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神秘灰白人目光注視著彬蔚,彬蔚見大家也將視線投到了自己這里,思考了一會開口道︰“您是指古長城?”

    “是的,在過去北疆荒獸一直非常強大,是整個中原的最大隱患,戰爭也在這一帶頻繁無比的爆發著。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這道古老防線便是修建在當年,據現在過去了很久很久了,以至于人們已經將它遺忘。”神秘會白人說道。

    “古長城的鋼鐵防御確實很強大,問題是這也抵擋不住整個胡夫金字塔亡靈的席卷吧?”葉鴻開口說道。

    這時彬蔚似乎醒悟了什麼,語氣加重的道︰“是,如果只有鎮北關古長城確實無法阻擋得了胡夫金字塔的前進步伐,但聯合起整個北原所有古長城之關,在關鍵的位置連成一座山脈屏障,哪怕是胡夫金字塔的亡靈也休想再踏入我們華夏之土半步!!”

    “沒錯!”神秘會白人說道,“這是先人為我們創造的最古老最強大的防線,我們當務之急是讓北原之人全員撤離,只要開啟這道宏偉防線,傷亡將大幅度的降低!”

    神秘會白人的這句話,讓在這祠堂中的幾人不由眼楮都重新煥發出了光芒來!

    古老防線,宏偉之牆,倘若正的能夠開啟這道防御,胡夫金字塔的攻勢也將徹底被阻擋吧!

    “對啊,與它們戰斗是不現實的,整個北原軍區都未必能夠與之抗衡,但我們只要阻擋了它們的肆虐步伐,給已經在撤離的北原人爭取時間,這一塊土地給它們就好了!”葉鴻重重的拍了拍自己,恍然大悟的道。

    “那麼這道防線要怎麼開啟,像彬蔚這樣的古長城傳承者應該沒剩多少了吧?”靈靈問道。

    “放心,我既然來了,自然有開啟它的辦法,不過,這個過程也不算簡單,需要在座幾位和其他人的配合……”神秘會白人說道。

    葉鴻拍著胸膛道︰“先知,有什麼您就盡管吩咐,我豁出性命也要保證北原安危!”

    彬蔚同樣堅決,她作為古長城的傳承者,對此更是義不容辭。

    “真是天無絕人之路啊,看吧老趙,事情並沒有你想得那麼糟糕。”莫凡說道。

    趙滿延撇了撇嘴道︰“這還不算糟糕,先不說我們能不能開啟這道防線,即便是成功了,不能保證百分百防御,更不能保證我們這些人活不活的成。這些計劃也不過全部是理論,真要施行起來有多難,有多少意外會發生……”

    “但總要試一試!”張小侯說道。

    “我們需要胡夫金字塔出現的具體位置,所以莫凡你繼續潛伏獲取信息,其他人跟我一起開啟這古老防線,力抗冥軍!”神秘會白人說道。

    有了希望,便是黑暗深淵里讓人有動力繼續前行的一束遠光,與其停留在黑暗中腐爛,不如拼勁全力的往光芒的地方爬,坎坷也好、骯髒也好、漫長也好,好過死寂,好過絕望,若能重見天日,那必定是一次涅?重生!!

    ……

    ……

    正如神秘灰白人說的,莫凡要與其他人兵分兩路。

    現在莫凡已經進入到了黑教廷的高層之中,相信隨著黑教廷的盛典舉行,他也將看到胡夫金字塔真正的位置,也將目睹做著無比瘋狂事情的紅衣大主教冷爵!

    殺了他,便是莫凡現在要做的事情,在博城的時候莫凡便發誓要變得更強,不讓這種悲劇再上演,奈何一切發生得太快,一切也太過宏大,莫凡真的無能為力。

    這一次,莫凡不想再退縮了!!

    黑教廷這群畜生,一定要將它們一個個送下地獄,這個膽敢再在國內作亂的紅衣大主教冷爵也不例外!!

    莫凡與其他人做了分別,獨自踏上了與當年斬空總教官一樣的道路!

    ……

    “老趙呢?”離開谷梨村前,莫凡問了張小侯、靈靈一句。

    趙滿延提前離開了祠堂,他似乎不太願意做這種無意義的犧牲,更不願意看到莫凡這樣獨自去冒險。確實這一切計劃都是理論,有太多的未知因素,稍有差池,性命不保,況且他們這些計劃里,根本沒有全身而退的計劃。這表明大家的生死全听天命!

