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山喜歡安靜,似乎察覺到了外來者們的喧囂正在以這場不斷劇增的大雪來表達她的憤怒,然而不是所有人都對天山有最虔誠的敬意,他們仍舊在這裏肆意的走動,仍舊緊緊的盯着自己的利益。

    冰川層可不只有他們這羣人,整個天山冰川層連綿無盡,與莫凡等人在同一期間進入到天山的就有一兩千人,更不用說那些先行者和後到者,封山大雪再向所有人預警,那些在荒漠層、草甸層、高山層的法師們或許還沒有感受到天山的怒雪,他們只看到更高海拔處壯觀的白色,但等到他們真正感到寒意蓋下時調頭要走時,恐怕已經晚了。

    所有天山的老人都會告訴要進入天山的人,對天山必須有持有如同信仰一般的敬畏,雪來,人走,不能有一絲絲的猶豫!

    ……

    封山大雪的威力比所有人預想得還可怕,不僅僅是遮擋了視野,覆蓋了來路,更把原本屬於冰痕的可怕帶到了冰川地面上。

    冰川層讓人談及色變的正是冰侵風撻,需要魔法師不斷的損耗魔能來保護住自己身體不被冰霜狂風折磨,但是和冰痕下的死荒之風、死荒冰絲比起來,冰侵風撻簡直是春風沐浴。

    死荒之風具有極其古怪的吸扯力量,它甚至會擊斷任何星圖以上的能力,並將魔能給直接吸收轉變成爲更強大的吞噬,讓墜入到冰痕裏面的人根本無法完成自救。

    死荒冰絲,這種可以在極短的時間裏將人裹成一個冰木乃伊的自然妖力更是無情,就像是有一雙溫柔又殘忍的纖纖素手,給外來者穿上一件看似華麗的銀鎧,代價便是永遠的留在這裏與冰雪寒風做伴!

    天荒冰領上,每個人的生命都受到了封山大雪的威脅,九芒錮陣卻死死的將他們困住,法師們徹底造反了,他們開始用盡畢生所學去破解這個陣法。

    九芒錮陣持續有一些時間了,再加上大自然的冰雪咆哮,牢固性和最初相比差太多了,而法師聯盟裏不少人修爲沒有多高,卻懂得很多陣法門道,本身陣法就是非常公開的一種魔法學術,編織一個完整強大的陣法很難,但拆解卻會容易很多。

    “陣破了!比我們想象中還要快。”趙滿延激動的說道。

    “什麼爲了利益結盟是最可靠的,大難臨頭時更衆志成城啊!”莫凡感慨了一句,不得不說人類這種生物真得非常奇妙,九芒錮陣既然是異裁院的緝拿異端專用,要將它破除的難度應該不亞於從九痕之地中摘取天山聖蓮纔對。

    “天山聖蓮怎麼辦,我們辛辛苦苦到了這裏,不弄幾朵回去補補身子怎麼說得過去啊?”江昱說道。

    “都這個時候了,還不趕緊滾下山去,小命不要了啊。”趙滿延罵道。

    “確實就這樣走了,蠻可……咦,小白毛肉糉子呢?”莫凡剛想起一點貪念,不知道爲什麼忽然間想到了小白虎。

    有一陣子沒管小白虎了,完全不知道這傢伙跑到哪裏去了。

    小白虎擁有與夜羅剎匹敵的速度,莫凡倒不擔心它會有危險,他擔心的是用來救穆白狗命的司石英!

    “它不會真被它媽喊回家吃飯了吧,完蛋,完蛋!”莫凡着急了起來。

    那頭成年的天痕白虎,莫凡這輩子是不想再遇到第二次了,當着人家的面把人家小崽子劫持了,再善待人類也會把自己撕了做護手油!

    “喵噢~”夜羅剎發出了不耐煩的叫聲,示意莫凡往身後雪裏看。

    莫凡扭過頭去,發現一個肥嘟嘟如薩摩一樣的圓滾滾身影正勤快無比的往自己這裏跑了過來,那可怕如魔鬼一樣的死荒之風對它絲毫不產生任何影響,一身純白靚麗的毛髮似乎對這股力量有着絕對免疫力。

    小白虎晃着大大的腦袋,一邊邁着小短腿,一邊打着滾,終於像一個變形皮球一樣抵達了莫凡腳邊。

    “你這熊孩子……你這虎崽子,能別瞎跑行不行,我比你爹媽還操心。你玩也玩夠了,是不是該把……咦,你嘴裏叼着什麼?”莫凡把小白虎抱起來剛要訓罵,忽然發現小白虎就像歐洲俊男嘴叼玫瑰花那樣叼着一朵晶瑩剔透的植物……

    該植物也就和一束玫瑰花差不多大,通體雪白,根莖都是白色的,花瓣潔白閃爍着誘人光澤,一片片有序的挨在一起呈現出非常精美優雅的樣子。

    “據說天山聖蓮,每一百年才長出一個完整的花瓣,你們數一下這有多少瓣。”官魚湊了過來,一臉錯愕的說道。

    “一二三四五……六……七!臥槽,這不是那朵七百年的天山聖蓮嗎!!”莫凡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了。

    其他人也都看傻了……

    這七百年的天山聖蓮可是異裁院的人許諾給法師聯盟的最大利益啊,小白虎怎麼就把人家給順手走了??

    “小白虎好像對死荒之風和死荒冰蠶免疫的,它就是天山眷顧的聖靈啊!它要拿天山聖蓮不是跟自家後院摘大白菜一樣簡單!”趙滿延恍然大悟了起來。

    聽到這句話,莫凡整個人精神抖擻起來,開口道:“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你確定我們不趕緊下山?”艾江圖求穩道。

    “行,你先下山。”莫凡道。

    “我觀望觀望。”艾江圖終於說了實話。

    莫凡想法是很大膽,但小白虎卻不是那麼的配合,按照小白虎手舞足蹈表達的意思是,它摘取這朵漂亮的花花也花了很大的力氣,想要繼續這樣幹,總得帶它去更好玩的地方。

    “莫凡,有一個問題啊。”趙滿延忽然想到了什麼,對還沉浸在搜刮一麻袋天山聖蓮的莫凡說道。

    “別管那麼多了啊,趕緊想辦法哄小祖宗開心。”莫凡說道。

    “不是,你有沒有想過,小白虎的嘴應該只能夠叼一樣東西。假如它把七百年的天山聖蓮叼走了,那原來在它嘴裏的司石英……”趙滿延說道。

    莫凡聽了後,渾身一哆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