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莫凡也是心急,亡靈爲什麼就不能給自己配備一臺手機,非要用這麼古老的方式做通訊,這樣往古都一趟,再等九幽後把消息傳遞到冥界去,那幾個混蛋裁教早就把人關進異裁院死牢之中了!

    “哦,我現在就和王說。”九幽後馬上收起了那即將展露的笑容,整個幽靈身軀又迅速的消失在了靈牌裏。

    莫凡焦急着,不知道自己該做什麼,好像除了把這個事情告訴斬空,什麼也做不了。

    但願邵鄭那邊能夠利用自己的手腕多拖延一下那幾個異裁院成員的步伐,讓他們不至於那麼快抵達歐洲聖城。

    “我與王說了。”九幽後又忽然飄了出來,聲音嚇了莫凡一跳。

    “怎麼樣?”莫凡說道。

    “不知道……”

    шшш.тt kan.¢Ο

    “什麼叫不知道?”

    “我就是用一點通冥手段給大王發了個電報,我怎麼知道怎麼樣了嘛,你說的那個女人,畢竟都是大王生前的事情了,沒準大王早就對她沒有情意了,埃及那般老鬼被我們打得落花流水,大王眼瞅着就要一統冥界,沒有必要爲了一個小女人大動干戈,異裁院可不好惹。”九幽後說道。

    “這是你的想法吧?九幽後,你就別打老大心思了,他不會看上你的。”莫凡說道。

    “放屁,我天生麗質,死後更是羣星隕落,萬花凋謝,那個秦羽兒怎麼可以和我相比,想我當上女皇的那段時間裏,你們這些人的祖祖先全是我的小迷弟!”九幽後說道。

    “什麼女皇,你武則天?別搞笑,我看過你的牌匾……”莫凡說道。

    “誰告訴你中國歷史上就只有一位女皇帝的,你們那些破歷史書能信嗎!”九幽後氣急敗壞的說道。

    “拜託你別玩了,趕緊告訴我斬空老大打算怎麼辦。”莫凡說道。

    “還能怎麼辦,哼,我真不明白你把這種事情告訴大王幹什麼,不等於害他嗎?難道你真就以爲異裁院會爲了一個冰天賦的女人這麼大動干戈,如果異裁院真的要對付秦羽兒這個異端,爲什麼不當場淨除,還特意帶回到歐洲聖城,拜託你們這些還活着好好的人用點腦子!”九幽後沒好氣的說道。

    莫凡一聽,整顆心沉了下去。

    異裁院行事風格都是直覺處決,假如後來他們確實使用了禁術,那此時得到的消息怕是秦羽兒死訊,他們這麼大費周章的將秦羽兒帶回聖城……

    “可是,他們怎麼知道斬空老大便是亡靈王?”莫凡不解道。

    “莫凡,世界要真的如你想得那麼簡單,歷史上就不會那麼頻繁的爆發戰爭了。”九幽後說道。

    “你是說異裁院、聖裁院與黑教廷也有勾結?”莫凡說道。

    知道斬空是秦王的,怕是隻有黑教廷的成員了,韓寂、蕭獵王、祝蒙他們是絕不可能把這麼驚人的消息放給他人的。

    “有必要勾結嗎?異裁院和聖裁院放着自己顯赫的地位和權力不要,去自毀的和黑教廷勾結?有黑教廷的人爲他們服務,那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這對他們剷除黑教廷職責又不構成任何不影響,在爲了某件事上交換點信息也不違背什麼。”九幽後說道。

    黑教廷和異裁院、聖裁院交換了某些信息?

    “胡夫也不是省油的燈,我們在冥界把他們逼得那麼緊,你覺得神通廣大的他怎麼不會利用陽間的陰謀來搞一些噁心的事情?”九幽後接着說道。

    “那這到底是誰的陰謀?”莫凡問道。

    “唉,你怎麼還沒有懂呢?誰的陰謀都不是,只是大王這樣的存在,威脅到了他們原本牢不可破的體制,冥界、魔法協會、帕特農神廟、國家、世界聯盟……只要感受到了來自同一個人或者勢力的威脅,不管異裁院還是黑教廷,都能夠暫時的握手合作。你忘記了你岳父是怎麼死的了嗎?”九幽後說道。

    “我岳父沒死啊,哦,我以爲你說穆卓雲呢,我倒希望他短命幾年……你說的是文泰?”莫凡說道。

    “除了他還能有誰呢,他是異端嗎?他做了傷天害理的事嗎?他除了過於耀眼奪目,阻礙到太多人的利益之外又做了什麼?聖裁院還不是把他給做了,想做掉他的人有怎麼可能只有聖裁院,聖裁院只是領頭羊,想他死的人推波助瀾,其他勢力只要不站出來反對,都是默許。所以管你是黑是白,送到地獄。一個連神魂都不承認的伊之紗,哪裏有那麼大的能耐說讓聖子倒臺就倒臺,她只是很聰明的利用了跟她想到一塊的那些人。”九幽後說道。

    莫凡有些詫異的看着九幽後,沒有想到九幽後成天蹲在自己的靈牌那裏偷笑的盯着別人給她燒香,竟然瞭解世界大事。這個靈堂廟宇裏有一臺能翻牆的電腦不成?

    “總而言之,這是一場針對斬空老大的陰謀,異裁院本就不希望看到有這樣的人存在,胡夫更在利用他的神棍之術推波助瀾,黑教廷提供了關於信息……”莫凡整理了一下思路。

    “把自己國家也算進去吧。可不是所有人都希望邵鄭獨攬大權,雖然古都平靜這件事算是你的功勞,但現在誰都知道你是邵鄭的人。內陸安定,沿海防範,全是邵鄭在主持,他擋住了太多人的利益,讓其他議員們看上去跟廢物一樣,所以處理了大王,也等於給邵鄭當頭一棒,到時候無暇顧及內陸的邵鄭最後只能夠把大權分割。”九幽後說道。

    莫凡聽得心都在顫。

    “這是真的嗎?”莫凡問道。

    千辛萬苦將古都安定下來,更讓躁動的亡靈在整個國家最危險的時期進入到冥界,將一直妄想入侵國土的埃及亡靈給死死壓制着,如果邵鄭是人們已知的護國領袖,那斬空總教官就是冥界的定疆統帥。

    冥界金字塔在北疆那場災難雖然沒有公佈於衆,但沒有斬空總教官,整個北部如今不知會變成怎樣一副地獄場景,到時候又還有幾個城市,又還有多少人能夠安安穩穩舒舒服服的躲在城市裏過着安逸生活?

    而要破壞這份在懸崖尖上平衡安定的人,還很可能包括自己國家的某些黑手……

    如果是,這種人真得罪無可赦!!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