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米迦勒再一次吟唱起了古老的咒語,一時間天邊出現了一片片啼叫聲。

    可以看到許多青色的身影陸陸續續的出現,它們飛行的速度非常快,頃刻間掠過了平原、山巒抵達了倒映聖城。

    倒映聖城附近很快就被這些青色的羽靈鳥給遮蔽,它們看上去就像是某位主宰天使翅膀紛落的羽毛擁有了自主的生命,它們有些成排成排的飛舞着,有些盤繞在斬空的頭頂上,更多的是形成一種警戒和攻擊的狀態,雙眸緊緊的凝視着斬空!

    青色的火焰在米迦勒的身上燃燒起來,他在將自己的靈魂祭獻,只求獲得上蒼賜予得更強大的除魔衛道之力。

    青羽鳥越來越多,它們每一隻都擁有熒光閃爍的尾巴,它們井然有序,更像是從天堂中降臨的士兵!

    “我不介意你慢慢的爲我準備你覺得最強大的力量,你不介意我上前去看她一眼吧?”斬空已經走到了離聖邸之頂很近很近的地方。

    正在不停呼喚天堂除魔鳥的米迦勒聽到這句話卻愣了愣。

    這就好像在告訴自己:你請隨便出手,但不要打擾我見一見故人?

    亡靈帝王的這股子自信,讓米迦勒感受到了幾分羞辱的意味!

    “這裏是聖城,不是你的亡宮!”米迦勒重重的說道。

    青色的天堂除魔鳥越來越多,它們不僅僅是警戒在斬空的附近,更憑藉着特殊的淨化之力將雲空中那些鬼臉給逐一消滅。

    砸落下來的鬼臉數量非常龐大,更帶給其他聖城法師們極深的恐懼,讓他們基本上喪失作戰的能力,米迦勒也不能怨他們無能,對手畢竟是帝王級的生物,超階法師在它面前也和孩童沒有什麼分別。

    現在米迦勒先清除掉那些帶來恐懼的鬼臉,將那些跟自己一起作戰的聖城法師們解救出來。

    而這個過程,斬空完全當作沒有看見,事實上他可以做出阻止,只是正如他說的那樣,他只是想走到秦羽兒面前。

    “這是我給你的第二次機會,如果你還不能消滅我,我想你應該帶着剩下的慘敗敗將滾回到真正的聖邸中去,尋求你們祖先的保護!”斬空對米迦勒說道。

    真正的聖城還存在着更強大的禁制魔法,斬空自然可以感覺得到。

    當然,如果是一個真要殺戮的帝王,卻可以在不踏入禁制的情況下就給整個聖城帶來巨大的毀滅,這個毀滅哪怕只是讓那些居民們大量的死亡也會對聖城的權威造成動盪。

    所以,他斬空踏入倒映聖城中,那的卻是給米迦勒一次機會了。

    第二次機會便是現在。

    你米迦勒儘管使用你覺得最強的技能,他不會阻止。

    要讓這羣蠢人明白,帝王級是人類迄今爲止根本不能夠去觸碰的存在!

    ……

    米迦勒臉色都青了,他雙眸綻放出更加凌厲憤怒的光來,背後那魁梧的天神魂影與他自身的靈魂在一起燃燒,源源不斷的魔力正從他的這種焚魂中涌出。

    越來越多的天堂除魔鳥飛落,青色的羽鳥們盤旋起來,已經化作了一個巨大得可以籠罩在整個聖城的天渦。

    斬空沒有擡頭,他只是走到了龍鹿旁。

    龍鹿慌張的跳動着,它本身就只是一個吉祥物,沒有太大的戰鬥力,看到亡靈帝王這樣靠近,開始胡亂的跑動起來。

    “咔!”

    斬空手一揚,掃出了一道血飲邪風。

    這邪風打在了龍鹿長角的銀色鐐銬上,將這鐐銬給打碎。

    碎片像水晶一樣灑落在秦羽兒的長長的裙裾旁,也反射着天空中那些青羽鳥的鱗光,天幕現在也是青色的,這一次米迦勒顯然是在醞釀一個更爲強大的禁咒,這個禁咒便是天使鳥召喚!

    古老的神要帶走人世間的邪魔時,他不可能親臨,於是摘下自己翅膀上的那些小小的絨毛,將它們化成這樣強大而充滿攻擊性的青羽天堂鳥,米迦勒作爲大天使長,他擔任這個聖城職位的時候便被賜予了這樣的神力,可以借用天神之羽,更可以使用他除魔之羽!

    滿城的天堂除魔鳥,它們的羽翼遮天蔽日,感覺聖城都是懸浮在了它們青色的羽海之中,特殊的青色聖光甚至照耀到了上百公里外的大地。

    秦羽兒先是擡起頭,看了一眼末日一般的青羽鳥,隨後露出了幾分苦澀。

    她的眼睛重新回到了這穿着黑色鎧袍的亡靈身上……

    是他,當初自己剛從冰痕中甦醒過來,看到得就是這個背影。

    明明可以相見,爲什麼要選擇離開?

    兩人經歷的折磨苦難還不夠嗎,還要相互這樣爲難。

    活死人又怎樣?

    哪怕是一具死軀,躺在這個沒有溫度的懷裏也好過四處流浪,也不至於受到更多的傷害……

    “你來了……”秦羽兒說道。

    “恩,我來了。”斬空點了點頭。

    “當時爲什麼走?”秦羽兒問道。

    “我看到了你的容顏,和我當初第一次見你時一樣美。我想你可以重新開始,過上自己一直期盼的生活……”斬空說道。

    “我雖然活着,可這個世界上讓我留戀的只有你,星毅。見不到你,我和一座冰雕死殼又有什麼分別。”秦羽兒重重的說道。

    這場重逢本可以再早一些,何苦是現在。

    重逢的時間本可以很長,又怎麼會是像現在這樣,青色的末日就在頭頂,能夠嗅到毀滅一切的氣息……

    這樣緊迫,這樣匆忙,這樣被全世界當作是異類的舉在刑場上,就好像他們兩個做盡了世間最惡毒的事情,正在萬衆歡呼中被要求活活燒死!

    就在荒無人煙的天山,就在死寂的冰痕裏,他打碎冰痕的封印,讓自己醒來就能夠看到他,不好嗎?

    那樣的醒來方式,會讓秦羽兒感覺過去經歷的一切苦痛折磨都不過是一場噩夢,自己在噩夢中呢喃,心愛的人在枕邊搖醒自己,將自己緊緊的擁抱着,告訴自己一切都過去了,那些不過是夢境。

    爲什麼自作主張的要走??

    哪怕這場戰役不可避免,米迦勒仍舊要將他消滅,秦羽兒期盼的是能夠與斬空一起面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