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屬於我的,我願獨自面對。

    斬空的話在莫凡的耳邊縈繞着,與此同時,莫凡也恢復了自由之身,沒有再受到任何的壓制。

    他可以動了,卻一時間無法邁開任何一步。

    就在剛纔莫凡知道了這場陰謀的推動者,讓他格外無奈的是,這個推動者並非是自己想得那樣,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權謀混蛋,是在利益角逐。他只是從作爲一個老人的角度出發,想要孫子能夠從殘酷的活死人詛咒中解脫。

    而眼前這爲了“千百年後”戰役的主謀,一樣讓莫凡無法有任何的辯駁,他同樣不是爲了自己,不是所謂的聖城專權統治。他要的是千百年後,人們不被過於昌盛的黑暗入侵。

    反而是莫凡自己……

    他站在任何一邊,都是錯的。因爲這本就是不屬於自己的紛爭。

    靜靜的等待一個結果,便是對所有人最好的尊重!

    ……

    一件黑色鎧袍,面容完全是一團渾濁的氣體,就連那雙充滿威懾力的眼睛很多時候都無法看見。

    從山頂上走下,他沒有選擇人聲鼎沸的聖城,而是一步一步踏向了倒城戰場,輝煌的燈火與塔樓耀眼的火焰隨着斬空的踏入忽然間蒙上了一層陰冷披紗,所有發光的物體都變得沒有溫度。

    大天使長米迦勒同樣飛入到了聖城戰場之中,他就站在了相映襯的破舊的塔樓,從他這個位置正好可以看到聖城大道,也能夠看到斬空往這裏走來。

    而在大天使長米迦勒的背後,正是倒映的聖邸,聖邸之上,繽祭龍鹿孤傲的佇立在最高處,背上的那一襲動人的羣紗隨着夜色涼風擺動着。

    此時的秦羽兒完全不像是一個囚徒,大天使米迦勒背後已經有聖光魂影在搖曳着,看上去更像是一位守護者,在保衛着正遭受魔鬼糾纏的女神。

    斬空站在聖城大道上,乾淨的大道鋪着青灰色的地磚,兩旁的商鋪林立繁華,只是這條路充斥着一雙雙滿是敵意的目光,他們遠比那些燈火更明亮……

    目光遠眺,當完全注視着秦羽兒的那一刻,斬空感覺到那些原本在自己腦海裏模模糊糊的記憶一下子變成了奔涌的浪潮,填滿了自己的思緒!

    過往的點點滴滴,秦羽兒的一顰一笑,偏偏回想起這一切的一切,這具一直想要將自己徹底掌控的軀殼傳達來的不是美好,而是撕心裂肺的痛苦!

    亡靈不允許回憶,尤其是美好的,越刻骨銘心的越是折磨。

    “嗷~~~~~~~~~~!!”

    如地獄魔鬼在咆哮,斬空的吼聲迴盪在兩座聖城,所有明黃色、鮮赤色、炙白色的光芒與火焰徹底變成了幽冥青光,世界像是一下子墜入到了冰冷的九幽魔潭之中。

    “神恩浩蕩!”

    “神恩浩蕩!”

    聖城大道上,街道屋檐上,參戰的聖城法師高聲宣讀着,漆黑的夜空中有無數金黃色的漣漪盪開,漣漪的幅度越來越大,最後化成了可以粉碎一切的金色刃痕。

    金色刃痕連續的劈斬向聖城達到上的斬空,這每一個刃痕的威力都不會遜色於聖絕審魔劍,一旦鎖定了某個目標必定造成最爲純粹的光泯毀滅,尤其是黑暗生物。

    光就是黑暗的剋星,哪怕是沾到一點點光斑,亡靈生物都會全身灼爛,而這樣的金色刃痕在聖城大道上不斷的劈落,頻率極高,幾乎照耀得黑夜如白天一樣通明,沒有間隙,沒有停歇。

    冗長古典的聖城大道街區,面目全非,佈滿了凌厲的斬痕,龐大的光之能量洗禮過後變成了一隻只金色的螢火蟲灰燼,緩慢的在狼藉一片的大道街區升起。

    倒城戰場是在人們的頭頂上空,所以飄飛而起的金色螢火蟲灰燼在人們的眼中卻美如金色流星雨放慢了無數倍,優雅的飄落下來,卻又在兩座聖城之間的夜幕中如盛世煙花般消融。

    金色刃痕劈斬邪魔,那是無數個超階威力的光系魔法組成的超階羣法,震撼着每一個在大地聖城中仰頭凝望的魔法師,只是那黑色鎧袍帝王安然無恙,他的那件鎧袍上不斷的濺起金色火光,對黑暗存在剋制的光力絲毫影響不了它獨特的黑暗質感,這件黑色的鎧袍就是穿梭於烈焰中的烏鋼……

    “血飲邪風!”

    雙手成爪,沿街掃去。

    血色的邪風發出了古怪的嗚鳴聲,極快的穿梭過那些站在街道上的聖城法師。

    這些聖城法師們每個人都配備了鎧魔具,擁有防禦魔法,他們不負責進攻,進攻的是那些站在屋檐上的聖城法師,他們的存在就是爲了抵擋,抵擋這個亡帝的所有黑暗攻擊!

    然而血飲邪風所攻擊的根本就不是這些魔法師們的肉身,它是穿魂之風,擺在它面前再強大的防禦魔具和防禦結界都只是一層沒有意義的網,風可以過,穿魂之風更可以瞬間將他們的靈魂給撕成粉碎!

    “咚咚咚咚咚~~~~~~~~~~!!!!”

    聖城大道上站着的防禦法師如多米洛骨牌那樣挨個挨個倒下,他們全身泛出了死屍一樣的青灰色,雙目更因爲靈魂被撕碎而空洞無比。

    在聖城總指揮官的計劃裏,這些防禦法師抵擋下了這個亡靈帝王第一個攻擊後就會馬上換一批,在這樣一位帝王級生物面前,他們這些魔法師更像是古代的舉盾兵,前排的舉盾兵承受一波敵人的箭雨後馬上替換,讓後排的舉盾兵接上。

    可是,這些防禦聖城法師根本沒有抵擋下敵人的第一波攻勢,一大片高階法師直接喪命,其中負責領隊的兩名超階法師竟然也沒有能夠倖免。

    他們的身體毛孔中不斷的冒出黑色的濁氣,靈魂滅了,軀體也在一點一點的蒸發,只是在蒸發的過程中,那些黑色的濁氣卻不需要引導的情況下飛向了斬空的黑色鎧袍,讓他的盔甲看上去更加烏黑,散發着陰氣!

    痛苦,只能夠依靠殺戮來緩解,這些從活人身上剝奪來的氣息讓斬空那張肌肉扭動的臉龐漸漸平靜下來。

    他,終究是一個亡靈!

    一旦被觸怒,再多的鮮血也無法填補內心的仇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