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個赫卡薩,到底是怎麼想的,事到如今還在猶豫與我們的合作,還不搞不清楚現在的狀況嗎!”佩里院長說道。

    伊迪絲站在旁邊,為佩里院長遞上了剛泡好的茶,沒有敢出聲。

    佩里院長來來回回走動著,顯得很煩躁的樣子,過了沒多久,有一位學員前來,告訴伊迪絲晚餐已經準備好了,伊迪絲點了點頭,將茶杯收起來,正打算和佩里院長說話時,忽然又有一個人匆匆忙忙的跑了過來,是一直跟隨在卡薩世族一行人的雪莉爾。

    海蒂是珈藍老師的學生,伊迪絲是佩里院長的學生,雪莉爾是布蘭妾老師的學生,她們三個是學院里實力比較強,同時又是比較有代表性的學員,像明珠學府是以世界學府之爭第一的身份前來,自然也是由她們來負責接待與跟隨。

    “又怎麼了?”伊迪絲問了一句。

    “小公爵……小公爵好像生病了。”雪莉爾神色有些慌張的說道。

    “生病了?他本身也是阿爾卑斯山山脈附近長大,沒有水土不服這一說,怎麼好好的會生病?”佩里院長立刻著急了起來。

    真是麻煩一環接著一環,合作還沒有談攏,赫卡薩又出了問題!

    ……

    佩里院長、伊迪絲、珈藍老師、海蒂等人立刻趕往赫卡薩的寢室,到了那里她們發現四位卡薩世族的家臣一臉敵意的守在門口,竟然不讓包括佩里院長在內的所有人進去!

    “我是治愈系法師,我去看看總沒有什麼問題吧?”珈藍老師問道。

    “恩,你跟我進來。”赤衣家臣說道。

    赤色衣裳的這位家臣應該是赫卡薩身邊實力最強的一個,修為與阿爾卑斯山學府的一些有名的老師都不會相差多少。

    之前此人一直與其他幾位家臣站在一起,佩里院長還以為是一個普通的家臣,直到現在對方透露出了幾分敵意,她才恍然大悟,原來赫卡薩身邊有這樣一位隱藏高手!

    珈藍老師進入到了赫卡薩的寢室,寢室一片凌亂,那些古老昂貴的裝飾被摔得粉碎,就連赫卡薩躺著的床鋪都凌亂得不成樣子,一名約莫三十歲上下的女人正小心翼翼的清掃著,不敢發出半點聲音。

    珈藍老師看了一眼已經昏睡過去了的赫卡薩,當她注意到赫卡薩脖頸上那些非常明顯的血管透出黑色跡象後,她驚訝的不作聲。

    “這件事我已經稟報世族,長者很快便會前來,我們小公爵若平安無事,你們阿爾卑斯山學府便從此別再與我們卡薩有任何的瓜葛。小公爵若有什麼三長兩短,你們阿爾卑斯山學府的人就等著陪葬!”赤衣老家臣語氣無比凌厲的說道。

    “他接觸過什麼人?”珈藍老師完全不理會此人這番惡言惡語,嚴肅的詢問道。

    “除了你們,沒有別人。”赤衣老家臣說道。

    “你們時刻在他身旁,怎麼會毫無察覺?”珈藍老師接著問道。

    “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我們還會害自己的小主人?”赤衣老家臣憤怒道。

    “我們不會做出這種事,何況有些事情我們還需要小公爵來支持,斷然沒有必要謀害,這是一種極其高明毒印和詛咒,如果你總是這樣帶著懷疑,不把事情告訴我,我很難找到解救你們小公爵的辦法。”珈藍老師說道。

    “哼!”赤衣老家臣冷哼一聲,理智告訴他現在還必須依靠這位治愈系法師來幫助赫卡薩緩解痛苦。

    ……

    從寢室里走出來,珈藍老師的臉色極其凝重。

    佩里院長急躁的詢問著,珈藍老師示意在這里說話並不方便,于是眾人轉到了書議廳。

    “到底怎麼回事??”佩里院長追問道。

    “赫卡薩被人下了毒印詛咒。”珈藍老師說道。

    “這怎麼可能!!”佩里院長有些破音的叫了起來。

    “很嚴重,會威脅到他的生命。”珈藍老師凝重的說道。

    “珈藍老師,這種毒印和詛咒您解不開嗎??”海蒂問道。

    珈藍老師的治愈魔法相當高明,也具備著相當強大的解毒去咒的本領,像赫卡薩這種情況應該不會難倒珈藍老師才對。

    “如果是單獨的毒印或者詛咒,這對我來說不是困難的事情,毒不算特別稀有,有解開的辦法。問題就在于這是一個連環鎖毒咒……以詛咒魔法來扣著毒性,再以毒素來持續施加詛咒。”珈藍老師說道。

    “這又是什麼意思?”佩里院長對這方面一點都不在行,一臉茫然不解的問道。

    “這意味著我面臨了兩個選擇,先解詛咒和先解毒。”珈藍老師說道。

    “這有什麼區別嗎?”

