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話說起來,我在酒吧那里也看見了一個人,起初老想不起是誰……”穆白止住了這種無聊的罵戰,回憶起那天離開酒吧時的情形。

    “你是看見祁杉了吧,那會你跟他不熟。”莫凡說道。

    穆白搖了搖頭道︰“我確實看到了祁杉了,而且我確實也不認得他,但他身旁坐著的那個短卷發的女人,我好像有見過。”

    “我靠,我說你虛偽你還不信,偷偷的背著我們又勾搭了一個!”趙滿延說道。

    “你能閉一會兒嘴嗎!”穆白思緒都被這傻x給打亂了,真得很懷疑這個人上輩子是一個啞巴,這一世要把沒說完的話全說了,就沒見過比這家伙素質更低的國府隊員!

    “老趙,听他說。”莫凡見穆白神情認真,開口說道。

    穆白理了理思緒,開口說道︰“一開始我還不確定,畢竟我沒怎麼見過祁杉,但剛才听你說那天他也在,那我想確實是他了,不過我覺得眼熟得的是你說得那個短卷發的女的,我見過她,而且好像是在帝都見過……”

    “帝都的?”莫凡有些不解道。

    “近幾年我的人際圈很窄,很少跟人打交道,那個卷發的女的應該有跟我說過話……我想起來了!!”穆白忽然恍悟了起來。

    杜晴這個時候也睜開了眼楮,感覺他們幾個在說很重要的事情,可這個時候她隱約感覺自己的腳下有什麼東西在蠕動,冰冰涼涼的,正順著自己的雙腿慢慢的纏繞上去。

    莫凡和趙滿延正準備等待穆白說下文,正好匯入這里的一個隧口,一個非常清脆的腳步聲傳了過來,那似乎是高跟鞋的聲音,優雅的小步調,不急不慢。

    “穆白小弟弟,你也真是健忘呀。才過了這麼點時間,你就把姐姐我給忘記了,人家還以為自己在你心中是不可取代的……”一個妖妖的、軟綿綿的聲音從隧口傳了出來,先印入眼中的是一雙十五公分銀色的高跟鞋閃爍著晶瑩的點綴,緊接著便是一雙白皙修長無比的****。

    這雙腿很長很美,再加上她的緊身黑色熱辣皮褲只包裹到大腿根處,便使得這完美的腿沒有任何遮擋的暴|露出來。

    她走著小貓步,雙手夾著一根女士煙,紫紅色的純兒撅成了一個愛心狀,隨意的吐出了煙氣來,那被煙霧繚繞出來的妖嬈與嫵媚,便無時無刻不在勾動著男人最原始的欲|望!

    “穆栩棉!!!”穆白一臉的愕然,卻最後還是吐出了這個名字。

    “啊,援軍總算到了,奇怪我們還沒有設魔法傳送陣,你們怎麼就進來了,那剩下的事情就交給你們了,我們收工。”趙滿延看到有別的一伙人進來,為首的還是一位妖嬈艷麗到了極點的女子,頓時笑得面如桃花。

    “白痴,這家伙是帝都穆氏世族的,不是魔都牧家!”穆白罵道。

    趙滿延都差點要上去擁抱那位領隊了,听到穆白的罵聲,臉上的表情無比豐富了起來。

    什麼情況!!

    帝都穆氏??

    帝都穆氏的人怎麼會跑到這里??

    “還真是一個萌蠢萌蠢的小哥啊,你要是好好配合,我倒不介意收了你今晚給我暖床呢。”穆栩棉嬌笑了起來,似乎對趙滿延這副俊俏無比的模樣感興趣。

    “有話慢慢說,先放了杜晴。”莫凡已經感覺到不對勁了,目光轉向了杜晴那里。

    杜晴此刻正站在一團黑色的影子上面,那團黑影里有眾多影釘,死死的封住了杜晴所有的行動與精神,莫凡能夠感覺到那里有一個暗影系的殺手,只要他意念一動,杜晴就沒有命了!

    “到底怎麼回事???”趙滿延完全蒙了。

    這群人是哪里跑出來的,他們這是要干什麼??

    “祁杉,本來我還是很欣賞你的,雖然那件事確實是對你很不公,但你選擇進入了這里,破而後立,沒有想到你這樣不堪和讓人惡心。”莫凡已經明白過來了,目光穿過妖艷的穆栩棉,凝視著她後面的那個躲在暗處的男子。

    祁杉也意外,自己這麼快就被識破了。

    他走了出來,不屑的冷笑道︰“你以為我還會牧家賣命?一群隨意把人當狗使喚看到更好的利益卻馬上丟棄的作威作福的世家子弟。既然讓我不過好,那大家都別想好過!”

    “所以你從進入那個議會大堂開始,就打算報復牧家了?”莫凡質問道。

    “是,那個賤人,自以為有一些姿色就到處留情,用這種手段讓別人為她賣命,沒有價值了就隨意丟棄。她不是想挽救牧家走向興盛嗎,那我就讓她的牧家在這里毀滅!”祁杉狠狠的笑了起來。

    此刻他壓抑在內心許久的屈辱終于得到了釋放,他現在無比期待牧奴欣憤怒、抓狂、後悔的樣子!!

    “就說嘛,牧奴欣那種女人有什麼好的,成天裝出一副聖母蓮花的樣子,事實上呀心計比誰都重,在她眼里根本就沒有什麼感情,只有算計與利益,每個人都是她的棋子,有用的棋子,沒用的棋子,哪像我穆栩棉,名聲是臭了一點,可從來都是你情我願的呀,幫我做事的人,要錢、要地位,我便會給,想要我這身子呀,我也一樣是給的!”穆栩棉笑得如花一樣,聲音還亂顫撩人。

    “你們想怎麼樣?”穆白問道。

    “這里的一切,我們接管了,你們呀……我在考慮著怎麼處理呢,是像一條條灰溜溜的狗兒一樣放了好呢,還是直接處理了,反正這里面發生了什麼,外界是不會知道一星半點的。忘了告訴你們了,牧茁成的空間卷軸已經被我沒收咯,所以你們別想要逃出去,也別做一些無聊的反抗,我可討厭反抗和浪費我時間的人了,人家一生氣起來,就喜歡拆胳膊卸腿的,總不小心弄死了人。”穆栩棉語氣軟軟柔柔,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在跟他們調|情說愛,偏偏這是一些听得人汗毛豎立的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