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穆寧雪和俞師師一直在上面看戲,穆寧雪是最懂得莫凡秉性的,所以在他一個人可以搞定的情況下,自己真得沒有必要去打擾他的自娛自樂。

    審判會來的速度還算很快,領隊的正是黎東。

    黎東率領着幾個剛從高校學府裏招來的實習審判員,應該都具備高階實力,只不過都是屬於經驗不是很足的那種類型。

    幾個年輕的審判員都是一臉非常警惕的掃視着這個礦地,報案自首,這種事情真得太奇怪了,防止有詐,他們還是擺出了一副隨時戰鬥的樣子。

    “你們去那看看,你們跟我到這裏,趕緊把人給找出……”黎東一派領導作風,開始對這些審判員們指手畫腳。

    “嘿,牆頭草。”莫凡看到了黎東,喊了他一聲。

    黎東轉過身,發現礦工裏面赫然站着一個超級瘟神,神氣的樣子一下子就萎下去了,臉上露出了一個僵硬又不能讓莫凡覺得他不爽的笑容來。

    “原來是莫老哥啊,你怎麼會在這?”黎東笑嘻嘻的走了過來,變臉的樣子讓其他幾個審判員不禁大跌眼鏡。

    “看到沒,他們就是被我教化了的戰獸傭兵團的人,你們把他們都收走吧,看下我國北疆西部有什麼最辛苦的大礦脈,讓他們去勞改個十幾二十年的。”莫凡指着戰獸傭兵團的那羣人說道。

    “教……教化……”黎東嘴角都有些抽動了。

    尼瑪你把人胸膛都給刺出一個那麼大的洞來,半條命都沒有了,他們審判會拿人都還要考慮抓活口好吧,莫凡這跟直接擊斃有什麼分別!

    “對,對,對,這位爺狠狠的教育了我們一番,我們發自內心覺得以前做的事情簡直禽獸不如,希望審判會黨組織能夠給我們一個發奮圖強勞改重新做人的機會。”赤膊肉漢說道。

    戰獸傭兵團的人現在已經腿都快要軟了,剛纔有一陣子他們甚至期望審判會的人早點過來,好讓他們從莫凡的魔法實驗之中解脫出來。

    莫凡剛纔閒着無聊,於是又演示了幾個不可思議的魔法,然後又讓戰獸傭兵團的人發表用戶體驗。

    儘管莫凡使用的是巖系魔法,但他持有的可是天種,天種可是比魂種的威力強上數倍,一箇中階魔法都可能把它們轟得粉身碎骨,更何況是高階技能。

    去大西北勞改,十幾年後好歹還有機會重返社會,這要是真被這位爺的一個土系魔法給砸上一下,不死的話下輩子也都基本上跟植物人沒區別了,這比勞改還更慘啊!

    幾個實習審判員一臉緊張的把戰獸傭兵團的人全拿了,其中一名比較嚴肅的審判員發問道:“我們沒有直接證據,不能夠判刑啊。”

    “沒事,剛纔我在給他們演示魔法的時候,他們自己手寫了認罪書,應該不會有假。”莫凡說道。

    “是,是,是,我們有認罪書,麻煩幾位審判大哥趕緊把我們捉拿歸案吧。”鸚鵡藍髮說道。他真得不想半身不遂,從此在擔架上度過。總之他們的老大是廢了,想去大西北重新改造都不可能了。

    “帶走,帶走。”黎東揮了揮手,大致是猜到什麼個情況了道,“難得莫城主也有空四處巡山啊,正好幫了我們審判會一個大忙。”

    “小事,小事,帶我向你們大黎世家的人問好。”莫凡打發道。

    “額……一定,一定。”黎東臉上的硬皮感覺都要掉下來了。

    黎東帶着實習審判員們離開,順便就用戰獸傭兵團剩下的那頭綠皮戰獸來押解了。

    幾個實習審判員第一次出勤如此輕鬆的任務,不禁有一名成員小聲的問道:“黎右助,那位莫非是你們大黎世家的貴人親戚,這麼好的事情就直接給了您了?”

    “少在那放屁,還貴人,知道他是誰嗎!飛鳥基地市最大的毒瘤、瘟神、掃把星!”黎東罵道。上次莫凡不問青紅皁白的就跑到他們大黎世家去踢門,總之有他的地方就沒有什麼好事情發生,黎東躲都來不及!

    ……

    解決了戰獸傭兵團的人,礦地的人似乎都還沒有從這場跌宕起伏的風波中回過神來。

    這位英俊瀟灑法力高強的青年到底是誰啊,竟然和位高權重的審判會人員都那麼熟……哦,不能說是熟,那個審判會的領導都對人家點頭哈腰的啊,完全階層小員工的姿態,怎麼看都怎麼覺得這個年輕人才像是大領導!

    “大領導,大領導……我老劉果然沒看走眼,在社會上摸爬滾打了這麼多年,眼力還是有的,從一開始我就知道你一定是一個非同一般的人,他們叫我埋你,我埋了我自己也不會埋你!”劉工頭走了過來,也不知道爲什麼身高莫名矮了一截。

    “工頭,你站起來說話,跪着幹嘛,又不是舊社會,看在你還有點良心的份上,我就不爲難你了。你這個礦地很違規啊,罰款什麼的還是要的,畢竟凡雪山是我的……”莫凡說道。

    “那個我還有點腿軟,跪着踏實點。大領導,這樣……我們未來一年的收入……”劉工頭說道。

    “我們又不是來收保護費的,你該交的罰款就交吧,你們要實在找不出厲害的法師來守哨崗,那就向凡雪山申請,我們還是有一些人員可以調動的。”莫凡說道。

    “那就多謝多謝大領導了。”劉工頭滿心歡喜了起來。

    “莫凡,這裏恐怕我們要接管了。”這時穆寧雪和俞師師已經走了下來。

    “啊?雪雪,不合適吧,我們黑吃黑?”莫凡說道。

    “……”穆寧雪都不知道莫凡哪裏來的那麼多亂七八糟的行話,這裏是凡雪山,是他們的私有地界,怎麼會有黑吃黑這一說啊。

    “礦地需要向我們的資源管理部申請,我剛纔打電話問了一下穆臨生,他告訴我這片小礦地是開採黃沙土用的,關於銀石的事情,承包商沒有提過。黃沙土的裝運是個擺設,在底部有一部分是銀石。”穆寧雪說道,說着她用手指了指那輛之前被綠皮戰獸撞翻的卡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