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千年寧靜而戰?

    假如大天使米迦勒真得是一個明智和一心爲蒼生着想的神君,那麼他應該將所有的精力都放在那個帝王身上。

    到了這個級別,世界的格局是可以預知的,是誰在窺視人間大地,是誰在興風作浪……米迦勒假如真的不存在一點點私心,那麼今日被邀到聖城的帝王絕對不可能是他。

    黑暗的卻有可能在將來給人類帶來災難,可不會在這個世紀,也不會在下一個世紀,真正會讓人類窒息的,是冰冷的海水!

    那個輕聲低語的帝王,它就在這個世紀,甚至就在這幾年,他那麼的強盛,又是什麼使得這羣人類主宰者們視而不見??

    算了,這些都不再是自己需要去關心的了。

    緊緊的摟着秦羽兒,她的身體已經大半融於自己的盔甲之內,斬空低下頭來,能夠看到她安詳的臉龐。

    似乎能夠觸碰到她的肌膚,冰涼如玉……

    乾枯的心臟不會跳動就不會跳動吧,只要能在一起。

    “任憑你不死之身,休想再從這個世界上甦醒過來!”米迦勒的高聲呼喚響徹兩座聖城。

    “我唾棄你們的世界。”

    將雙手高高的舉起,斬空看上去像是在抵擋天堂鳥的除魔神力,但他什麼力量也沒有使用,而是靜靜的迎接着那漫天的青光飛羽的降臨!

    青羽如聖雨,紛紛打落。

    斬空與秦羽兒已經融合在了一起,他們的靈魂在鎧袍之中化作了一縷縷濁氣脫離了這件黑色鎧袍,那些青羽天堂鳥撞下,兩人緊緊相擁的靈魂頓時崩解,變成了黑色與冰色的粉塵,在青色光輝的照耀下格外鮮明。

    強大的不是他們的靈魂,是那件黑色鎧袍。

    黑色鎧袍纔是真正的古老王,當斬空選擇與秦羽兒羽化的那一刻,這個古老王的軀殼終於意識到大難臨頭了。

    鎧袍自己動了起來,瘋狂的扭着,想要逃脫出這漫天青羽的除魔光雨,但鎧袍失去了一個合適的靈魂其實也不過是行屍走肉。

    這個古老王,沒有了斬空也不過是一件器皿,原本它還可以妄想掌控斬空的意志,可在見到秦羽的那一刻開始,斬空就是斬空自己,這件鎧袍休想再左右他任何情緒和決定。

    對於他們兩個來說,這就是最好的歸宿。

    若有另一個世界,便在另一個世界重新開始,若沒有,就這樣相擁長眠……

    ……

    “神恩浩蕩!!”

    “神恩浩蕩!!”

    “神恩浩蕩!!!”

    聖城中不知多少聖邸的虔誠者,當他們看到米迦勒引動神語將那個邪魔打成了粉末後,紛紛激動的跪倒在地上,跟着那些聖城法師們高呼了起來。

    聖城法師們激動的熱淚盈眶,終於……終於將它消滅了,差點以爲聖城要完了。

    “不愧是米迦勒,我們的大天使長!!”

    “米迦勒!!”

    “米迦勒!!!”

    呼聲在交織着,整個聖城一下子變得跟盛大的節日那樣沸騰。

    “帝王級,那可是帝王級啊……”

    “不可戰勝的帝王級,最終不還是被我們偉大的聖城給消滅了,神恩浩蕩,神恩浩蕩!!”

    “黑暗被破除,迎接我們的一定會是最暖和的光明,從今日開始,黑暗生物將再別想侵犯我們的城市,讓它們徹底從這個世界上消失,成爲我們的奴僕!”聖裁法師們齊聲歡呼了起來。

    這個世界上黑暗帝王一共就屈指可數的幾位,如今其中一位亡靈帝王被徹底消滅,在世界各地吹拂着的黑暗之風都會因此削減了幾分。

    黑暗氣息就是黑暗生物們的養料,亡靈帝王一死,黑暗生物的繁衍會大幅度減少,黑暗高血統生物的誕生機率也會變低,最重要的是一個盤踞在中國的巨大黑暗帝國,將就此消失,剩下的那些亡靈也將徹底深埋在腐爛的泥土裏……

    中國的崑崙山、歐洲的阿爾卑斯山將迎來最乾淨的空氣!

    漫長的魔法歷史長河上,人類又一次瓦解了一個龐大的妖魔帝國!終有一天,無論是沙漠、沼澤、海洋、冰川、雲山都將佈滿人類的足跡,沒有安界,世界有多大,安界就有多大,妖魔只能夠藏匿於洞穴、地下、海溝當中……掌控着強大魔法的人類,纔是這個世界的主宰!

    ……

    聖城的呼聲徹夜不息,莫凡站在聖邸的一個露天長廊上,看着天空中那倒映聖城戰場一點一點的幻滅。

    滿城的勝利歡聲,無數吟遊詩人匍地慷慨朗誦,可節慶一樣的氣氛卻讓莫凡胸膛裏喉嚨裏灌滿了酸楚,難受得呼吸都覺得不順暢。

    “嗡~~~~嗡~~~~~~~”

    胸膛處,小泥鰍墜發出了從未有過的響動。

    莫凡將他從衣領中取了出來,握在手掌心中。

    天空中飄落下來的靈魂粉塵誰都看不見,莫凡卻見到了。

    他們兩個別泯滅的靈魂碎片飛向了阿爾卑斯山,但有兩縷精魂,卻飛向了自己這裏,飛到了小泥鰍墜這裏。

    還有那件被青光聖羽打得千穿百孔的黑色鎧袍,它在斬空和秦羽兒的兩縷精魂飄來後,也像逃難一樣逃到了小泥鰍墜這裏。

    鎧袍的虛影粉末點綴着小泥鰍墜的金屬表層,一點一點的抹去了那塵封的鏽跡,烏色的光澤緩緩的亮起,就像一件滿是灰塵的寶玉被人用最乾淨的泉水擦拭了一遍一樣,被莫凡一直嫌棄着的小泥鰍色澤徹底發生了變化,看上去是那麼神光異彩!

    究竟是黑色鎧袍喚醒了真正的小泥鰍墜,還是斬空與秦羽兒的精魂讓它昇華,莫凡已經無法做出判斷了。

    明明對他們來說是最好的結果,莫凡卻怎麼也沒法替他們高興,很久很久都沒有像現在這樣難過。

    在看一場明知道是悲劇的電影。

    “你能送他們到一個對他們更善良的世界嗎,小泥鰍?”莫凡對着自己佩戴着的墜子說道。

    說完這句話,莫凡感覺自己心裏有什麼東西被撕開了,痛得躬着身子。

    一直小心翼翼的維護着自己的小世界,不敢讓它崩誇,可這一瞬間卻想站在對立面……

    他們,爲什麼要這麼仁慈,爲什麼要向這個愚蠢的世界讓步?

    如果是自己,絕對不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