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冷爵听到這句話,那張臉從扭曲的憤怒一下子變到幾分難以置信。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他似乎瞬間就明白了藍蝙蝠說得那位老師是誰,一想到那個人的臉和那副冰冷如山的威嚴,冷爵竟然也感到了幾分不寒而栗!

    他沒有把這一切表現出來,而是強作鎮定。

    “噗!!!!!”

    忽然,站在一旁要發怒的烏納斯動了,她猛的噴出了一口黑色的血來,散發著一股奇異味道的黑血一下子全部濺在了冷爵那件奢侈怪異的紅衣大主教長袍上,讓剛要表現出幾分不屑的冷爵也都呆住了!

    烏納斯滿口是血,整張臉更出現了一種嚴重的枯敗,前一秒還美艷如罌粟花一般的她頃刻間蒼老了數十歲,飽滿無比的身體更隨著不斷噴出的黑色之血而開始干癟。

    烏納斯自己也無比震驚,她看著藍蝙蝠,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被種下了這樣一種可怕的毒!

    況且,烏納斯也絕對想不到,一個跟隨在這里如此長時間的藍衣,竟然會是一個叛徒,烏納斯對藍蝙蝠的相信度甚至超過了紫鬼,因為藍蝙蝠遠比紫鬼要言听計從!

    “你……你對我……對我做了些……什麼!”烏納斯鮮血狂吐,青春生命正在肆意的被剝奪,轉瞬間變得面目全非。

    “這是老師回您的禮物,若冷爵大人下次還那般幼稚,老師不介意親自回訪,到那個時候死的就不是您心愛的女人了。”藍蝙蝠說完這句話,便直接從冥君蛙的腦袋上跳了下去。

    她的身影在半空中變成了一襲幽靈,像一個根本沒有實際身體的鬼魂,頃刻間就消失在了冥界大軍翻滾的死氣之中。

    冷爵、橙鬼站在那里,想要追這藍蝙蝠,卻又擔心那種可怕的毒也在他們的身體里。

    兩人看著烏納斯,烏納斯渾身干癟得嚴重,眼珠子幾乎從眼眶中凸出來,她非常吃力的伸出手來,滿口鮮血用含糊無比的聲音對冷爵道︰“救……救我……”

    冷爵看著她,臉上的表情復雜到了極點。

    有憤怒,有羞惱,有對烏納斯的不舍和悲傷,還有一種心有余悸的恐懼。

    “撒朗!!!!!!”冷爵忽然大吼了起來,雙眼充滿了血絲。

    烏納斯生命已經失去了,她倒在冥君蛙的頭頂上,美貌與性感蕩然無存,完全就是一具淒慘到了極點不得善終的老太太,這無疑是對冷爵最大的侮辱和重創!

    “引渡首跟您說過的,別去惹撒朗……”一旁的橙鬼低聲說了一句。

    “閉嘴!!”冷爵已經有些發狂了。

    撒朗的這份禮物,可謂是一擊要害,烏納斯在冷爵身邊扮演得何止是一位無比出色的謀士,更多的是無數畸形感情的寄托,看著自己摯愛烏納斯落得這副下場,冷爵怎麼可能還保持得了他所謂的鎮定有優雅,他甚至快要化成一個被憤怒、被悲傷、被觸怒的鬼怪!

    冷爵像個瘋子狂嚎著,其他那些大藍衣們更是不敢靠近他半步,天知道這個時候的冷爵究竟會做出什麼來。

    ……

    莫凡站在那里,臉上同樣充滿了震驚之色。

    藍蝙蝠這番舉動是莫凡根本料想不到的,畢竟無論從紫鬼還是其他人對藍蝙蝠的態度來看,都相信藍蝙蝠是忠心耿耿得效忠冷爵的,甚至她在紅海事件上還是立過功勞的,若不是藍蝙蝠自身有些不作為,近些年地位都沒有爬升,藍蝙蝠應該算是冷爵一脈的元老人物……

    偏偏就是這樣一個人,卻是撒朗的棋子。

    到底是她一開始就效忠撒朗,還是中途拋棄了冷爵選擇了撒朗,似乎無論是哪個答案都讓人細思極恐!

    “老師其實很看重你。世界終有一天會對你不公的,到了走投無路的時候,不妨到老師這里?”一個聲音如鬼魅一樣在莫凡的耳邊飄起,莫凡知道那是藍蝙蝠。

    藍蝙蝠的實力似乎遠比她表現出來的強大,或許正因為紫鬼的那個契約,也或許是為了完美的隱藏……

    這段時間與藍蝙蝠也算是朝夕相處,可笑的是自己竟然始終沒有察覺到她是撒朗的學生。

    “有些仇是不共戴天的,我知道你並沒有做什麼惡,如果你現在選擇離開黑教廷,離開撒朗,我會對你網開一面。”莫凡說道。

    “咯咯咯~~~~~~”藍蝙蝠發出了一竄笑聲,清脆悅耳,又不失嫵媚,“其實,在你沒有將黑暗物質注入到紫鬼身體里之前,我都沒有識破你的身份。殺了烏納斯,我也算幫了你一次,將來踫面,要是我不敵,你是不是可以網開一面,放我一條生路呢?”

    “你說呢?”莫凡反問道。

    “那就是一定會趕盡殺絕咯。”藍蝙蝠始終與莫凡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這個距離讓莫凡無法察覺到藍蝙蝠真實的位置。

    藍蝙蝠似乎知道些什麼,並沒有靠莫凡太近。

    確實,此刻的莫凡是不能靠近的,就連撒朗都很忌憚現在血液正在沸騰的莫凡!

    “少做點惡,真到了那一天,你死在我手上的時候我會對你有一點不舍。”莫凡回答道。

    “若是那樣的話,我算是比芳少儷成功還是失敗?”

    提到芳少儷,莫凡心就冷了起來。

    藍蝙蝠對烏納斯種下的毒,莫凡太熟悉了,正是當初芳少儷禍害牧場莊園的那種毒素,甚至比之更厲害幾分。

    撒朗一直善用藥劑,像博城的大雨,古都浩劫的大雨,全部都是融下了她調制的可怕藥劑,記得在帕特農神廟那次,她似乎也是用毒震懾了當時那些巨頭們,而她的學生們似乎也繼承了她的這個能力。

    莫凡已經見過了撒朗的兩個學生了,似乎每一個都給自己留下了極深的印象,也不知道她究竟有多少這種得力門徒……

    不過,現在不是考慮這些的時候!

    惡魔血脈在枷鎖解除的那瞬間已經不斷的加溫,不斷的沸騰……

    從今天開始,這個世界要少一個紅衣大主教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