候。”蔣少絮說道。

    “我們這是要涼涼了啊,遊離者們未免也太團結了吧!”趙滿延說道。

    遊離者多數是獨行生物,在天山之痕獨行的要沒有足夠強大的實力早就成爲別人暖身子的食物了。

    “我們要不要停一停,處理一下這些掛在我們後面的東西嗎?”博坦說道。

    “怎麼處理,它們永遠都跟我們保持距離,只要我們一主動攻擊,它們立刻四處逃竄。”邢輝極不耐煩的說道。

    “我們沒有時間停留了,這些遊離者們跟我們一樣,都是脆弱聯盟,它們打算先將我們瓜分了之後再相互廝殺。第一場封山之雪馬上就要到來,這是確保它們能不能安然度過到下一個春天的最重要的一場狩獵,它們會非常謹慎,同時非常堅決。”獵王亞森說道。

    “我們真的沒有時間了?”

    “是的,非常緊迫,我們還得祈禱返回的路上能夠順利。”

    “那就衝吧,前面的冷山雪獸,只能夠衝過去了。”克勞普說道。

    “一定要小心,我們面對得可不只有冷山雪獸。”獵王亞森擡起頭來,目光掃過附近的冰川之壁。

    那一個個鬼鬼祟祟的身影,一張張狡詐陰險的妖臉,一雙雙藏在死角處覬覦的獵瞳,還有從四面八方包攏過來的貪婪氣息……這些纔是他們最需要提防的!

    “離天山聖蓮很近了,這會是我們最重要的一場戰鬥!”獵王亞森說道。

    天山聖蓮的生長處已經共享了,那完全遊兩座巨大聳立冰川天埑組成的冰雪天門已經就在視野之內,穿過了這個冷山雪獸的巢穴就一定可以看到蓮光,不管是否爲天山聖蓮而來,每個人都清楚這個寶物的價值!!

    “衝!”

    “衝!”

    幾個領隊已經率先駕馭着風與冰朝着冷山雪獸的巢穴衝去,這個巢穴是一條比較寬闊的峽谷,峽谷之間更貫穿着無數冰柱、冰舌、冰道、冰尖……從入巢處看過去,這些無規則在寬闊冰谷中交錯的冰體如城市上方錯綜複雜的立交橋道,有些地方繁密得甚至看上去像森林繁密枝幹。

    冷山雪獸便棲息在這樣的一個屬於它們的小王國中,它們是正統的統領級生物,更可怕的是它們還是羣居!

    羣居統領級,這恐怕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安界之外都不可能見到,天山之痕內卻不在少數。

    遊離者們在冷山雪獸的領地外面,它們並不敢踏入。

    這些遊離者們全部都是表面聯盟,論實力是不會遜色於冷山雪獸,可它們遠沒有冷山雪獸團結,雪山冷獸們可以爲了捍衛領地來個你死我活,遊離者們卻不敢,它們見到這種拼命的,一定調頭離開。

    眼下,人類撞入到了冷山雪獸的巢穴,他們要做的就是在邊緣等待,等待整個漁冰長谷分出一個勝負,然後它們再將那個勝利者給解決,於是整個冬季乃至下個冬季都有保障了!

    ……

    “它們跟進來了沒有?”趙滿延往後看去,發現遊離者們的身影漸漸消失在了那些交錯的冰柱上中。

    “你放心,它們肯定不會進來的,這樣做只會激怒了冷山雪獸。”南珏說道。

    “以前都是我們人類利用妖魔之間的愚笨,讓它們自相殘殺,讓它們相互牽制,現在我們竟然也扮演了這個角色。”趙滿延一臉操蛋的表情。

    “我們別無選擇了,其實高等妖魔在各方面並不會遜色於我們,不然我們早就統一世界,不至於要窩在安全結界和城市裏。”南珏說道。

    “那麼誰比較熟悉冷山雪獸,在和它們開戰之前先彙報一下它們的能力啊。”江昱說道。

    “江昱你不是妖魔專家嗎,到頭來問別人,你在搞笑吧?”莫凡問道。

    “……我沒怎麼見過這種極寒生物,也沒有看過相關的記載,天山嘛,踏足者那麼少。”江昱無比尷尬的說道,目光不由自主的望向了靈靈。

    靈靈脩爲不高,全靠裝備在支撐着,她現在整個人都藏到了莫凡懷裏,要靠莫凡身體的火焰熱度來抵禦冰寒。

    看到她昏昏疲倦、辛苦抿嘴的樣子,莫凡相當的心疼。

    這種地方還是不應該帶靈靈來,她這小身子哪裏承受的住。

    “小心雪山冷獸的所有關節位置會迅速的長出跟武器的骨角,骨角屬性異常,幾乎所有的魔具都抵禦不了,所以千萬別把你們的防禦魔具當作是生命保障。”靈靈有些虛弱無力的對大家說道。

    “防禦魔具沒有用???”國府隊伍裏的每個人都瞪大了眼睛。

    說實話,他們隊伍能夠一直安然無恙很大程度是因爲他們每個人裝備精良。

    這種裝備精良是與聯盟裏其他法師絕非同個概念……他們背後的勢力最擔心的只有一點,正是他們的生命安全。哪怕是超越等級的攻擊,一樣會被他們身上的魔具給化解。

    因此,一聽到冷山雪獸的攻擊可以無視魔具防禦,大家心又冷了大半。

    “你看看你們,一個個……唉。讓你們平時少依賴裝備,多靠自己……看看我,我慌了嗎??”莫凡非常賤的笑了起來,終於有機會批評這羣官二代、法二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