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殺死她?確實,她總是在母親的耳邊說,你比我們都優秀,她確實有些太偏激了,可我沒有殺死她呀,我還是很欣賞她那獨特的血統的。你看,她不就住在我這裏嗎?”尤瑞艾莉笑了起來。

    她的臉上莫名的多了一層粉色的迷霧,迷霧之中尤瑞艾莉的臉也在隨之發生細微的變化,眼角變得更開,鼻樑變得更高,就連雙脣都變得飽滿了起來。

    迷霧漸漸散去,她的容貌已經發生了變化,那是一張非常成熟的臉龐,看上去像一位三十、四十左右的氣質女人,白皙修長的脖頸和圓潤飽滿的臉頰使得她看上去格外高貴。

    阿帕絲看到這張臉,眼中閃過一絲怪異,隨後更是填滿了憤怒!!

    這張臉她再熟悉不過了,阿帕絲雖然有母親,可母親就像一位高高在上的女皇,與自己交談的時候也往往是用一種嚴肅、教育的口吻,在母親的身上她感覺到的只有冰冷與嚴厲。

    而陪伴她長大的,一直真正細心照顧她的是母娘,那纔像是一位溫柔的媽媽,無微不至的呵護、守護着。

    阿帕絲的母娘是人類,她因此也學會了人類的語言與智慧,但母娘最終還是被兩個姐姐殺死。

    這麼多年阿帕絲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但讓她想不到的是,二姐尤瑞艾莉竟然奪了她的皮囊,擺出了自己最敬愛的人的模樣!

    一想到這張臉被如此噁心殘暴的女人給使用着,阿帕絲便感覺所有的怒火都要從心底宣泄出來。

    這裏是聖城,她們美杜莎也只能夠像人類那樣,不能展露出任何美杜莎的特殊能力,但如果要玉石俱焚的話,她完全可以將聖裁院的人引來,大不了一起完蛋!

    可是,一想到這樣做等於是便宜了大姐西斯娜,阿帕絲又非常的不甘。她不喜歡這樣愚蠢的辦法!

    二姐尤瑞艾莉還想繼續激怒阿帕絲,但她的那雙蛇瞳忽然間凝視着店門口,露出了一副警覺的樣子。

    “有人來咯,我該避一避了。阿帕絲,可要答應姐姐,保管好自己喲。”尤瑞艾莉笑了笑,隨後身體緩緩的向背後的門帳退去。

    門帳還在擺動,海螺鈴的門被重重推開,一名身穿着裁教之衣的威凌男子走了進來,他目光凌厲的掃過這家店。

    英俊威武的裁教目光掃過店鋪,這個時候店老闆已經換了另外一個人,是一名同樣臉跟粉刷上了白牆一樣的中年女人,一抹大紅色的嘴脣看上去格外鮮豔。

    雖然樣子很接近,但阿帕絲知道這人已經不是二姐尤瑞艾莉了。

    “怎麼是你?”那位裁教掃視一圈後,目光卻落在了阿帕絲的身上,剛纔還一副嚴肅表情這會已經透出了驚喜、激動之色。

    不過這位裁教明顯是很會藏情緒的人,很快他又恢復了原本鎮定而有風度的樣子。

    阿帕絲擡起頭來,看了一眼這名亞裔男子,有些意外聖城竟然也會招納歐洲血統之外的裁教。

    裁教在聖城擁有極高的地位,絲毫不遜色於希臘帕特農神廟的女賢者們,他們擁有強大的力量和至高裁權,基本上稱得上是歐洲幾個國家所有少女們心目中的男神。

    這個精品店裏本就有不少女孩,他們看到這名男裁教進來後目光全部投了過來,宛如看到某位國際男明星那樣不自覺的興奮起來。

    阿帕絲卻興奮不起來,首先她沒有想到這名裁教會認識自己,其次她更想不到的是這名裁教正是跟莫凡定下決鬥之約的祖向天。

    祖向天是一名異裁院裁教???

    莫凡要是知道這個消息多半也會很吃驚吧!

    “你不記得我了?哦,哦……”祖向天看着阿帕絲那有些迷茫的眼神,內心無比失落。

    他有些後悔了,後悔沒有在當初將莫凡徹底踩扁,這半年時間也不知道莫凡那個畜生有沒有對這樣清純絕色的少女做了什麼邪惡的事情。

    自從那次在希臘,祖向天每到夜深人靜的時候他總會想起莫凡身邊那個天使一般面孔的絕美少女,第一次見到的時候,祖向天還只是很熱切,第二次再見到,祖向天感覺自己有些淪陷,嘗試過很多和阿帕絲相似的少女,但也只是解解饞,完全無法徹底宣泄腦子裏的那份期待與狂熱。

    今天祖向天只是根據一個線索到這裏巡查,未想到正好遇見了牽魂縈夢的人,大裁教交待的任務一下子就忘到腦後了。

    “記得。”阿帕絲恢復了那副充滿活力的少女樣子,笑容也是甜甜美美的。

    祖向天剛纔還面無表情,誰知這個完美笑顏一下子就打開了他多年來的僞裝,眼睛裏閃爍着更炙熱的光。

    “你既然在這……”祖向天還沒有失去智商,他很快想到阿帕絲是跟在莫凡身邊的,雖然不清楚他們之間究竟是什麼關係,但看到她自然會聯想到莫凡。

    “我自己偷偷跑出來玩的,哥哥總把我保護在學校裏,我騙他說學校組織我們到聖城來參觀,他才放心讓我出來。”阿帕絲吐了吐舌頭。

    祖向天僵着個臉,他實在不想一下子暴露出自己內心太多的情緒,尤其是想要把眼前這個女孩摁倒蹂躪的那種瘋狂。

    “恩,恩,雖然你有一個讓人反感的哥哥,但是作爲裁教,我不得不提醒你一個人出遊是很危險的,我正在執行一個比較保密的任務,根據可靠的情報,聖城中存在某些人利用商鋪之便擄走花季少女,像你這樣的女孩更需要格外小心,會被盯上的。”祖向天說道。

    “謝謝提醒。”阿帕絲臉上浮起了一個笑容,她似乎知道怎麼報復自己的二姐了。

    ……

    回到了旅店,阿帕絲匆匆忙忙的跑回來,見莫凡正在房間。

    “你猜猜我遇到誰了?”阿帕絲像只小麻雀一樣撲到了莫凡躺着的牀鋪上,眼睛裏卻閃爍着小狐狸的光。

    “喂喂喂,你別撲上來啊,作爲一個小……三四五,作爲一個小六,你得有點覺悟知道嗎?”莫凡真是怕了阿帕絲了。

    “祖向天是裁教,大哥哥,你沒想到吧!”阿帕絲說道。

    “啥??那傻叉是裁教??”莫凡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