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不過是我鎧衣的能力之一,就憑你這種是人是狗都分不清的雜種,怎麼和我來聖城裁教祖向天鬥!”祖向天將無盡的恥辱化爲了憤怒。

    這一次他不再是衝撞,他全身依舊燃燒着鮮紅血芒一飛沖天。

    頭頂上是一片白色的雲,正好遮蔽了飛鳥基地市上空,而在更遠的海洋處可以看到陽光從這朵龐雲的邊沿瀉落,照耀在了大海上……隨着祖向天竄入雲霄,這整片懸于飛鳥基地市上空的白雲被染成了鮮紅色,就連那些瀉落在海洋上的陽光也一樣被染上了色彩,迫使海洋都好像隨着祖向天的怒火而燒成了鮮紅!

    “哞吼!!!!”

    一聲蒼天嘶吼,人們擡起頭來赫然發現那頭鮮紅的牛獸從雲霄踏了下來,鮮紅的光完全就是一抹從宇宙天外墜到大地上的隕火天光!

    蠻橫到一座山要被踏平,強勢到天輝都隨之換色,祖向天完完全全就是要將莫凡踩成泥才罷休!!

    “虛暗!”

    莫凡自然意識到這墜天一踏的威力,不是趙滿延那種修煉走向的人完全承受不起。

    遁入到虛暗之中,莫凡身影不僅淡化,更像一個幽靈一般靜靜的浮在原地,漫天的血蠻之光籠罩下,開山闢地的踐踏之力也隨之降臨!

    浮礁獵場周圍有一大圈大概十幾層到三十幾層不等的礁石大樓,所有的大樓都看上去跟毛胚一樣,是沒有窗戶,只有樓板和樑柱的,這些礁石大樓都是用來給魔法師與海妖戰鬥周旋之用,隨着鮮血狂牛的蠻力塌落,可以看到一股平行大地的毀滅圈碾下,那幾十棟的礁石大樓從上往下一層一層的碾爲灰塵!

    林立的毛胚大樓一點一點的被摧毀,從三十幾層的高度碾到了十幾層,再從十幾層碾到海平面,甚至觸到了海平面之後,海水變成了白色的蒸汽,直接在海戰城舊址中出現了一個沉坑!

    人們驚呆了!!

    這些礁石大樓會建立在戰城裏,是因爲它們牢固堅硬,不會輕易被海妖給拍碎,魔法師可以藏身在其中慢慢與海妖搏鬥,可祖向天這墜牛一踏,感覺躲在什麼地方都沒有用了,會跟隨着那些變成粉塵的大樓一起消散。

    太強了!!

    祖向天的強大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想,絕大多數人都認爲他會以一些中階、高階魔法爲試探,再慢慢的尋找一些機會動用超階之力,誰能想到祖向天這剛開始就直接動用了這麼恐怖的能力,好似比尋常超階魔法還更霸道了幾分……

    “方少,我看這個祖向天的實力跟您這個陽城第一也差不了太多。”一名大學學生奉承旁邊的大少爺道。

    “放你媽的狗屁,我又不是腦殘,就祖向天這一踩,能秒殺一百個我,老子有自知之明好吧!”那個被叫做方少的青年說道。

    他人還沒有瞎好吧,就這破壞力跟他們這些什麼城最強、什麼學校第一、什麼系青年代表完全不在同一個層次,人家要是牛魔王,它們就是巡山小妖燒煤爐時的灰渣渣好吧!

    “我猜那個莫凡應該死了,像這種說大話的人一般都是最不中用的。”

    “別說死行吧,他能剩塊肉我服他好吧。”

    “你看那邊,有個時明時暗的影子,那是不是莫凡啊?”

    “是個……臥槽,他還真沒死!!”

    不知道多少人期盼着莫凡這個狂妄的神經病就此死在如此神威之下,可莫凡就是不如他們的意。

    他從虛暗空間中浮出,毫髮無傷。

    暗脈賜予莫凡這樣一個完美的躲避能力,除非對方有可以撼動、擊碎空間位面的能力,否則躲在虛暗區間裏的莫凡可以說是如幽靈一樣無敵的!

    祖向天就落在莫凡身旁,他半跪在已經完全乾涸了的淺海處,一副終於泄憤了的樣子。

    莫凡從虛暗空間中走出的過程也無法使用什麼強大的魔法,於是隨手拍了拍還沒有察覺到自己的祖向天,在他身後道:“講道理,從那天之後你是不是發現自己開啓了一扇新的美妙大門,往後也不一定要總是盯着未-成年小美女了,其實四五十歲猛男也是很不錯的選擇。”

    祖向天眼珠子一翻,差點沒氣暈過去!!

    這墜天踐踏可是他威力很強的攻擊了,怎麼對方可以安然無恙,最重要的是莫凡這句話完全就像是一根鐵棒往他傷口上又狠狠的捅了一下。

    “你就好好構思你的遺言吧,給你的時間不會剩下多少了!”祖向天轉過身來,身上那件鮮紅的鎧衣冒出來血紅色的蒸汽,像是一個巨大的機器在散熱。

    “這牛祀能力,你也只能夠用這麼一兩下。”莫凡雖然離祖向天很近,但他一點都不害怕。

    祖向天這件鎧魔具是很強大,讓他幾乎化身爲一頭牛君魔獸,但一件鎧衣所能夠蘊藏着的能量是有限的,祖向天需要把這件衣裳脫下來經過蠻複雜的能量充盈纔可以繼續使用剛纔的能力!

    “這不過是我一件最不起眼的魔具。”祖向天冷笑一聲,他的身上開始燃燒起了一種幽藍色的鬼火。

    這幽藍色的鬼火甚至從他的身體裏冒出來,將他的皮膚都燒得裂開來了,全身上下更出現了一道道歪歪扭扭的鬼紋。

    “看來你對我們祖氏能夠在國際上立足一點都不瞭解,也對我的能力沒有進行過調查,我們祖氏以詛咒系聞名世界……我們血液裏就流淌着獸詛之血,魔具??如果你真得認爲我剛纔的力量單純的是因爲魔具導致的話,你真得太愚蠢了!”祖向天對莫凡說道。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身上的幽藍色鬼紋咒火便更加旺盛了,祖向天整個人懸浮了起來,腳尖根本就不需要觸碰地面。

    在沒有翼魔具和飛行魔法的情況下,祖向天卻完全浮空,他的身體被鬼紋火焰給充斥,身體肌膚呈現深藍色,就連那張面孔都跟被某種地獄之魔給附身了一樣,看上去怪異而又可怕。

    這種鬼紋咒火不是散發出熱量,撲面而來的卻是陣陣冷意。

    莫凡從未見過這種魔法,但他可以感覺到祖向天散發出來的危險氣息比之前那鮮血牛獸祭體還要強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