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漩渦不斷的擴大,與裂痕共同給這個位面造成了難以愈合的創傷,而在漩渦之中的兩位帝王卻是消逝了一段時間,不知將戰火燃燒到了哪個區間,而大地上,紅骷魔主代替了鎧袍帝王對整個亡靈帝國進行著指揮。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說

    以山峰之尸為首的瑪瑙尸君、骸剎骨龍、霧鬼統帥這四大亡君開始大舉碾進,生生的將冥界大軍壓迫到了方跋平原那片破破爛爛的地帶,在這片土地上,彌漫得終究是死氣,濃郁的死氣遮天蔽日,讓亡靈大軍越戰越勇,冥界大軍以斯芬克斯、邪鱗法老、蠍君美杜莎為首的統帥級較量便已經算是落入到了下風了。

    斯芬克斯與莫凡戰斗了很長一段時間的,蠍君美杜莎更被莫凡重創過,在山峰之尸、骸剎骨龍、霧鬼統帥接手戰斗之後統帥之戰古都亡靈這方就有絕對的優勢了,更別說尸海、骷山、鬼雲的整體戰斗力都要強于胡夫金字塔這些擁護生物……

    胡夫金字塔的冥輝籠罩範圍越來越小,漸漸的被完全圍困在了方跋平原三十公里之地,殘骸鋪滿了那些裂縫、深淵、溝壑、地谷,以冥界生物居多。

    “?~~~~~~~~~~~~~!!!”

    山峰之尸似乎到此刻才戰到了最巔峰姿態,它雙手高高的舉起了獅身人面像,雙臂灌滿了尸王之力,狠狠的將斯芬克斯朝著金字塔的位置砸了過去。

    斯芬克斯無法止住身體,飛出了很遠很遠,踫撞到了金字塔的底部才終于停止了下來,身上的傷讓它的戰斗力大打折扣,與山峰之尸對抗起來已經越來越吃力了!

    斯芬克斯爬了起來,朝著這個方向瘋狂的怒吼著,如若不是之前與那個惡魔廝殺耗費了過多的體力,它怎麼會這麼快就敗下陣來。

    冥界統帥都被打得搖搖晃晃,唯一支撐著偌大冥界大軍繼續戰斗下去的,便是它們的冥神了。

    冥神在,它們是不可能違抗退卻的,斯芬克斯代表著大軍統帥,冥神才是它們的信仰!

    只是,原本這里應該成為它們行的駐地,成為一片殘骸灰燼堆成的美麗沙漠,卻不知為何變成了現在這副樣子,包括斯芬克斯、邪鱗法老在內都沒有想到,穿梭到了這遙遠的東方大地,沒有如願以償的將這里踏平征服,卻狠狠的品嘗了一次敗戰的滋味!!

    “嗷嗚嗚~~~~~~~~~~~~~~~~~~”

    黑色的龍氣在那越來越巨大的漩渦之中豁然卷起,可以看到那不知由什麼系能量組成的氣息化作了上百條盤天之龍,它們如奴僕一樣擁護在黑色鎧袍帝王周圍,又一下子變成了洶涌荒獸,瘋狂的朝著白色的法老王撲去!

    黑色龍氣波威力震撼至極,其中一條黑色龍氣波誤闖了方跋大地,那黑色邪龍頃刻間將一整個大方隊的冥界武士們給鏟平消滅,龍氣波幾乎勢不可擋,泯滅了冥界武士後更肆虐了很長一段時間才慢慢的褪去,驚得那一方土地上的冥界生物們如雕塑那般,完全失去了戰斗勇氣。

    而在那漩渦戰場內,這種黑色龍氣波達到了上百道,它們追逐著法老王,法老王不斷的閃躲得同時也在用那沙漠權杖去化解龍氣波的可怕殘暴!

    黑色龍氣波顯然耗費了鎧袍帝王非常大的能量,釋放了這一道龍氣波後,鎧袍帝王站在那里調息著,白色法老王好不容易將所有的龍氣波化解了,得到了一次可以反擊鎧袍帝王的機會。

    但是,白色法老王沒有反擊。

    他望了一眼被壓縮到了金字塔附近二十公里區域的戰場……

    他的冥界大軍正在潰敗,為了抵擋龍氣波,他的權杖也已經出現了裂痕,最重要的是,他根本不能夠肯定對方究竟是故意做出一副虛弱的樣子來引|誘自己靠近他,還是真的出現了一個調息破綻,自己能夠給予重創反擊!

    胡夫從鎧袍帝王的眼神中看到了他數千年日月精華的底蘊,還有那高深無比的魔法奧義,他不大相信鎧袍帝王這次的靜止不動是真得有些虛脫……

    可是,眼下局勢並不樂觀,他作為冥神若不擊敗這位古老中國的死靈大帝,冥界大軍還會繼續潰敗下去!!

    該死,那個愚蠢的人類,竟然告訴自己中國大地空虛無比,冥界大軍可以不受阻礙的長驅直入,奪取這膽敢與它胡夫之國叫囂的古魔法文明之國,結果它的冥界大軍折損數多,讓冥神自己都有些心痛不已。

    眼下,還有二十公里,它的陵墓金字塔就要受到威脅了!

