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哇,牛b啊!”趙滿延朝著一個人扛下了褐色熔漿潮汐的莫凡豎起了大拇指。

    只有親自品嘗過褐色熔漿潮汐的沖擊才知道這種潮汐的威力有多可怕,相信是非常往君主級上靠了,他們兩個費盡力氣才阻擋下來,可這會莫凡卻看上去輕松自如。

    “我的這個流星緋火本身就是在這里誕生的,這些褐色熔漿現在未必傷得到我了。”莫凡浮起了笑容。

    “流星緋火……你取的名字為什麼那麼的俗氣?”趙滿延說道。

    “不會啊,我覺得很霸氣!”

    之前總是听牧光青說,這里的火脈是由于三百多年前的流星火隕落太陽嶺形成的,而緋紅魂火明顯也沾染了一些流星火的氣息,帶著幾分聖潔與不凡,原始魂火都是沒有命名的,莫凡自然給它取上一個與之匹配又彰顯氣勢的名字,到時候釋放起火系魔法高亢長吟,對手听到後沒來由的會心里發虛!

    流星緋火,酷到沒朋友!!

    “還有兩條人命懸著,你們就別說這些胡七八糟的話了。”穆白說道。

    “是,是,趕緊過去。”

    莫凡已經不會懼怕褐色熔漿潮汐了,走出去的時候自然不用那麼憋屈,大搖大擺的行去,誰知熔漿潮汐中夾雜著很強的沖擊力,才體驗了一會那種君臨天下感覺的莫凡本想走出去亮瞎牧光青、祁杉、東方西鳳等人的眼楮,誰知狗啃泥的姿勢飛了出來。

    趙滿延和穆白爬起身來,灰頭焦臉,破口大罵。

    莫凡也是尷尬,裝得有點過頭了。

    “成了??”牧光青目光閃爍的問道。

    “成了,這原始魂火雖然還在緩慢的塑形,但已經讓我具備對這里熔漿的親和力,這炙白熔漿不成問題了,我背杜晴進去,給她做人工呼吸……”莫凡說道。

    “東方林琳快不行了,你趕緊的!”東方西鳳不耐煩的說道。

    莫凡抱起了杜晴,牧光青說過炙白熔漿內部是存在著天然氧氣的,在里面清除掉杜晴肺腑里的那些火息,她很快就會甦醒過來。

    “流星緋火!”

    掌握了魂火,莫凡即便不借助小炎姬附體,自身火系掌控力也大幅度提升,一團火罩落在了莫凡的身上,當他觸踫到炙白熔漿的時候,這火焰之罩並沒有消失,而是繼續維持著。

    “可行!”莫凡心中一喜,于是大跨步了一些。

    流星緋火是有秉性、靈魂的,而炙白熔漿也像是白色的火焰守護者,當它察覺到流星緋火要進入到這里面的時候,炙白熔漿反而自行朝著其他地方流散開,讓持有流星緋火的莫凡進入其中。

    “沒有想到你還是這里的小公舉!”莫凡很是意外,流星緋火的地位比自己想象中得高,炙白熔漿的那份尊敬連莫凡都感覺到了。

    如此,便讓一切變得容易太多了,莫凡步入到了炙白熔漿圍成的那個神聖小天地,讓莫凡相當意外的是,炙白熔漿內的這小世界比自己想象中得大多了!

    “空間壓縮??”莫凡目光望去,發現自己目光的盡頭才看到另一頭的炙白熔漿瀑布。

    明明在只是圍成了一個直徑大概一百米的圓地,里面卻別有洞天。

    深呼吸一口氣,果然如牧光青說得那樣,這里面的氧氣非常充足,甚至比大山之中得還要舒服。

    將杜晴輕輕的放下,莫凡知道外面還有一個中毒的人等著,還是盡快把杜晴弄醒為秒。

    將杜晴胸前一些比較束縛呼吸的東西打開,在解bra上莫凡也算駕輕就熟,單手輕松弄去。

    這一解,兩團大玉兔隔著衣服的情況下跳動了起來,讓莫凡體會到什麼叫呼之欲出中的“出”的那份驚艷與動人!

    “這麼大,和艾圖圖是一個級別的了,要是死在這里是真得可惜了。”莫凡心中暗嘆。

    掰開杜晴的嘴兒,莫凡可不能指望一個昏迷的人大口大口呼吸空氣,所以這個時候必須幫忙,不單單是要幫助她做呼吸,更要對胸腔位置進行一些適當的擠壓,方便她將肺腑里得那些污濁火氣給吐出來。

    一連十幾次,莫凡已經感覺自己渾身發燙了,這姑娘怎麼還不醒過來啊,再昏迷著,自己就要變禽獸啦,主要是手感太好了!

    “咳咳……咳咳!!!”

    忽然,杜晴弓起了身子,使勁的咳了幾聲。

    莫凡甚至看到一些濁氣從她嘴里吐出,這下可算是將肺腑里的東西給排出來了,莫凡擦了擦汗,站起身來。

    杜晴恢復了神智,她看著莫凡,又看著周圍,顯然她對後面發生的事情一概不知,也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和一個男子在這樣一個似乎封閉起來的環境里。

    “你先別問那麼多,外面有個人等著你救,不救她,我們都別想活著出去了。”莫凡對杜晴說道。

    杜晴迷迷糊糊的,任由莫凡將她抱了起來往外走。

    “那個,你衣服遮一下。”莫凡低頭一看,發現這一對巨物盡在嘴邊,一種強烈的埋入沖動襲來!

