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雖然是地毯式搜索,其實一樣存在着危險,在許多冰痕的附近都暗藏着許多相當可怕的妖魔,它們兇光畢露,等待着那些不知危險的人到來。

    這些能夠在天荒冰領中棲息的生物都具備着一些潛藏的能力,在這些如鏡子一樣的冰面上,若是不仔細分辨,已經落入到了致命攻擊範圍了都沒有察覺。

    “她大概是躲在那座方冰山後面,我最後一次聽到動靜是從那裏傳過來的。”南珏對莫凡和穆寧雪說道。

    “好,帶我們去找她,得在異裁院的人之前找到。”莫凡說道。

    順着南珏的指引,莫凡、穆寧雪、趙滿延四人裝模作樣的往那塊方體冰山後面搜索了過去,異裁院的人也沒有覺得有什麼問題,繼續尋找着消失的秦羽兒。

    多浪費一分時間,就會給秦羽兒多恢復一些魔能,以她那完全不需要任何施法的變態天賦,有足夠魔能的情況下他們還真討不到半點好處。

    “你們幾個,往那邊搜。”獵王亞森指揮着幾名自己隊伍的獵人大師說道。

    “那邊很危險啊,我剛纔還聽到了一些低沉的咆哮聲。”幾名獵人大師明顯不情願。

    “沒有付出,哪有收貨。難道你認爲我們這樣做做樣子,在這片天荒冰領中散散步就可以拿到天山聖蓮嗎?”亞森說道。

    另外幾隊人分別朝着不同的方向進行推進,都知道冰痕的可怕,大家也不敢輕易的在這片天荒冰領中飛行,稍有不慎就會被那股非常詭異的妖風給吸扯進去。

    ……

    莫凡回頭看了一眼其他人挪動的方向,發現不遠處邢輝這個傢伙正帶着一些人就跟在自己的後面。

    “他們不會發現我們有問題了吧?”趙滿延說道。

    “不大可能,多半就是故意噁心我們,得想辦法把他們給支開,不然我們沒法和秦羽兒碰面。”莫凡說道。

    “這個交給我吧。”趙滿延說道。

    趙滿延走向了邢輝那裏,他沿着一條隆起來的冰丘在走,忽然一陣指着一條明顯下沉的冰地說道:“我好像看到她了,就在下面!”

    他這一嗓子,馬上就吸引了附近所有人的注意力,大家圍了上來,趙滿延立刻一副急切邀功的樣子往更矮的冰地下衝去。

    說來也是奇怪,趙滿延這演技浮誇得讓人決定尷尬症都要犯了,偏偏那幾個人就是相信,就連一直跟着莫凡的邢輝等幾個人也心動了,立刻順着趙滿延追去的方向奔了去。

    率先找到那個冰雪妖女可是能夠得到一片最大的天山聖蓮花瓣,他們冒着生命危險到了這裏可不就是爲了這個嗎!

    ……

    順利的抵達了方形狀冰山的後面,這塊冰山起伏非常大,後山腰的位置有許多可以藏身的冰山山溝,莫凡和穆寧雪本以爲她會藏身於這座山上,南珏目光卻一直追尋到了背山下面。

    “奇怪……”南珏說道。

    “她不在這裏嗎?”穆寧雪有些焦急的問道。

    “她在,只是我聽到的非常細微的聲音是從那裏傳來的。”南珏指着山下的一條深邃長痕說道。

    莫凡往那裏看去,發現南珏指着的地方正是一道巨大的冰痕,這冰痕可正是九痕之一,正常人別說是掉入到裏面,靠近個五百米左右的範圍就能夠感覺到那股從冰痕之中傳來的吸扯之力。

    “她在那附近??”莫凡問道。

    “不是,她就在下面。”南珏說道。

    莫凡和穆寧雪對望了一眼,忽然意識到什麼的他們急急忙忙往那條碩大的冰痕跑去。

    冰痕長度超過了七八公里,寬度也有整整四百米,這樣的冰痕已經不遜色於一些死亡沼澤的泥濘之地了,只要踩入基本上很難活命。

    兩人抵達了大冰痕邊沿,可怕的吸扯力量不斷的將它們往冰痕下面拽去,莫凡不得不使用空間系魔法來與這股吸力對抗。

    往下望去,莫凡和穆寧雪發現冰痕冗長的冰壁上還有一面冰崖,冰崖大概在正常冰面下近一百米下的位置,如孤鬆那樣橫在萬丈深淵的冰崖上正立着一個淺紫色衣裳的人,雪銀色的長髮是那麼驚豔出衆。

    “她在下面!”穆寧雪說道。

    “她被困住了嗎,怎麼會落到冰痕裏面啊,還是這麼大的一個冰痕,我們怎麼把她救上來啊?”莫凡說道。

    “你們兩個別那麼着急。”南珏跟了過來,開口說道。

    冰痕下面的那座孤崖處,秦羽兒似乎察覺到了他們三個人,轉過身來並擡起頭往上方望去。

    “我要下去。”穆寧雪說道。

    “我用混沌魔法來改變這裏的規則,你儘快將她救上來,我能堅持的時間並不長。”莫凡對穆寧雪說道。

    “嗯!”

    混沌可以改變重力規則,同樣這片冰痕的規則也可以逆轉,只是這個冰痕實在太大了,所產生的那股吞天噬地的力場威力極其恐怖,莫凡能夠轉變的只有一片比較小的區域。

    穆寧雪真的飛落了下去,很少見到她有爲其他人這樣緊張,大概是秦羽兒的遭遇與她太過相似了,同樣是一頭雪銀色的髮色,唯有她們懂得對方的孤獨。

    “秦姐姐。”

    穆寧雪看到秦羽兒,便有一種非常親切的感覺。

    “寧雪,你怎麼會在這裏?”秦羽兒很是詫異。

    這裏可是天山之痕,極度危險的地方,穆寧雪在這種地方行走可是有生命危險。

    “我來這裏歷練,你現在處境很糟糕。”穆寧雪說道。

    “我知道。”秦羽兒說話很平和,一點也看不出她被異裁院逼迫的那種焦慮感。

    “爲什麼你會回到這裏?”穆寧雪始終不明白。

    既然她從冰痕中解脫,怎麼不留在城市裏,是爲了躲避異裁院的人才這樣做的嗎?

    秦羽兒搖了搖頭。

    與其滿世界都找不到自己想見的人,不如回到這裏繼續等待着。

    她非常肯定自己在從冰痕中解封的那一剎那,看到了那張熟悉期盼的臉……

    爲什麼要轉身離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