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舊戰城坐落在一個莫凡還算熟悉的地方,這裏有一大片從海底下如筍一樣生長出來的暗礁石,它們是這片海洋礁金粉因爲特殊的漩渦長年累月累積在一起的。

    凡雪山不久前獲得了一座礁金石島,這座島嶼讓凡雪山的財政一下子暴增了三倍,算是凡雪山的一個最主要的收入來源了,事實上整個飛鳥市附近的海域都有這樣類似的礁金石,它們由海洋裏的這些小金塵埃組成,存在的時間比較長的就變成了一座礁金石島,沒有露出水面的就變成了暗礁筍。

    暗礁筍是作爲舊戰城那些戰鬥樓房的主要根基,否則那些供給魔法師戰鬥的建築物就很難立於海面上。

    而在舊戰城面向海洋的地方,其實還有一塊麪積非常大的浮礁片岩,相當於三個國際足球體育場那麼大,退潮的時候,這塊浮礁片岩就會將它平整的背脊露在海面上,遠遠看上去便像是海洋上浮起了一塊深褐色的大廣場,而當海水往上漲的時候,整個浮礁片岩就會泡在水中,有趣的是,人還是可以站在浮礁片岩上面,海水最高大概也就沒過膝蓋的樣子。

    在飛鳥基地市的人都將這塊暗礁片岩稱之爲“浮礁獵場”,憑藉着這塊特殊的暗礁地形,很多不熟悉水性的魔法師也變得能夠和兇殘的海妖抗衡。

    飛鳥戰城其實也正是以這塊暗礁獵場爲一個核心,再利用圍繞着它的那些在海洋底下的暗礁筍來築建起其他戰鬥建築物。

    這次莫凡與祖向天的決鬥點,便安排在了這塊暗礁獵場上。

    這塊暗礁不僅岩石元素豐富,裏面更含雜了許多礁金,君主級生物在上面踐踏都不見得能夠將它踩碎。

    與海妖戰鬥,地形環境是非常重要的,副市長爲了能夠藉着這個機會吸引更多的魔法師前來飛鳥市獵殺海妖,自然不會放過拿莫凡和祖向天打一波城市廣告的機會!

    “作爲見證人,我希望兩位年輕有爲的魔法師能夠以武會友,點到爲止。”副市長開始了他的演講。

    可惜,廣大來自五湖四海的法師們不是很給這位副市長面子,本來他們就等了一天一夜了,再來一個無聊的領導開場演講,簡直逼人造反。

    副市長也意識到人們根本不想聽自己廢話,尷尬的咳了幾聲,接着道:“那就請兩位選手說幾句?”

    祖向天此時已經站在了浮礁獵場上,眼中滿是譏諷之意。

    “莫凡,你知道你自己真得很像一條狗嗎?”祖向天見莫凡沒有還嘴,接着笑着道,“很多看似兇猛的野狗就是你這樣,一開始叫得非常厲害,不管是熊、虎、獅,它都要去狂吠幾聲,可真的面對上了,卻跑得比誰都還快。我真替你感到尷尬,也不知道你今天還有什麼膽量來?”

    “祖向天,我只是沒有想到你把事情搞得這麼隆重。以前在古代比武,有個閉門比鬥你知道嗎,我們凡雪山其實也比較喜歡閉門比鬥,主要是我們得展現出自己得風度,讓那些挑戰者來了之後再走時不至於沒法在這個社會上擡起頭。挑戰我得人真的太多了,像你這樣得人我出門去吃個拌麪都能夠遇上五個,記不住人和記不住時間很正常。”莫凡掏了掏耳朵,剛纔水花濺到裏面去了。

    “你忘記時間了??”祖向天道。

    “對啊,你稍微讓我比較上心的,就是你這人裝得很那麼一回事,我要是不給你打了粉的臉上踩上幾腳,留下我得鞋碼號數心裏始終會不痛快,所以我早上吃沙子糖水的時候想起來了。”莫凡說道。

    “我沒打粉!”祖向天冷冷得說道。

    “哦,那你應該是有點腎虛,臉怎麼那麼白……”莫凡道。

    祖向天臉一下子更白了。

    你才腎虛,你全家都腎虛!

    莫凡這個人真是什麼話都敢講,也完全不分場合。

    副市長本來就是讓兩個人發表一下作爲最強青年法師的一些感言,目的是要激勵廣大年輕人,哪知道兩個人直接文罵了起來,還來了一個腎虛。

    “咳咳,兩位,你們的聲音是擴音的,能不能說點比較正能量得東西,畢竟你們得決鬥連國際魔法協會都很關注。”副市長黑着個臉,小聲得提醒他們道。

    “原來是這樣。”莫凡這才意識到自己正站在一個公衆視野中。

    “莫凡,你做了那麼多見不得人得事情,還一天到晚打着什麼國內第一人得旗號,我看你今天是到頭了!”祖向天指着莫凡,把自己原來安排好得劇本臺詞給搬了出來。

    祖向天之前花了很大得力氣抹黑莫凡,扣上了很多帽子,民衆們又是喜歡看熱鬧起鬨的,所以祖向天打着一個討伐無恥之徒、僞君子、假實力得旗號。

    “我沒有做的,有些人偏偏喜歡頂着我得名頭去做。我做了得事情,也證明過了,你們又很多人不相信。說實話,我這些年真得有點累了。”莫凡開口說道。

    “有點累了,什麼意思,難道莫凡要退出公衆視野嗎??”

    “他難道要歸隱??”

    “哇,不要啊,莫凡大哥哥,人家最喜歡你了,我爲你了很努力得考明珠學府呢,就差500分上明珠學府!”一位學生裝少女尖叫道。

    “莫凡,你是我們北疆、古都的恩人,不管有多少人眼紅你,詆譭你,我們始終都相信你!”

    人羣中已經響起了一片聲響,主要是分成三派。

    一派是祖向天當初派人冒充莫凡引起的那些民憤以及跟風者,一派是發自內心感謝莫凡當初與黑教廷抗衡的北疆、古都之人,還有一派就是純吃瓜羣衆,反正他們也不知道哪邊是好人,哪邊是壞蛋,只要熱鬧,他們就支持哪一邊。

    “莫凡,我們相信你!”

    人羣中又傳來了一片忠實者,可以看得出來他們對莫凡得信任堅定不移,甚至還有當年在古都內城牆的一些倖存者,他們也特意趕來了凡雪山。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