    “出去透氣了吧,凡哥,接下去我們很難照應到你,你一定要小心啊。”張小侯說道。

    “我不會有事的。”莫凡說道。

    莫凡四處找了一圈,仍舊沒看到趙滿延,說實話莫凡也覺得有些對不起趙滿延的,跟他說好挖點證據就撤,結果變成現在這個樣子,要一下子面對那麼巨大的金字塔,常人內心都崩潰了。

    本來想跟他道個別,這家伙估計還在氣頭上,也可能埋伏在哪里把自己打暈拖走……出來的時間已經有些過頭了,莫凡也不可能再等下去,只好先行離開。

    ……

    ……

    返回到了黑教廷營地,這里是離谷梨村有五十公里的一座孤山上。

    孤山生長著一些干旱植物,它們也都是光禿禿的,獨留著樹干、枯枝、外翻在泥土之外的老根。

    老根在干干的山地上交錯著,遍布了大半座山,當莫凡進入到營地時,藍蝙蝠也很快就出現了。

    “你去哪了?”藍蝙蝠問道。

    藍蝙蝠穿著一件水晶藍的衣裳,看上去有些出塵艷美,若不是她就在這黑教廷的營地里,沒有人會將她與邪惡歹毒的份子聯系在一起,最近這段時間藍蝙蝠都是伴在莫凡左右,可能藍蝙蝠覺得莫凡這個藍衣執事和別的狂熱份子有點不太一樣吧,更喜歡與莫凡交談。

    “吃了個夜宵,我給你打包了一份。”莫凡咧了咧嘴,隨手將袋子遞給了藍蝙蝠。

    藍蝙蝠疑惑的打開了袋子,當她看到里面裝著一顆人的內髒後,頓時嚇得花容失色,袋子血淋灕的掉到了地上,然後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莫凡看著藍蝙蝠的背影,卻是肆無忌憚的大笑了起來。

    而這一幕也同時落在了一些教眾的眼中,他們一個個跟看變|態狂魔一樣看著莫凡,對他敬而遠之。

    莫凡大笑時,身穿著藍黑色衣裳的紫鬼走了過來,他看了一眼被嚇跑的藍蝙蝠,也不禁浮起了玩味的笑意道︰“你好像總是給她驚喜。”

    “也是無趣,在教會里呆了這麼長時間,竟然沒有一個人跟我一樣是喜好這個的。”莫凡也沒有去撿滾上了灰塵的內髒。

    反正這東西他是不可能真吃的,黑教廷內的成員里,大部分是被欲|望給驅使著的,作惡多端歸作惡多端,純變態也不佔據很大的比例,莫凡扮演的就是一個神經病、純變態,這樣的話,即便他做了一些出格的舉動,也不會遭到別人的過度懷疑。

    也幸好北鹿這個身份入教時間不算太長,取得了比較足夠多的信任,莫凡即便露出了一些馬腳,基本上也不太會被人質疑。

    反正引渡首根本不在這里,沒有人可以真正指認莫凡的身份真假,臉還是毀的,再加上引渡首確實派遣過北鹿去與牧羊人、程英對接,出現在那里再合理不過了!

    “喬雀倒是跟你一樣,喜歡這個東西,原諒我沒你們這麼好的胃口。”紫鬼說道。

    “喬雀,有機會要認識認識,找我有事嗎?”莫凡問道。

    “我們這邊的任務完成了,烏納斯讓我們前往盛典聚首,考慮到你的部下都已經死了,你一個人是不能夠前往盛典的。”紫鬼說道。

    “哼,雖然我是失敗了,但也算是為教會賣命。”莫凡冷笑了起來。

    “這件事我也和烏納斯說過,況且你上次也幫我們躲過了審判會,我們比其他幾個家伙更早完成了冥君蛙的召喚,才有資格參加盛典,朝拜冷爵。”紫鬼說道。

    “所以呢,把我扔在外圍,還是讓我也加入你們?”莫凡說道。

    “你也可以加入,但你必須和藍蝙蝠一樣,算我的部下。”紫鬼說道。

    “做你的部下?你在開玩笑嗎,我們同為藍衣,為何我要低你一等。”莫凡不滿的道。

    “那我無法帶你進入盛典。”紫鬼說道。

    “你這是在威脅我,你就是這樣對待一個幫助過你的人?”莫凡更為惱怒的道。

    “規矩是冷爵定的,畢竟我們也無法保證我們之中會不會有別有用心之人,參加朝拜的,必須確保絕對忠誠于冷爵大人。”紫鬼說道。

    “我可以發誓效忠冷爵,但你……抱歉,我還不想這麼沒出息。”莫凡說道。

    紫鬼也不生氣,看著莫凡甩身離開,卻是接著道︰“改變主意了的話再來找我。”

    “後會無期。”莫凡道。

    ……

    莫凡收拾了一下東西,明顯一副打算離開的樣子了。

    事實上莫凡並沒有真的要離開,他不能那麼爽快的答應紫鬼,紫鬼是一個疑心相當重的人,他是有機會接觸到烏納斯,接觸到冷爵的人,為了確保面見這兩人的人員沒有任何問題,這個帶領者是必須讓所有人簽訂詛咒契約的。

    “你要走?”藍蝙蝠看到莫凡一身行囊,蹙起眉來問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