    “順序對了,小公爵安然無恙,順序錯了,另外一種東西將瞬間增強近百倍。”珈藍老師說道。

    “近百倍??這不等于直接奪命嗎!!”

    珈藍老師點了點頭。

    眾人心中大駭,到底是什麼人會對赫卡薩施加這樣的可怕毒咒??

    “咚咚咚~~~”

    一陣促急的聲音響起,大家都不由的嚇了一跳,等回過神來的時候才意識到是有人在外面敲門。

    剛才听到的事情確實讓人心驚恐慌,以至于自身也變得有些神經緊繃了起來。

    “布蘭妾老師,您總算來……你怎麼會在這里,出去,我們在商議重要的事情!”雪莉爾一開始是迎向了布蘭妾,卻發現莫凡就在布蘭妾身後一些,馬上換了一張臉。

    一同前來的還有李雨娥,她不說話的時候確實就像是不存在一樣,很容易被人忽略掉。

    “發生了什麼大事嗎,你們這副樣子?”莫凡看到這些人的表情,隨意的問了一句。

    “不關你的事。”雪莉爾氣憤的說道。

    “听一听吧,我覺得這件事有可能和之前遇見的怪事有關。”珈藍老師走到了門口,將門緩緩的關上,也示意莫凡和李雨娥坐下來。

    佩里院長看到莫凡就煩躁,再加上現在發生的這個可以稱之為滅頂之災的大事,整個人就變成了一個毒怨無比的老巫婆。

    珈藍老師把赫卡薩的事情給布蘭妾講了一遍,布蘭妾、莫凡都露出了驚愕之色。

    “這赫卡薩是豬嗎,一個超階法師就這麼給人下了詛咒和毒?”莫凡罵了一句。

    這句話在座的幾人其實也是有點共鳴的,修為越高,對這些東西越是敏感,平常若是保持警惕的話,這種致命的詛咒和毒哪里可能一下一個準?

    “毒咒的手法很高明,現在必須找到那個下毒咒的人,不然我永遠不可能知道解毒咒的順序,還有,我覺得這件事有可能與之前發生的事情有關。”珈藍老師說道。

    “為什麼?我並不覺得這兩者有什麼聯系啊?”伊迪絲問道。

    “它們有著一個目的,那就是讓你們阿爾卑斯山學府完蛋!赫卡薩要是死在了這里,卡薩世族肯定會將你們這里鏟平了,雖然你們實力也不一定比他們弱,可一場大戰在所難免。”莫凡說道。

    “你在說這些話的時候好像透著幸災樂禍。”雪莉爾氣憤的說道。

    “我為什麼要幸災樂禍,整個阿爾卑斯山學府除了你、你、你,其他人我都很喜歡,我從來不會因為個別而去厭惡一個整體。何況你們學府跨了,我能有什麼好處,這幾天我和布蘭妾老師到處尋找線索,尋找行凶者,你們沒什麼感激就算了,還用這樣的態度來對待我,要不是李雨娥是我朋友,布蘭妾老師美麗誠懇,我才不會管你們的爛事!”莫凡說道。

    佩里院長氣壞了,正要爆發,珈藍老師阻止了她,用眼神示意她現在不是去動脾氣的時候,而應該好好解決問題。

    “我說了,那個行凶者對你們有很大的怨念,從一開始就不應該掩蓋消息,必須馬上處理,你們非不听,現在出了這麼麻煩的事情,直接把你們推到懸崖邊上了……算了,算了,也不說這個了,先說事情吧。”莫凡說道。

    “一副自己能解決得樣子,哼!”佩里院長冷笑一聲道。

    “我有一些眉目了。但有件事還需要確認一下。”莫凡目光落在了珈藍老師這里。

    珈藍老師反倒不解,有什麼事情需要確認,還是向自己確認?

    “珈藍老師,在您收海蒂為弟子之前,是不是還有一位女弟子,一心想要成為頂尖的治愈系法師,並成功獲得帕特農神廟的賞識,想要將她納入到神女殿中?”莫凡認認真真的詢問道。

    珈藍老師愣了一下,目光明顯有些不太自然。

    佩里院長此刻也皺起了眉頭。

    伊迪絲對莫凡的這個詢問更是惱怒,指著莫凡道︰“你提這件事做什麼。還有,你怎麼會知道的,要知道你來我們阿爾卑斯山學府別有用心,我跟雪莉爾當天就不應該讓你們進山門!”

    “伊迪絲,听他說完。”珈藍老師沉住了氣,阻止了伊迪絲。

    “其實也很巧,這名女弟子的父親是一名神殿法師,在這名女弟子死後,這個父親背叛了自由神殿加入到了黑教廷中。我在紐約遭到了這個背叛者的攻擊,並听了一些與此有關的事情。她父親叫做裴歷,對吧?”莫凡問道。
最近更新小說