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牧光青幾分尷尬,卻依舊很快恢復了嚴肅認真的樣子道︰“這個炙白熔漿應該就是流星火燒穿了山體,所留在整個火山天池最底部的地脈核心,不出意外它的溫度可以高到一分鐘內將君主級生物燒成灰燼。 ”

    “你在開什麼國際玩笑!!”趙滿延扯著嗓子叫了起來。

    “這種炙白熔漿應該是出現在固定的位置,所以我們需要一個火精靈召喚獸,穿過這個炙白熔漿,到炙白熔漿的另外一頭設置下空間坐標點,因為我們沒有人進去過里面,到時候需要你們隨機應變了,如若沒有任何的辦法穿過炙白熔漿,那你們就利用空間卷軸離開。”牧光青說道。

    火精靈召喚獸,指的自然就是小炎姬了。

    也就是說,火山天池下面存在著一個炙白熔漿,這種炙白熔漿是溫度最高最可怕的東西,一觸即燃,君主級生物都無法從中活下來,他們這些高階法師只要踫到一滴濺灑出來的炙**液,就會徹底燒成渣!

    唯一穿過這種炙白熔漿的辦法,便是空間卷軸了。

    但很多空間卷軸是存在著隨機性的,尤其是在你根本不知道有多少牆體、岩體、以及阻隔物質的情況下,胡亂的使用空間卷軸,反而百分百死亡,所以必須有人先到穿過炙白熔漿,在炙白熔漿後面設立空間坐標節點。

    一旦設立了空間坐標節點,使用空間穿梭才能夠準確的抵達該位置!

    “設下空間卷軸的坐標陣點,你們任務就算完成了,剩下的交給我們這些專業人員來開采便可以了。”牧光青說道。

    ……

    計劃重新梳理了一遍,空間卷軸只有一張,交給了那位叫做牧茁成的空間系法師保管著,這張稀有的空間卷軸是牧家提供的,莫凡倒是想拿著,保命之用,可想來牧茁成是不會給自己的。

    任何魔法卷軸都非常的稀有,制作卷軸的技術更掌握在極少數的一些勢力手上,像空間卷軸這種奢侈且無處可買的物品,莫凡長這麼大也就見阿莎蕊雅使用過,當初在那座暴君山脈的最頂峰,山崖下那鋪滿雲端的黑影還有遮天巨爪,倒現在莫凡都還有幾分陰影。

    這一次,牧家也是花了大血本,祭出了祖傳的空間卷軸一張,這空間卷軸逃命是絕妙的,會比空間系法師的瞬息移動距離遠很多很多。

    莫凡一次瞬息移動的距離,大概不會超過三百米,而事實上著熔漿天池下的石壁厚度絕對超過了千米,自己想要用瞬息移動逃出這座火山天池內部是不可能的,沒準一不小心會瞬移到熔漿里,那滋味想想都難受。

    ……

    大家準備好了之後,接下去便等一個時機了。

    牧光青倒是一直盯著熔漿天池,他會發號施令,等待一個持續時間長的熔漿空洞。

    由于熔漿空洞形成的時候,漫天的熔漿會到處亂濺,飛行在天池熔漿上空是一種極度找死的行為,他們這群人就只能夠等待在最邊沿,靜靜的等待著一個靠近邊沿的熔漿空洞出現。

    這個等待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熔漿空洞不是說有就有的,並且整個熔漿池這麼大,多數熔漿空洞出現在靠近中央,或者對岸的位置……

    “來了,這個離我們很近!”東方林琳說道。

    “不行,這個持續時間太短,你們沒有到下面就收縮了。”牧光青搖了搖頭。

    “可我們等很久了。”

    “不能急。”

    “風向好像在往我們這里吹啊,那些飛到空中的火漿都落到了我們這里,要不我們換一個方向?”莫凡說道。

    “就在這里等,要有耐心。”

    ……

    穆白作為冰系法師,這個時候降溫是非常重要的任務了,不是每個法師都擁有強大的火之抵抗體制,這群要下去的人每個人身上可都穿上了冰、水的魔具,可終究抵擋不住熱力的沖擊,隨著時間拉得越長,在這里苦等的眾人就更加受煎熬。

    “再堅持堅持,我知道這是一件很艱難的事情,但機會很可能下一秒出現,也可能還需要一整天……”牧光青在這里寬慰著眾人。

    “這樣下去我們還沒有進入里面,就已經精疲力竭了。”趙滿延說道。

    穆白魔能消耗了不少,不知道什麼時候,遠處一直刮來狂風,狂風將那些空中的火漿往這里打,使得大家都非常難受。

    “該死的,之前還沒有這麼大的風,怎麼這會拼命的刮。”趙滿延罵了一聲。

    穆白抬起頭,目光看著天空,忽然間發現頭頂上那厚厚的火山雲出現了滾動,就像是橙色、褐色的濃稠在被人往西邊的天那里猛的拽動……

    風大到已經吹動了這些火山雲??

    不知道為何,穆白忽然間想起了那晚陪酒女小舟跟自己說過的話︰

    “那你可要安全回來,大概再過後天入夜,會有西昆侖風,到時候所有的雲、所有的塵都會被吹開,在那之後幾天的天空是最干淨的,你再到這里來看,一定會看到我說的那種星空。”

    西昆侖風??

    這是不是意味著火山雲也會因此消散???

    穆白猛的一抬目光,朝著那一直沒有去特別留意的灼石峰望去。

    駭然的一幕頓時印入眼簾,那原本徹底被火山濃雲遮蓋的最高灼石峰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視野之中,峰如寶劍、倒插天空,氣勢凜然……可在那峰的巔處,一對碩大的紅色羽翼正緩緩的舒展開,相隔甚遠,卻觸目驚心!!

    火山雲,被西昆侖風給吹散了。

    而穆白也听牧光青說過,那頭霸主也不是完全的安分,時而會在太陽領巡視,難道說正是昆侖風到來之時!!

    “該死,這風怎麼會來得這麼不湊巧!!!”牧光青終于意識到了什麼,大叫了一聲。

    陪酒女小舟是在這里長大的,她雖然不是法師卻對昆侖山的時節之風格外了解,她知道哪一天會刮大風……穆白前夜便知道了,但他根本沒有把這兩件事聯系起來啊!!

    用來遮蔽霸主視線和感知的火山雲團,會被西昆侖風給吹散!!!

    這下可大事不妙了,他們這群站在火山天池上的人,此刻已經完全暴露在了那頭霸主的高傲目光之下,作為一個君主,其眼楮絕對格外銳利,這個距離是可以鎖定他們這群人類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