    一個不死之物之所以能夠與天同壽,關鍵還在于陵墓,法老王相信眼前這個黑色鎧袍帝王也有一座無與倫比的死靈宮殿,要是能夠搶奪走它的宮殿,它胡夫將會是真正的冥界之神,統治著所有死亡後的世界……甚至可以與黑暗王一較高下!

    “冥界,只有一位王。”法老王胡夫冷冷的對鎧袍帝王說道。

    古老王明白胡夫所說的冥界,包括了自己的亡靈帝國。

    亡靈的世界,可以稱之為冥界,法老王所統治的是埃及冥界,自己統治得是中國冥界,其他幾個國家也有冥界,但不足掛齒,至少他們之中任何一位出手,不需要多久便可以將所有國家的冥界統一。

    對于入侵,對于統一,古老王早就失去了興趣,重新從陵墓中復活過來之後,已經是數千年,那份統治一切的雄心也隨著這具活死人之軀變得沉寂了下去。

    活人的世界已經不屬于自己,所以在可以重新奪回自己王都的那一刻,他選擇了轉身,選擇了地下孤獨。

    不過,戰場中誕生的生靈,哪怕身軀已死,靈魂不朽著,當廝殺聲、吶喊聲、戰鼓聲響起的那一刻,心中的那份金戈鐵馬的激蕩仍舊會被驚起。

    既然與已經失去了與活人爭奪的熱情,那麼冥界是應該有一位真正的王,來管一管人類漫長歷史上不斷死去的卻不甘死去仍在人間游離得這些生物了!

    “我所知的還活著的家伙有不少,需要他們一一臣服。”白色胡夫接著說道。

    冥界需要統一,否則永遠無法和黑暗王這種存在分庭抗禮,更難以與那位真正活著的海洋之帝一較高下。

    鎧袍帝王並不做任何的回答。

    胡夫需要更多人的崇拜,更高的統治,這些對于鎧袍帝王而言都是過去已經擁有的了,活著的時候他是帝王,世界無可比擬的帝王,魔法造詣強大到一種孤寂的程度,亡靈之法更由他親手開創,土系最強防御由它所造,最強的圖騰沉睡在它的國土……還需要征服什麼??

    沒有了,整個龐大的世界也已經對他沒有了任何的吸引力。

    不過,胡夫有一句話說得不錯,冥界只有一位王,冥神也應該只有一個。

    不與活人廝殺,但死靈世界確實應該統一。

    “那麼,你是選擇反擊,還是滾?”鎧袍帝王回答道。

    胡夫臉上的掛起了一個難看之色,埃及保尸術也是世間最頂級的,他看上去跟活著的時候沒有什麼太大的區別。

    而這種能力,鎧袍帝王有點動心了。

    他不喜歡自己現在這張活死人之紋交錯的臉,他需要自己的臉上充滿和活著之前一樣的活力,胡夫的活力,是鎧袍帝王最感興趣的!

    胡夫被激得要反擊,一旦反擊成功,這位鎧袍帝王被自己擊敗,冥界大軍將反撲古都亡靈,將一切戰局徹底扭轉,可那樣的話,似乎也沒有太大的意義了,他很難再看到自己想要的那幅景象了……

    “我很慶幸,有一個和我一樣的老怪物還存在著,神秘的東方,果然讓我不枉此行。”胡夫開口說道。

    “所以你選擇滾了?”鎧袍帝王冷言冷語,說話直截了當到了胡夫差點想要抓起破碎的權杖重新殺過去。

    “戰爭從來不急于一時,這塊肥沃之土,這塊充滿英靈的大地終究會屬于我胡夫!”胡夫說道。

    鎧袍帝王站在那里,他咧開了一個譏諷的笑容。

    還以為這個胡夫是什麼膽魄之雄,長篇大論之後必定決一勝負,原來就是想撤了。

    胡夫呼喚了那金色的古老之舟,他選擇返回到金字塔內。

    在下落的過程中,胡夫特意轉身看了一眼鎧袍帝王。

    事實上他很想知道自己的判斷是否正確,他想知道鎧袍帝王到底是不是處在一個虛弱的狀態,他若選擇反擊,自己是不是已經拿下了這場斗爭的勝利。

    然而,他看到了鎧袍帝王調息在自己離開的那一刻便結束了。

    這讓胡夫心有余悸。

    這個老奸巨猾的家伙,果然是在引|誘自己,還好自己沒有上當!!

    撤退是明智的!

    金色舟不斷的降回到金字塔的最頂端,冥界光輝也因為他的避戰而明顯黯淡了幾分,胡夫自然不會承認自己主動退讓了,它又用那些蠱惑的語言告訴他的子民,他們還會再來的!

    冥界大軍開始撤離,它們潮水一樣從金字塔冥輝之地翻涌而出,又如潮水那樣快速的褪去,巍峨莊嚴的金字塔也在光坐標的消失下漸漸的淡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