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禿子有沒有懷疑?”走上樓時,莫凡特意詢問起阿帕絲。

    “他在詛咒你不舉。另外,他在幻想,假如我和雪姐姐放在他面前,他會先選誰。”阿帕絲毫不避諱的說道。

    “……真是骯髒。”莫凡說道。

    “你呢?”阿帕絲笑了起來,渾身的小妖精氣息一下子盪開,莫凡感覺自己身處在一個五彩繽紛的屋子裏,有個柔軟光潔的小蛇精在自己身旁蹭來蹭去。

    “我當然選穆寧雪,我喜歡熟女。”莫凡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是嗎,爲什麼我在你的幻想世界裏看到的不是你嘴上說的?嗯嗯,我也比較喜歡那樣的刺激,只要你能說服雪姐姐……”阿帕絲湊到莫凡耳邊,小小聲聲的說道,吹出來的那熱乎乎的氣帶着幾分溼潤。

    莫凡感覺有電流在自己身體裏亂竄,最終集中在某個點。

    “咳咳,我們是來辦正事的,別想這麼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還有,你別摟着了,讓雪雪看到不好。”莫凡一本正經的說道。

    “我想去逛逛,自己逛。”阿帕絲說道。

    “不行。”莫凡說道。

    “那我就這樣摟着,憑什麼嘛,以前你們沒在一起的時候,我都是這樣摟着的,現在爲什麼不行了。”阿帕絲說道。

    “你去逛吧,但我喊你的時候,你得趕緊回來。”莫凡怕了她了。

    “嗯,嗯,主人最好了。”阿帕絲立刻掂起腳來,特意等了一小會,等穆寧雪從走廊另一頭走出來之後,這才心滿意足的往莫凡臉頰上吧唧的親了一口,然後做出一副不小心被穆寧雪看到的樣子,慌亂的紅着臉逃走了。

    莫凡瞪起眼睛,到頭來還是被阿帕絲給擺了一道。

    穆寧雪走了上來,跟什麼也沒看見一樣……

    莫凡也看着她,她就是這點不太好,不管是生氣還是不生氣,臉上都是冰霜凝結無喜無怒的樣子,這讓莫凡覺得自己解釋什麼都是多餘的,都是做賊心虛!

    “她故意的,雪雪你別放心裏去。”莫凡撓頭尷尬的說道。

    “我知道。”穆寧雪應了一聲。

    大老婆就是大老婆,有着一股不同於小姨太們勾心鬥角的淡定。莫凡鬆了一口氣,跟着穆寧雪進屋打算討論下如何潛入聖邸的事情,誰知穆寧雪前腳一進屋,就直接把房門給關上了!

    “砰!”

    莫凡差點一鼻子撞在房門上。

    ……

    阿帕絲剛下樓,禿頭老闆眼睛就放起光來。

    猶豫了很久,禿頭老闆覺得自己還是會選阿帕絲,在歐洲待久了,他其實對歐洲那些嬌媚的貴小姐們更有無限遐想。

    “尊貴的小姐,如果需要導遊的話……我可以免費爲您服務。”禿頭老闆說道。

    “不用啦,謝謝你的明智選擇。”阿帕絲笑了起來。

    禿頭老闆愣住了,耳邊還回蕩着阿帕絲銀鈴嫵媚的笑聲,卻已經不見那位美如妖孽的少女……

    很多種美麗並非是第一眼就衝擊眼球的驚豔,然後五臟六腑都有浩瀚反應,而是匆匆忙忙的看了幾眼,在腦子裏留下了一個美麗印象,但在隨後的幾天、幾個月、幾年甚至一輩子光陰裏都在回味,每回味一次便會覺得美上幾分,最終徹底淪陷。

    阿帕絲屬於這種。

    ……

    走出了這個離聖邸非常近的私人旅館,阿帕絲嫺熟的穿梭在聖城的那些複雜統一的小巷子裏。

    她最終停留在一家精緻的假髮、容妝店前,推開門掛着海螺鈴的門走了進去。

    店內有幾個女性旅客在參觀,女老闆塗着厚厚的粉,帶着一種面具一般的虛假笑容坐在收銀臺前,眼睛卻總是跟着那些正在挑選精緻小物件的女客人,似乎這些來來往往的女客人們纔是她需要挑選的商品。

    阿帕絲走進來,女老闆馬上將目光移了過去,那雙原本平靜而帶着侵略性的眼睛卻一下子綻放出光來,似乎終於看見了自己最滿意的……

    “呀,真是近五十年來最大的稀客,你是怎麼知道我在這裏有家店的,難道你也有什麼需要買的?不應該呀,我店裏的這些裝飾品都不及你身上任何一件真實、美麗,你可知道我是有多渴望能夠把你穿上,在聖城中讓所有女人嫉妒我,讓所有男人傾慕我。”女老闆看到阿帕絲,非常高興的說道。

    “你這勾當幾百年了,想不被知道都有點難。”阿帕絲沒有了平日清純活潑的樣子,反而變成了一個冷麪少女。

    “嘻嘻,看來你這個做妹妹的還是很瞭解姐姐的生意,快來幫二姐選選,你看那個藍衣服的女孩,她的眼睛很純,我比較喜歡,可惜不是金色……還有後面那個,你看她的腿,修長修長的,穿泳裝一定可以迷倒一片。”女老闆笑得眼睛都快要看不見了。

    “你可以考慮去一趟韓國,那裏多半會有你更想要的,還能夠順便少殺生,少點懷疑。”阿帕絲說道。

    “那我會少了很多樂趣。你來找我,不會只是想念我了,特意來探望的吧。對了,你身上發生了什麼事嗎,爲什麼我感覺你的氣息就像一頭雜種小蕩蛇,爲此我特意派了桀海大公蛇去保護你,誰知道你還把我星期五最喜歡的男妃給重創了。”女老闆接着說道。

    “不用你操心。”阿帕絲說道。

    “我怎麼不操心呢,你可是我最喜歡的小妹妹,萬一你的這美麗皮囊被大姐奪了去,我一定會瘋掉的!”女老闆說道。

    阿帕絲不說話了,只是用那雙金粉色的眼睛死盯着女老闆。

    女老闆感受到了阿帕絲的敵意,她的雙眸也出現了變化,竟然從原本的金棕色變成了金粉色,透出了比阿帕絲更可怕的瞳芒來!

    “我知道你想問我什麼……母親屍體徹底涼了,你就別指望她還能夠給你什麼保護。現在你可以安安心心在世界各地像只可憐的小母貓一樣流浪咯,歐洲除了聖城,沒有任何一個地方是你可以棲息逗留的!”女老闆金粉色的蛇瞳一點一點的消退,恢復成了正常的金棕色。

    “尤瑞艾莉,我會把你和西斯娜都殺了,像你們殺死我的母娘那樣!”阿帕絲狠狠的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