    啊啊啊啊!自己為什麼不是一個禽獸!!!

    杜晴神智仍有些小模糊,整理好衣服之後,便隨著莫凡走出了炙白熔漿的瀑布簾。

    擁有了流星緋火,莫凡似乎可以自如的在炙白熔漿瀑布中穿行,這種能力讓牧光青羨慕不已。

    杜晴開始施法,東方林琳的毒性也終于得到了緩解,看到她背部潰爛開的地方漸漸恢復,氣息也慢慢的強起來,大家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總算……

    總算得救了!!

    ……

    “莫凡,既然你可以在這里穿行自如了,那你先在這里休息休息,等魔能補充足夠了,再進去布置一個空間魔法節點吧。”牧茁成將空間卷軸遞給了莫凡。

    “好,打碎瑟金石,布置空間魔法陣,我們任務就算完成了……還好,雖然過程真得很操蛋,結果還是圓滿的,大家安然無恙。”莫凡說道。

    “不好說,某個治愈系法師未必安然無恙。”趙滿延補了一句。

    杜晴清醒過來之後,顯然意識到自己很多地方被摸被踫了,都不怎麼敢去觸踫莫凡的目光,甚至每每莫凡一說話,她臉頰不由得發燙了起來。

    休息了一陣子,大家也不想繼續呆在這里了,東方林琳主動帶著其他人,前往瑟金石的地方。

    “我們該出發了,莫凡、趙滿延、穆白、杜晴你們四個人就留在這里休息,其他人跟我去處理瑟金石吧……祁杉??祁杉人呢?”牧茁成說道

    “我在,現在就出發嗎?”祁杉問道。

    “是啊,越早離開越好,天知道這里面還會發生什麼,接下去可要看你的了,瑟金石那里似乎有一些生物。”牧茁成說道。

    “放心,我應付得了。”祁杉說道。

    “這次完成後,我們兩個會在家族里更上一層樓,到時候就是你隨便挑女人了。”牧茁成笑了起來。

    祁杉嘴角微微一抽,顯然被說到了痛楚。

    “走吧,走吧!”牧光青說道。

    ……

    莫凡、穆白、趙滿延三個人已經很是疲倦了,無論是之前抵擋火翼君主,還是後來跳入到褐色熔漿池,都是足以令人透支的苦差事。

    趙滿延、莫凡身上都還有一些傷,杜晴恢復之後,也在慢慢的為他們兩個治療,穆白傷勢還好,只是一些灼燒潰爛,沒有中毒,用一些藥便足夠了。

    一陣冥修過後,大家精氣神補足了一些,莫凡睜開了眼楮,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了,有些閑得發慌的他看了一眼旁邊端端正正坐著的穆白,開偶問道︰“穆白,這幾年你都去哪了?”

    “到處走,偶爾回一下古都。”穆白回答道。

    “王三胖呢,那家伙還活著不?”莫凡說道。

    “他好著,娶了一個老婆,已經當爹了,我外面帶回來的東西,基本上都是他幫我賣,他自己也開了一家魔具店,生意挺好的。”穆白說道。

    “周敏呢?我以為你兩有戲的。”莫凡想起了她來,開口問道。

    “她喜歡的人是你,我跟她又沒什麼,偶爾會出來聚一聚,她應該留在學校里了吧,有陣子沒有見到她了。”穆白說道。

    “哦哦,下次見到她跟她說別再那麼迷戀我了,我已經心有所屬……我們兩個是不可能的。”莫凡說道。

    “你要點臉行嗎?”穆白冷冷說道。

    “話說起來,我一開始以為祁杉是一個痴情的種子,沒有想到那天他也跟我們一樣在酒吧里。”趙滿延也睜開了眼楮,加入到了閑聊之中。

    “真的假的??”莫凡像發現了什麼新鮮事一樣。

    “真的,那會我們被梨姐抬回來的時候,我看到他了,和一個長得還很不錯的短卷發的女郎做在一起,靠得很近在說話。”趙滿延說道。

    “被女人抬回來這種事情你也有臉說出來,不臊得慌嗎?”穆白冷哼一聲道。

    “我靠,這有什麼不好說的,你還不去山震了嗎!”趙滿延不服氣道。

    “山……山震??”原本精心調養身體的杜晴實在專心不了了,這三個男人怎麼會這般齷齪,起初還覺得他們正人君子的!!

    “你別胡說八道,我就跟她聊了聊天!”穆白臉皮也是薄,立刻激動的辯解了起來。

    “你這種話說出去連狗都不信。”趙滿延好像看不慣穆白那假正經的做派,說完還不忘轉過頭去問了一句,“你是說吧,莫凡?”

    “我是你大爺!”莫凡還能中了趙滿延的圈套,馬上回罵了過去。

    杜晴覺得他們的聊天話題實在不堪入耳,自己躲到了角落去,回想起莫凡剛才說過他心有所屬了,忍不住又多看了他兩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